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瑞金】荒芜乐园

*CP:瑞金ONLY
*原作背景,大赛后瑞金的全宇宙度蜜月生活。瑞金已交往。另外还有伪全员卖萌向,因为大家都是凹凸大赛决战时的战友,所以关系比原来要好!ooc致歉orz
*我流结局幻想,不要当真。
*虽然看起来像养老生活但大家都很年轻的!给个参考:金是18岁。


*

  在真正踏上这颗星球之前,根本想不到它竟然会如此荒芜。

  因为飞船上的物资不太够了,也因为格瑞驾驶了太久的飞船需要休息一下,当然还有受到这颗星球外表壮观的蓝色的吸引,格瑞和金降落在了这颗星球上。

  这颗星球浩瀚又美丽的蓝色深深地吸引了格瑞,它比起这个星系的其他星球看上去更漂亮。格瑞不由自主地想起金明亮的蓝眼睛,最近的很多时候它们都是紧闭着的,让格瑞觉得很可惜。好在,虽然有时候不得不闭上,但在睁开的时候,他爱人的眼睛里从来不会少一丝的活力和美好。

  正好现在趁金醒着,格瑞提议在那颗星球上休息,很快得到了在飞船上闷了很久的金兴奋的同意。

  在降落之前格瑞特意用导航查了一下这个星球,结果居然什么也没查到。看来是一个未被发现的星球,本来他和金都已经坐好准备下飞船后迎接惊愕的原住居民了,结果下来后发现这里一片死寂,什么人都没有。

  可是环境很好。郁郁葱葱的植物,清澈透明的小溪流,天空也是一片蔚蓝,这样好的环境在整个宇宙都很难得。这颗星球居然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某些强大的星球争抢,真令人意外。

  不过,这个星球应该是有原住民的。因为这里随处可见一些陈旧的房子,有些地方还有高楼大厦,让人可以感受到这里确实曾经存在着文明。可是这里除了一些动物外,看不见任何人型生物。于是这些文明的象征更像是被人遗弃的废墟。

  “也就是说,这个星球现在只属于我和格瑞咯?”

  终于到了广阔环境的金兴奋地蹦蹦跳跳,他似乎很喜欢这个星球。

  “那么,格瑞,我们在这里建个家吧!”

  格瑞怎么也没料想到金会说出这句话。他看着金,意识到这个巴眨着眼睛一脸期待的家伙是认真的。而且,他们确实也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他们会选择旅行,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宇宙足够大,大到他们一辈子也走不完。

  建一个只属于我们二人的家——即使是对于总是只考虑事物实用性的格瑞来说,也是个浪漫的提议。

  于是格瑞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同意。

  好在他们现在有时间只花在彼此身上。

  
*

  ……然而现在,格瑞深刻地感到会觉得一起建房子很浪漫的自己太蠢了。

  先不说金胡乱设计的那个房子到底是什么鬼,就算是材料最好找的木房子,只靠两个人建还是挺有难度的。

  特别是听见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巨响的时候,格瑞的脸就更黑了。

  回头,看见的果然是自己的爱人倒在地上,紧闭双眼,此情此景,就是一个“快来抱我”的信号。

  格瑞还能怎么办,他只能过去把金扶起来,看着金刚刚倒地敲红的额头叹了口气,原地在脑中进行了是先把自己的爱人带回去,还是先把好不容易找到的材料带回去的思想斗争。

  自从凹凸大赛最终的那一战结束后,金就像耗费了他的全部生命一样,时不时地就陷入最柔软的睡眠中。这和一般的渴睡症不一样,他在大部分时间里并没有感到困,是身体自动进入了睡眠状态。

  金变得无法控制自己的睡眠。有时他上一秒还在和人说话,下一秒就一头栽倒下去陷入昏睡。

  刚开始时这种情况还不严重,后来越来越频繁,到现在成了日常。金的日常是莫名其妙地失去意识,格瑞的日常是到处捡睡过去的金,或者原地给他盖个被子。

  这无疑是不健康的,但也一直找不到治疗的方法。在宇宙旅行中格瑞一直在留意关于这方面的事,可惜收获不大。

  或许这种异常就是死亡的前兆。

  他们一起挣脱了神的陷阱,一起扭转了大赛互相残杀的绝望结局,在决赛之前,或许大家都不相信会站在统一的战线上。而到了最后,凹凸大赛真正成为改变命运实现梦想的旅程。格瑞永远不会忘记,那时闪耀着未来之光的金色箭头。

  像一轮太阳终于升起,世界迎来黎明。

  可是,那样危险的比赛都没有夺去金的生命,现在它却一点点地消耗于一个不知名的病症。

  格瑞觉得金像极了迎着晨露而生的花,绽放和凋零都只有一瞬。也许是时间想保持他的璀璨,着急地想要定格住那一刻,希望他至死都是少年。

  像这样建房子,还有个时不时发病的家伙要照顾,工作量也太大了。

  格瑞烦闷地扔下好不容易找来的材料,偏头一看就是满天的晚霞。他想起,这个星系有着起太阳作用的恒星。这个时间也该休息了,格瑞抱起悄无声息的金,朝飞船走去。

  什么时候,你才醒呢?

*

  金似乎渐渐对建房子丧失了原来的热情。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建实在是太慢,而金又着急看到成品;也可能是因为做事样样认真的格瑞太严格了,和金想象中的“相爱的两人一起建爱巢”的感觉差别太大,让金有点提不起劲了。

  于是,除了自己不可控的突然昏睡这样的罢工外,金开始自己主动的罢工。

  “咚”地一声,格瑞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向远处在大树底下睡着的金。刚刚金又一次突然倒下,格瑞就先把他抱去那里了。

  格瑞注视了一会,忽然一言不发地走过去,走到了金面前才开始说话,语气依然严厉:“金,起来。”

  “……”金没有反应。这是正常的才对。一般昏睡状态下,金很难被叫醒,只能等他自己醒来。

  但这一次格瑞意外地没有放弃。

  “金,别给我浪费时间了,起来吧。”

  “……”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俯下身亲吻金的嘴唇。结果刚咬上去,这个偷懒装睡的少年就触电般地惊起。

  “嗯?!唔呜呜呜!”格瑞吻得极其用力,金被这侵略性的举动吓了一跳,忍不住挣扎起来。等格瑞终于放开他,他就迫不及待地呼吸着周围的空气,满脸通红。

  “我错了……”金知道自己完全暴露,只好低头认错,“可是格瑞,你是怎么发现的啊?”

  “我感受到了你的视线。”格瑞回答。他干活的时候就一直觉得浑身不自在,金的视线实在是太赤裸裸了。

  因为只要不被夺去意识的话,我就会忍不住看你啊!而且装睡也很无聊啊!

  金委屈得差点哇哇叫起来,但他好歹知道这种话有点羞耻。他觉得不行,自己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太可怜了。

  “诶我也没想到格瑞你会突然亲我啊,难道我平时睡着的时候你都……”金突然发现了盲点,刚想冷静分析,一个工具就哐的一下砸到他脚边。

  “干活。”格瑞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转身离去。

  红透的耳尖没能逃过蔚蓝眼睛的捕捉。金满足地笑了起来。

  
*

  “金!”

  “紫堂!”

  刚下飞船的紫堂家年轻的家主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抱朝他跑过来的金发少年。这一刻的老友重逢紫堂幻已经等待太久。

  金喜欢拍照,所以紫堂家时不时就接到一些从宇宙各种地方寄来可寄信人又一直是同一个人的照片。从照片上就能看出,是令人羡慕的双人旅。

  鬼知道一直忙得要死的紫堂家主在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露出了怎样喜悦和悲伤掺杂的表情。他常常看完就摘下眼镜捂住脸,动作之大吓到了一旁的族人。

  “家主,您怎么了?”

  “我……”紫堂幻叹息道,“我也想和金出去玩……”

  尾音颤抖得令人心疼。要知道他们家主很少说任性的话,明明才20岁,却总是很成熟地打理好家族事务,顾全大局。能让他动摇成这样的,估计只有在那个传说中的凹凸大赛里一路并肩走来的好友了。家务事的劳累让还保留着少年稚气的紫堂幻越发地想念金。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照片里恩爱的两人秀到了,毕竟家主他还是单身。反正家里其他人接过照片时,都是看都不看直接递给家主,就好像他们看上一眼就要痛恨自己拥有不了像这样的爱情而当场去世。

  不过按说家主也应该习惯了,他可是那两人爱情的见证人。家主常常感叹那时的自己太年轻了:“凯莉问他们是不是在交往时,我以为她又在开他们的玩笑,没想到金和格瑞立即大方承认了。我当时真的吓坏了。你们是不知道格瑞是什么人。他那样的大冰山居然能谈恋爱。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真不愧是金啊……”

  这样怀念朋友的家主,终于在最近知道他们在一颗星球上要停留很久。于是他马上坐上飞船赶了过去。

  梦寐以求的好友相逢终于到来!

  ——如果不是金跑到一半突然倒下的话,紫堂幻应该会因为这氛围掉眼泪吧。

  结果这下活生生把他的眼泪吓了回去,他赶紧过去扶住了昏睡过去的金。紫堂幻抬头看了看同样赶过来的格瑞,忧愁的情绪攀上眉梢。

  “金……还是这样吗?”

  格瑞点点头。

  “那,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其实这几年紫堂幻也为金的病努力过,虽然都是徒劳。他看到格瑞好像在建房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既然金现在睡着了,他可以帮忙。

  格瑞想了想,说:“你去看看那些生物是什么。”紫堂幻听了有点莫名其妙,顺着格瑞看着的方向转身,看见了几只没见过的活物。应该是这个星球的生物。

  “没见过呢,是让我和它们对话吗?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那种意识……”

  “不,主要是看看它们能不能吃。”格瑞认真地说。飞船上的物资快要全部耗尽了。

  “……好吧。那我先把金送去休息。”紫堂幻忽略格瑞这种居家好男人般的发言,准备带走金,突然又被格瑞拦下。

  紫堂幻刚想问怎么了,只见格瑞沉默着走过来,低头咬上金的嘴唇,咬了好一会才放开他,并露出“看来是真的”这样的表情并示意紫堂幻快走。

  紫堂幻:???

  愣了好久的紫堂家家主只意识到一件事,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

  过了很久,等金终于又活泼乱跳地出来时,问正在量木头的格瑞:“紫堂呢?”

  “去研究那边的生物了。”

  “是哦!我们的食物快吃完了。嘿嘿,格瑞,我早就想到了。”金突然露出了“快夸我”的表情,“昨天我就订了宇宙外卖!这会儿也快到了吧。宇宙外卖就这点不好,因为距离远要提前订。”

  “嗯。”

  “还帮你点了牛奶哦!”

  “……嗯。”格瑞稍稍藏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来干活。”

  “啊,好吧。只是现在紫堂来了,我只点了两人份怎么……”金的话音未落,天际就突然出现了一艘大飞船,蹭着云层飞速朝他们驶来。旁边还有一艘小飞船,冒着火光,好像在逃窜一般着急。

  “啊,我的外卖来啦!”金兴奋地跑过去,但当那艘大飞船轰隆隆地降落到地面时,金和格瑞都愣住了。

  那居然是羚角号。
  

*

  “你们宇宙海盗也太掉档次了吧!连我们的外卖都要抢!”看着从飞船上下来的熟悉的四人,以及吓得飞速逃跑的外卖飞船,金生气地撅起嘴。

  “说什么呢臭小鬼,明明是他撞上我们飞船,撞完不补偿就想跑?”海盗首领雷狮一挑眉,用一贯看猎物的眼神盯着金和格瑞,“这么巧,你们也在这。这个星球看上去不错,首领是谁?叫他出来见我。”

  “这个星球是我和格瑞的!你别想打什么坏主意!”金上前一步,大声宣布主权。

  “小鬼,几年不见不懂事了啊。想打架?”

  “来啊!说来在大赛的时候都没和你打过呢。”

  “哼,到时候格瑞也会来插手的吧,别又变成我和他打。”

  “怎么会!格瑞,你别插手!”

  “嗯。我不管。”格瑞在后面语气平淡地保证道。

  “大哥,我觉得不能相信他。”一旁的卡米尔立即凑到雷狮身边耳语,雷狮点点头。他们毕竟是老对手又是老战友了,谁都知道格瑞说的不管都是鬼话。更别说格瑞现在正用毫无感情色彩的紫眸盯着雷狮,视线里全是警告意味。

  真要打起来,对海盗团的好处不大。而且,他们现在也有其他事情要做,和老友的叙旧可以就此打住了。

  “哼,算了,你们这星球也就好看点而已。连吃的都没有,还要叫外卖。”雷狮拦住身后摩拳擦掌的佩利,准备离开这个无趣的地方。

  “其实有活物啦,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

  金的话音刚落,旁边就跑过一只大活物,雷狮迈出的脚步瞬间一顿,转头盯着活物离开的方向。

  “卡米尔。”

  “在。大哥,怎么了?”

  雷狮眯起猎者一般的眼睛。

  “你有没有觉得,刚刚过去的那个玩意身上有很多肉?”

  “……嗯。”

  ……

  等到紫堂幻满头大汗地从远方一边大喊着“金!这边的生物我都调查清楚了,可以吃!不仅无毒……”一边跑过来时,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金递过来的雷狮烤的肉串拦住,只好吃惊地看着面前快乐烧烤的宇宙海盗。

  “……还富含营养。”

*

  吃饱喝足,考虑到建房子进度的问题,金请求雷狮他们帮个忙。

  “笑话,叫我们宇宙海盗建房子?”雷狮眯起眼睛,那双眼睛只目视星辰大海,容不下一点黯淡的光。

  “咚!咚咚咚咚!”

  “不过,让我们帮忙也可以。”

  “哐当!”

  “我有一个条件……”

  “咚!叮!咚咚咚咚!”

  “那就是……”

  “扑通!”

  “……”雷狮说不下去了,他觉得很没面子,转头对自己的已经对着小木屋忙开了的三名手下说,“你们几个停一下,我都还没有说条件!”

  “是,大哥/老大。”三人赶紧停下,手里握着的工具倒是没放。帕洛斯一把按住准备将木头掰成两半的佩利,示意他乖乖听话。

  雷狮重新清了清嗓子,露出了海盗惯有的笑容,但又比几年前大赛里的他要成熟:“以后这里的肉,我想要多少要多少,怎么样?”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闹着玩一样,还保有着少年人的轻快语气。

  他们宇宙海盗什么时候和人谈过条件?雄狮划定自己的猎场哪需要和人商量?所以雷狮这样已经很给老朋友面子了,这句话下面隐藏着的感情让金忍不住笑了出来。

  “行吧!那你要小心用你的雷神锤喔,这钉子只有这么小!”

  雷狮几乎要对金翻白眼了。

  那你怎么不说说你家那位拿烈斩砍树切木头的!他那样做跟拿西瓜刀削苹果有什么区别?

*

  房子的建设进度在大家的努力下突飞猛进,但海盗团毕竟要走,紫堂幻也因为家里的紧急通知忍痛告别。重新变回两人后,金不想只建房子了,那太无聊了,就提议围着屋子种一片花园,反正这星球土质好。

  可是又去哪找种子呢?工程量好像越来越大了。格瑞想拒绝,可金一直坚持,并且还给老朋友安迷修写了信。以前在大赛里,安迷修有提到过他喜欢园艺,这方面应该能提供帮助。

  果然,没过几天,一艘快递飞船就稳稳地降落在这个星球,带来了远方靠谱的骑士大哥哥送的各种种子和他亲手写的种植教程。实在是太可靠了,和在大赛里一样。记得在决战之前,安迷修还当过金的飞行教练。

  金不知道怎么报答他,在格瑞叫他去耕地的呼声中,匆忙把之前拍的他和格瑞的照片塞给快递员,让他寄给安迷修。相信这些照片不久后就会给这个单身骑士不小的打击。

  种花似乎更难,即使是按照安迷修给的教程做,金还是种失败了不少。好不容易种好一大片,花却迟迟未开。

  这天清晨,他们种下的玫瑰终于有一朵开花了,金却着急地把它摘下,举到格瑞面前,露出了邀功般的笑容。


*

  等到格瑞终于发现了在花田中睡着的金,已经有好几只蝴蝶停在他身上了。

  金侧着身子,悄无声息地睡在鲜花的海洋里,身体有节奏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几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就静静地停在他身上、脸颊上、发梢上,还有一只拍打着美丽的翅膀落在金的指尖。

  这些花,是安迷修的特别推荐,叫作勿忘我。花开得小小的,颜色和金的眸色差不多。

  格瑞静静地凝视了好一会,突然一声不吭地去拿了金的照相机,站在很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咔嚓”拍了一张。

  他决定不去把金抱回来了。他拍完照,就转身干活去了。

  只留金一个人,在花和蝴蝶的簇拥下,一觉睡到了夕阳里。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脸上还沾着花泥,但一点也不难闻,他睡了一身花香。

  金意识到他又旷工了,赶紧跳起来,往飞船方向跑去。

  这时的小木屋已经盖好了顶,格瑞也端出了今天的晚餐。

*

  金在飞船外面就闻到菜香了,肚子也咕咕地叫。他跳进门口,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激动地准备去洗手,却被一旁的格瑞一把拉住,不顾金的挣扎带他走向淋浴室,语气里除了冷淡似乎还有一丝嫌弃:“去洗澡再吃饭。”

  金泄气般地埋怨地看着格瑞,突然来了劲,转身往格瑞身上一蹭,泥也顺带蹭了上去。

  格瑞因扑鼻的花香愣了一下。

  略微一低头就能看见金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

  “格瑞也一起洗吧!”

*

  “格瑞为什么不带我回去嘛。”

  洗干净身体,途中发生了一些恋人之间的调情小游戏,然后终于吃饱晚饭,浑身舒服的金翻看相机里的照片时,发现了格瑞的偷拍。

  他原本以为是格瑞没有发现他才放任他偷懒睡在那里的。

  对于这件事,格瑞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金,没有回答。

  金看着照片也沉默了,过来一会,突然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以后就把我埋在这些花里好了。”

  格瑞翻书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窝在沙发上的金,他的神色是平静的,还带着笑。

  金不是在开玩笑。

  ——就把我埋葬在这些花里吧。我将融入花的灵魂里,作为生命的温床。当你们来到这里时,不见悲伤,不闻痛苦,只有阵阵花香传来,每当阳光洒下,花瓣上就泛起金色的光。

  金一定是这么想的。他自己身体的情况他比谁都要清楚。到底是他真的不害怕死亡,还是确实累了,才让他如此平静地思考?

  格瑞垂目,转而继续看书。紫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悸动。

  “嗯。”

  意外地,得到了格瑞赞同的回答。

  “到那时,我就会一直住在这里了。”格瑞居然还就这个话题多说一句,金感受到了他的认真。

  “是吗……然后呢?”

  “然后老去。”

  “然后呢?”

  “然后去找你。”

  金巴眨着蓝色的眼睛注视格瑞,脸上突然一烫,表现害羞的粉红一下子蔓延至耳尖。格瑞是个很沉闷的男朋友,他的情话比他的温柔还要贵,实在是太动人了,金觉得自己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买爆。好在,格瑞对他是免费的。

  呜啊啊——

  金在心里想着,他觉得他坐不住了。

  “格瑞!快过来!让我亲你一口!”

*

  “哎呦呦,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们的破房子建得这么快呢。”坐着红色月亮的魔女笑着降临这个星球,浮在天上俯视大地。

  “诶?凯莉!你之前不是在信里说不来看我们的吗……”金惊喜地睁大眼睛,话还没说完就被什么东西砸到头,一低头,成功收获魔女送的糖果一枚。

  “诶呀,得了吧。以后不要总是寄来你和你男朋友的恩爱合照了行不行?本小姐都快受不了了。”凯莉看了一眼金身后的格瑞,从他毫无波澜的紫眸里读出了“你来干什么”的质问。

  她和格瑞一直不和,即使在凹凸大赛时他们是一队的,但直到最后他们都存在着隔阂。作为一开始就知道凹凸大赛真相的人,他们有些相似但目的却不太一样。要说唯一能够让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就只有金了吧。

  “别瞪本小姐啊,我可是带来了好东西的。”魔女露出甜甜的笑容,拿起身后的空间储蓄袋,随手一抖,几件家具就“嘭”地一声落地。

  “我想你们不会是想从飞船上把家具拆下来用吧?或者是想自己做?这些可是我那边很贵的定制家具哦,全宇宙限量。”凯莉享受着金感激和惊喜的目光,想要保持她的商业微笑,但她接下来要提的条件让她刻意避开了那双睁大的蓝色眼睛。

  “特价一个拥抱,如何?”

*

  这座房子终于全部建好了。虽然有点简陋,比不上这个星球其他建筑,但这毕竟是这里唯一称得上是家的地方。

  明明房子很普通,但家具却很漂亮。刚洗完澡的金躺在凯莉送的双人床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他使劲弹了弹发现这床是真的舒服,要是只用来睡觉就太可惜了吧……

  金这么想着的时候,格瑞已经擦干净头发坐到金身边。当他看进直视着他的蔚蓝眼睛的时候,马上了然了金的想法。

  金伸出手主动上前拥抱格瑞,环住格瑞的脖子之后仰头索吻,格瑞顺势环住他的腰,低头满足金的渴求。

  他们一起走了太久,从懵懂的儿时相遇到凹凸大赛的漫长旅程,再到现在的宇宙旅行。身边的人和事在不停的变换,不变的只有彼此。他们也经历了了不起的成长,但少年人的狂妄依然在。正是这种狂妄支撑他们面对神而战。因为梦想太大,他们永不会害怕,永不会满足,不相信绝对和命运,就算对未来的事不加思考,也依旧自信地认为未来是属于自己的。

  虽然金对自己的病不上心,还有点料理后事的意味,但格瑞知道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放弃。现在的金,和在大赛里突破重重阻隔来到他身边的那一个,没有什么不同。这种病症,和在大赛中遇到的困难,也没有什么不同。

  终有一天可以突破。

  要说世界上还有谁相信这样的奇迹,就只有狂妄的少年人了吧。

  一吻结束,两人脸上都染上了情欲,金咽了咽口水,毛茸茸的脑袋蹭到格瑞的脖颈间。格瑞低头俯到金的耳边,低声问:“想要?”

  “想!”回答的速度快得让格瑞发笑。

  “格瑞你尽管来!最好是能把我干到直接入睡那种!我昨天又失眠了。”金说着胡话贴紧格瑞。听了这话,格瑞略微皱眉,他知道金难以让自己自然入眠。他明明在白天的时候动不动就睡,到了晚上却经常失眠。

  但他不知道的是,金每次失眠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窝在他怀里静静地看着他。要不是不能开灯,也许格瑞有几根睫毛金都能数清楚了。

  当然,金突然昏睡的时候格瑞也会这么注视他,看他毫无防备地流露出脆弱,帮他擦掉流出来的口水。

  明明是两情相悦,这样却像暗恋一样,说出去肯定会被人笑的。

  所以现在,要全部补回来。

  “这可是你说的。等下不要求饶。”格瑞制止了金的胡话,将金放倒在床上,一双紫眸努力压制流动的感情,正直直地与蒙上水雾的蓝眼睛相对。

  夜还很长,今天的金可以几点睡呢?

*

  最后要离开这个星球的时候,金非常不舍。他提议去这个星球的建筑群里探险。

  那里果然没有一个人在。但这里的很多生活用品还好好地摆着,只是上面的灰很厚了。于是金顺手拿一些作为纪念品,准备寄给朋友们。

  这里的人,究竟到哪里去了呢?虽然能在某些书上看见文字,但又不认识。这些宇宙的边民,究竟为什么抛下自己的星球消失不见呢?

  “也许是都死了。”金如此自言自语。

  无论是如何发达辉煌的文明,到最后都在死亡的终点消失不见。唯有这种命运是奇迹也救不了的。

  但至少,总还是留下了点光芒。

  金听见格瑞呼唤他上飞船的声音,他赶紧跑过去,看见格瑞已经在屋子旁安装好了定位系统,以后他们想回来也能够找到了。

  当飞船飞离这个星球时,金最后一次通过窗看去,入眼的是浩瀚的蓝色。

  “说起来,这既然是我们的星球,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金突然兴致勃勃,“嗯——就用我们的名字命名吧!”

  坐在驾驶座上的格瑞似乎没有兴致,淡淡地说:“我刚刚查到,它是有名字的。”

  “诶?什么……”

  “似乎是叫作地球。”格瑞说完,很久没有听到金的答复。他奇怪地转头去看,发现金已经睡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这个星球的名字。

  算了,不重要了。格瑞这么想着,开了自动驾驶,走过去把金带进房间。

  最后的两人与那个蓝色星球渐行渐远。


END

  招待不周——!

  实际上金那个病,我本来试图找到科学的解释,想给个病名。但是按亲友说的去查了猝睡症又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_(:з」∠)_所以就随便搞了(你x
  我本来是真的想写全员向的但是实在写不下呆毛姐弟和嘉德罗斯了,残念qwq

  以及这篇文比我想象中要长呢!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了!

评论(1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