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瑞金】把龙当宠物可以吗?

*CP:瑞金
*架空。龙瑞X人类金
*也和上一篇一样,是童话。 


  “把龙当宠物真的可以吗?”

  金的好朋友紫堂幻如此担忧地问金。紫堂幻是个驯兽师,虽然还是个少年,但他的家族有几百年的驯兽历史,还从没有见过有人要养龙的。

  “诶呀,怎么不可以啦!”

  金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见紫堂幻走得慢,还跑回去拉他。

  “快点!格瑞就在前面!” 金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随意得好像他养的是什么小猫小狗一样,让紫堂幻越发的担心。

  金拉着紫堂幻一路小跑,来到一处森林里,穿过一片草丛,走在前面的金突然眼睛一亮,松开紫堂幻大跳着扑了上去。

  “格瑞!”

  他们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银发的人,听见金的呼唤声转过头来,头上有一对龙角,虽然其他部分和人类无异,但他仿佛结了冰一样冷漠的紫眸和龙与生俱来的威严还是直接让紫堂幻停在几米外,不敢靠近。

  这就是龙。在这充满魔兽的世界里,龙和人最接近,但又同时保持着原始的兽性及拥有着人类难以匹敌的强大力量。

  紫堂幻站在原地慌张地咽了咽口水,金却毫无防备地一边喊着龙的名字,一边笑嘻嘻地扑上去。

  然而这龙也毫不领情。他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并且伸出一只手臂挡住了金的拥抱,任由金挥舞着手挣扎,也不让他靠近半步。 

  整个身体接触的过程在紫堂幻看来真是惊心动魄。这只龙一看就是年轻气盛的,看上去还很强,这要是发怒了可就完了。金没有注意到身后好友的担忧,他反倒冲着龙生气了:“真是的,让我抱一下会怎样啦!”随即转身面对紫堂幻笑起来:“看,这是我养的龙,格瑞!怎么样,是不是很大只啊?”这后面的语气里还带着饲主满满的骄傲感。

  紫堂幻不知做何表情,他估计现在应该夸奖金,但是格瑞突然从后面抱住金,并且低下头凑过来,掰开金的衣领在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这个动作直接吓得紫堂幻一句话梗在喉咙里。

  金只是吃痛地呻吟了一下,居然没有躲,也没有感到惊异,只是偏头说了句:“你又来!”然后转头问紫堂:“格瑞总喜欢咬我,之后还喜欢抱着我蹭来蹭去的。我主动抱他他又常常拒绝,真是搞不懂他。”这句话说得,好像养猫的人在抱怨被猫抓,养狗的人在抱怨狗不听话一样自然,根本不是被龙咬了一口该有的反应。

  要知道龙和人类一直以来关系都不好,人类也是龙的食物之一啊。紫堂幻惊恐地看着格瑞凑近金的身体,他在想这龙不会是想吃了金吧?反正要说金和格瑞是饲主和宠物的关系,紫堂幻是绝对不相信的。

  但是,金确实和格瑞有深厚的感情。

  金是在小时候捡到格瑞的。他不是捡到龙蛋,他是捡到了一只完整的、活生生的龙。那时的格瑞受伤了,金就把他带回了家。虽然那时格瑞的龙角有一边断了,但金不会不知道这是龙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他带回来了。

  金只有一个亲人,就是他的姐姐秋。而秋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人类中能单独和龙一战的人类屈指可数,秋就是其中之一。她不怕龙,并且也觉得格瑞挺可怜的,就让自己的弟弟留下了他。

  于是格瑞就在金的家里住了两年。虽然格瑞不懂人语,金和秋也都不懂龙语,但他们就这么做了两年的家人。唯一听得懂的,就是对方的名字。而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仍然改不掉他话唠的性格,仍然喜欢缠着格瑞说话。

  当然格瑞一般也不会应答。但也没有拒绝,就这么默不作声地听着。

  “格瑞,你在听吗?” 金开始还会气恼格瑞没有反应。但是当金叫他的名字时,格瑞就会微微地偏了偏头,和金对视。金发现了这一点,像发现了一个开关一样兴奋。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有时候金为了引起格瑞的注意,会故意不断地重复格瑞的名字,有时为了恶作剧还会故意加大声量:“嘻嘻,格——瑞!”这边的格瑞当然搞不懂金到底在呼唤他什么,就认真地看着金,看久了反而让金不好意思了。

  格瑞很少讲话,也很少发出龙的声音。他唯一会说的人语就是“金”。他其实也听得懂“秋”这个词,但很少说。只有“金”,每次他念出来,都使得他更加像人了。

  对方的名字,像个咒语一样。这两人总喜欢不断地重复念出。

  其实他们比起饲主和主人的关系,更像是伙伴才对。而且,也是金单方面宣布格瑞是他的宠物的,他都没有问过格瑞的意见。当然,问也没用,格瑞又听不懂。

  所以有件事必须要澄清,格瑞长这么大和金的关系不大。格瑞和他们生活两年后就全恢复了,就回到林子里去生活了。金对此表示这是在放养,实际上,他很早就不算是在养着格瑞了。格瑞就算是在他们家里,也不是要被投食才能吃饱的。他甚至会自己做饭。

  但是,格瑞确实是丰富了金的生活的。金的朋友很少,不,应该说是同村的朋友很少。他的朋友紫堂幻和凯莉都是镇上世家大族的小少爷和大小姐,除了上学的时候他们是很少相见的。而姐姐为了生计还要工作,所以金平时是没有人陪的。

  自从格瑞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开始时金为了治疗格瑞在森林里东奔西跑。因为他们家比较穷,买不起很贵的药,好在他们从小就知道运用附近森林里的丰富物产。

  所以格瑞能动了之后,自然免不了陪金玩了。

  金觉得既然是宠物,就要有个标记,类似于项圈之类的。但他又不想用项圈,于是他自己做了个小铃铛,金色的,箭头形状的,挂在格瑞的角上。格瑞也没有拒绝。于是每次格瑞移动时,都会有“铃铃铃”的声音。

  金对格瑞的事情总是很有热情。他们学校每次假期都会布置一项固定的作业:写一本观察日记。这本来是金最讨厌的作业了。金很不喜欢语言类的课程,上这种课基本是在睡觉。观察日记,也是最难抄的作业。他每次都不完成。

  但是这次假期,金决定好好写观察日记。因为他想观察格瑞。

  这绝对是金写作业最认真的一次。他每天都保持着巨大的热情去观察格瑞,然后记下来。他的观察不仅是用眼睛,还会动手去抚摸,有时甚至试图去脱格瑞的衣服。格瑞当然不许。他根本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搞什么。

  实际上金的观察日记写得很繁琐。因为他的文字运用能力实在是太差了。好在写得够多,量够足,而且饱含真情实感。毕竟是他第一次认真写观察日记,所以应该还是会给老师带来惊喜的。

  也确实,后来这本日记成功地带给了他的丹尼尔老师不小的……惊吓。

  丹尼尔老师觉得真是活久见。一直以来学生们交上来的观察日记,要么是关于小花小草的,要么是关于昆虫或者小动物的。也有比较勇敢的学生写了魔兽,但都是些比较温顺的魔兽,最高级别的也就是幻影龙蜥了。这写龙的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他早就听说金的姐姐秋以前屠龙的事迹,但金现在才多大啊,你们登格鲁村人都这么狂野的吗?!

  而且,日记里的一些句子还很奇怪。什么叫“格瑞又大又硬,但摸着很舒服。”啊!丹尼尔老师满脑子的“???”。

  好吧,也许是他太严格了。金对文字运用这么生疏,写一句话漏掉一点成分也是在所难免的吧。比如这句话,说的其实是格瑞的龙角。

  但不管怎么说,丹尼尔还是约谈了金,严肃地教育他不要说大话。金很委屈,他说他可以证明自己真的养了龙。

  于是在一堂野外实验课上,金不顾丹尼尔老师脸上凝固的笑容和同学们惊恐的神色,强行把格瑞带了过来。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宠物格瑞!一条真正的龙!”金很享受大家惊讶的目光。他其实没想过要炫耀这件事的,他只是不想被人怀疑撒谎而已。但此刻身为饲主,金还是很骄傲的。

  于是他继续介绍起他的龙,一讲起来就没个完,他的话像一串珠子似的啪嗒啪嗒落地。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同学们都自动退到了五米外的位置,有些胆小的女生还躲到了丹尼尔老师的身后。大家议论纷纷。

  正当金说到“格瑞的翅膀受了伤还不能……”时,“飞”字还没出口,他的身体就突然一轻,居然浮空了。回头一看,是格瑞环住了他的腰,在格瑞身后,是一对巨大的龙翼。

  金惊喜得两眼放光,不顾他们离地面越来越远的距离,激动地转身抱住了格瑞。

  下面的同学们却被这一幕吓得惊慌失措。有的人已经逃跑了,有的人大喊着“快叫骑士长来!”这个国家的骑士长安迷修,是少数能一人对付龙的勇士之一。他平时没事也喜欢在城里巡逻,并不难找。

  还是丹尼尔老师冷静分析:他们好像是飞向了登格鲁村。

  当然是登格鲁村了。他们的家在那里。等到因为没有马而慢得不行的安迷修大喊着“恶龙在哪?!”赶到同学们面前时,格瑞已经带着金在家门前降落了。

  格瑞可以飞了,说明他已经全恢复了。按说金应该高兴才对,但是他却高兴不起来,而且整天闷闷不乐。那时紫堂幻因为和金不同年级,还不知道金在课堂上搞的大动作,看见低沉的金就去关心他:“金,你怎么了?”

  “紫堂,格瑞他……”金一脸心痛,“飞了……”

  “啊???”

  紫堂幻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你说他能飞了?这不是挺好的吗。”说完还在心里感叹金的语言能力,这一句话漏掉的成分还真不少。

  “可他就必须回森林了。以后他就不认我了。”

  “……不会吧。”

  “会的。”

  “……那你就换只宠物吧。金,你想要什么可以和我说,我家里虽然没有龙,但是其他魔兽应有尽有。”

  “可是,”金声音弱弱地说,“可是我只要格瑞。”

  格瑞毕竟不属于这里。

  金闹了一会脾气之后总算想通了。格瑞离开家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他可以去森林里找他啊!

  令金欣慰的是,这之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疏远,反而更加亲密了。

  金常常一人到森林里呼唤格瑞,格瑞要是出来了就缠着格瑞玩一阵。也是从那时起,格瑞变得喜欢啃咬金。常常是啃咬脖子和肩膀,一口下去也不是闹着玩的,总是要留下牙印,有时牙印处还会渗出血来。

  金搞不懂格瑞这是为了什么。当格瑞的牙齿碰上他的脖子时,他不能说他不感到紧张和害怕的。在森林里,他见过格瑞狩猎的样子。那种和在他身边温顺的样子不一样的杀戮之气,让金心悸不已。这就是龙吧。

  肩上猛地一痛,金“呜”了一声,却无法反抗,格瑞把他死死压住。巨大的压迫感让金以为自己是只垂死的猎物。他担忧地问格瑞:“格瑞,你会吃了我吗?”

  格瑞不回答——他听不懂。他咬完之后又轻轻地舔了舔他留下的牙印,让金感到一阵酥麻。

  格瑞松开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糖,安静地递给金。

  金顿时笑逐颜开,马上忘记了刚刚的担忧。看吧,这样的格瑞怎么可能伤害他呢!

  后来,金就不再过多地在意格瑞的啃咬了。他把这种举动视为格瑞示好的方式。不过这种方式有点粗暴了,金希望格瑞用更温柔的方式来表达好意,比如亲吻。

  而教导宠物最好的方式就是亲身示范了。金开始去亲吻格瑞。最开始还只是脸颊和脖子,后来发展到了嘴唇。都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从不深吻。但金每次都紧张得不行,胀红了脸亲完,刻意去躲避格瑞探究的明亮的紫色双眸。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金发现自己对格瑞根本不是饲主对宠物的怜爱。格瑞身上作为怪物或是野兽的感觉太少了,金觉得他就应该是个人类才对。格瑞长得比金要高很多,但个体也不至于太大,和人类少年没什么区别。他也长得不可怕,不如说是很好看,皮肤上的龙鳞也可以收起来,如果不看头上的角的话,和人类真的一模一样。

  金不止一次地想,他的龙实在是太好看了。让他忍不住亲吻他,又让他亲完后会脸红。

  然而格瑞却不领情。他还是使用啃咬。 一段时间就要来一下,金肩上的牙印刚刚消失,又马上被他补上新的。

  总之,这样的日子过得还算和谐。直到有一天,金找不到格瑞了。连续好几天,他在森林里大声呼唤格瑞的名字好久都没有回应。后来又下了连续好几天的大暴雨,金不能出门,只有眼巴巴地望着森林的方向。望着格瑞在的方向。

  身上的牙印也渐渐消失。连同格瑞一起消失了。

  金觉得有些事情必须和格瑞说明白。所以他决定苦心学习龙语。因为格瑞,金觉得自己都变得好学了。但果然难度还是太大,他只勉强学会一句:“留在我身边。”仅这一句也好,他希望说给格瑞听。

  在雨终于停的那一天,金又一次踏上寻找格瑞的森林之旅。

  奇怪的是,这一次金一路上遇到了很多魔兽。虽然都被金很机灵地绕开了。他的姐姐和紫堂幻都教过他战胜魔兽的方法,还实战过,但他们也同时教导过,遇到魔兽的优先选项是绕开。不要与之为敌才是最好的。

  原来森林里,有这么多魔物的吗?金对这样的森林感到陌生。他平常面对的森林多么的平静和谐,以至于他都放松了警惕,什么武器都没带。

  这一次他走得太深了。天色渐晚,金想着姐姐工作应该回家了,这会儿该因为找不到他而着急了。可是他现在正为找不到格瑞而着急。

  格瑞他到底在哪呢?为什么不回应他的呼唤?据说养狗养猫的人们,他们的宠物总有一天会永远地离开他们,到那时,他们可以马上换个宠物作为代替。明明应该是如此简单的事才对。

  金只是为了找回他的宠物吗?

  才不是。

  他是为了找回心爱之人。

  可是这也是单方面宣布的所谓心爱之人。金突然很沮丧地想到,他从来没有和格瑞心意相通。格瑞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在格瑞眼里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他不得而知。说到底,格瑞到底是不是他的龙,都不能确认。

  天已经黑了,这时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不认路了。他不得不停下来分辨一下。然而身旁突然传来的野兽的低吼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知何时,夜色里冒出几只发亮的眼睛,等金注意到时,他已经被狼群包围了。

  金以前见过姐姐对付狼群,他的姐姐是个了不起的战士,只是这时候她是听不到他的求救声了。

  但金还是屏住呼吸,默念起来:“姐姐。”这是他勇气的源泉。对了,还有格瑞。他想要把那句话说给格瑞听。

  第一只狼终于扑了上来,狼群也随之发起了进攻。而金也是在狼动的一瞬间做出反应,敏捷地躲过了攻击,并稳稳平衡了身体,朝狼群的缺口处冲了出去。

  但金才跑出几步,腿部就猛地一疼,金一下子就站不住了,回头一看,是一头狼咬上了他的腿。这些家伙还是知道如何对付敏捷的猎物的,当然是封住它的行动最好。

  眼看身后一大群狼逼近,金死死咬住因为疼痛而颤抖的嘴唇,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用力向咬住他的狼砸去。狼吃痛地“嗷呜”一声松开,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金挣扎了几次都站不起来。也许它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他的脖子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铃铛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铃铛声出现的,还有一个朝这边快速袭来的黑影。

  金只觉得眼前一片混乱,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些狼惨烈的样子,一只手就温柔又迅速地遮盖住了他的双眼,并且他随即靠上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耳旁出现了熟悉的呼吸声。

  金惊喜极了,他推开眼睛上的手,看到的果然是他的龙。

  “金。”久违的呼唤。但是语气听上去不像平常的格瑞。可是金听到这一声就完全放松了,他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注视格瑞。

  “留在我身边。”他说。并且踮起脚,仰起脸,轻轻触碰上格瑞的嘴唇。

  但就是这一碰,金眼前的世界又一次突然颠覆。他的后脑勺突然被按住,嘴唇也突然一疼,金条件反射地张开嘴,一条舌头就滑了进来。

  金瞪大了眼睛。他的龙居然在跟他深吻。

  格瑞突然用力把他猛地推倒在草地上,金吃痛地呻吟一声。他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的格瑞,等他看清格瑞的状况时,他又是一愣。

  冷峻的脸上显得无比动摇,眉头皱得死死的,紫眸没有往日的明亮,看上去浑浊不清,里面充斥着压抑和欲望两种矛盾的颜色。

  恐惧突然从金的心底蔓延。

  他早该想到了。这是很正常的、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他作为饲主早该想到了。格瑞为什么会不来见他的理由。

  ——是发情期。



  “那小东西就是你的宠物?一个人类?”雷狮盯着远处在和朋友们玩耍的金这么问旁边的格瑞,语气里充满怀疑。他觉得不久前刚刚回归巨龙巢穴的格瑞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首先,格瑞这种龙会养宠物就已经很奇怪了。其次,这只宠物看上去还那么弱。

  真不是雷狮有种族歧视。他毕竟有个龙人混血的弟弟。只是他觉得那只金发的小东西实在没什么好的。太小了,就是吃也不够塞牙缝的。而且还很吵。雷狮听不懂人语,他只觉得他吵。

  格瑞没有回答。他静静地注视着金的方向。他知道和雷狮说不通的。雷狮毕竟是有名的恶龙,对于他来说,所谓宠物大概就是一个施虐对象。听话就给它喂食,不听话就折磨,为了防止逃跑还要弄瞎他的双眼并折断他的双腿,让它不依赖自己的主人就活不下去。等玩够了,再吃掉。

  这边的雷狮见格瑞不回答也就当他默认了,然后又换了个角度吐槽:“你头上那个整天发出声音的玩意是那小东西给你的吧,看着可真幼稚。”

  格瑞还是没理雷狮,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金。这东西又不碍事,既然金要送给他,就接受好了。虽然他不懂金为什么要这样做。

  “看你这么宝贝他,那小东西真有这么好?我要不要去看看有什么好处可以抢呢——”

  “雷狮,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格瑞这次终于看向雷狮,还是面无表情。他算是龙族里比较强的一只,当然雷狮也不弱。龙和人类,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团结的两个种族。互相残杀很常见了。雷狮这时满意地笑了,他很高兴格瑞守不住自己的冷漠:“哼,格瑞,目前我和你一战还没有好处。但以后就不一定了。”

  格瑞没有雷狮那么好战,他又转头专心地注视金。

  金到底有什么好的,格瑞自己也解释不清楚。金确实很吵,格瑞又听不懂他在吵什么,所以除非听到自己的名字,格瑞都不会做出什么反应。

  有时候格瑞也很烦他,但金又很黏人,轰不走。越是推开他,他越是要往格瑞身上蹭。

  虽然格瑞态度冷漠,但他确实是在认真养宠物的。他养宠物不是为了玩,是真心喜欢才养的。当然,他也没承认过,也没有和金说过,语言障碍让他们长时间无法心意相通。格瑞单方面地觉得自己养了宠物。

  金小时候特别贪玩,玩得一身脏兮兮的,一回到家就想只洗个手马上吃饭。格瑞受不了,把金抓住带进了洗澡房。在摁着挣扎的、不情愿的金洗澡的过程中,格瑞突然体会到了一般人类帮宠物洗澡的辛苦。从那天起,格瑞就有了一种在养宠物的感觉。

  但是宠物再怎么黏人也要有个限度吧?金就丝毫不知道看饲主的脸色。他有段时间简直黏人得可怕,不仅一直在旁边盯着格瑞看,还莫名其妙地上来扯格瑞的衣服。后来,金还强行把格瑞拉到了一群人中。

  格瑞观察了一下形势,他发现围着他们的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人脸的表情还很难看。他觉得太吵了,就想张开翅膀离开。离开时还不忘带上自己的宠物。

  他把金抱起来的时候,还仔细掂量了一下金的重量。虽然怎样的重量对于龙来说都不算什么,但格瑞还是觉得金太小只了。这是饲主的责任,他突然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没好好喂他。因为金的一日三餐并不依赖格瑞,格瑞在想自己是不是放养过头了。

  后来格瑞离开了金的家,他有一次认真地问过雷狮:“人类喜欢吃什么?”

  “我怎么知道?只要毒不死就随便喂咯。”雷狮没好气地说,然后看见格瑞一副认真的样子,才很无奈地想了一下,“行吧,看你那小东西还是个人类幼崽,和卡米尔差不多大的样子,应该会爱吃甜的吧。反正卡米尔是这样。”

  格瑞接受了这个说法,他时不时地就会找些糖给金,或者直接去森林里找蜂蜜。有时甚至是发现了味道甜的花朵,格瑞都采来一大束,塞到金的怀里,成功收获这个人类少年闪闪发亮的星星眼。

  当然也想过喂牛奶,可是格瑞更喜欢自己喝。

  有时格瑞还会投喂点熟食。熟食的魅力是无人能拒的,就连龙也不例外。雷狮最经常光顾的人类生活地就是烤肉店。镇上的人们经常可以看见雷狮手里抓着一堆烤串猖狂飞过,后面还追着飞奔的骑士长安迷修。

  而格瑞毕竟和人类生活过,他练了一手好厨艺。当然,投喂这种事并不重要,他就算不喂金,金也饿不死。只不过是他想这么做而已,出于对宠物的关爱。

  一般的宠物只需要做到两件事:一是听话,二是讨主人欢心。但金显然很不听话,而且也听不懂龙语,那他是否会讨主人欢心,格瑞自己也确认不了。

  金实际上是很讨人怜爱的。格瑞虽然听不懂人语,但是他能听懂金的一些语气词和看懂他丰富的表情。格瑞尤其招架不住金的笑容,他总是忍不住盯着看。他还曾经惊叹过金的眼睛,是此世难得一见的那种令人舒服的蓝色。如果仔细注视,就会发现他似乎连眼睛都是会笑的,可以直直看进他的内心。

  格瑞在翅膀终于恢复了,可以飞向天空时,他看着广阔得没有边际的蓝,居然想起了金的眼睛。

  渐渐地,饲主对宠物的占有欲在格瑞心里逐渐高涨。尤其是金总喜欢一个人跑来森林里找格瑞。森林里以人类为食的魔兽太多了,格瑞很担心金会出什么事,但他和金又讲不通。

  “你这么在意那小东西,干嘛不把他栓起来?”有一天雷狮如此说道,“或者干脆把他吃进肚子里,他就不会乱跑了。”对于雷狮来说,人类和其他“废物点心”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们是“有意思的废物点心”,说白了还是点心。

  格瑞当然不会接受,他觉得他要想别的方法给他的宠物标上记号。最原始的一种办法,就是用牙印当做记号,随便还会沾上自己的气息,在魔兽中宣示主权非常有用。

  果然,这样做之后魔兽见了金都绕道走,金一下子在森林里畅通无阻了。对了,除了一头叫嘉德罗斯的龙。他和格瑞是死对头,闻到格瑞的气味反而会去找麻烦。格瑞只需要特别注意这个就行了。

  只是他开始时不时啃咬金之后,突然发现金的味道出奇的好。有时不小心咬出血来,那味道几乎一瞬间打开了格瑞的味蕾,使他不自觉地舔了一下。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格瑞也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忍不住吃了金。他养金绝不是为了吃掉,作为负责的饲主,他还是希望能够善始善终的。

  可是金又偏不懂得防备,他倒还主动送上来,居然去亲吻格瑞。

  这些吻对格瑞的冲击可不小。他搞不懂这是新的撒娇方式,还是什么恶作剧。反正,金的嘴唇无疑就是送上门的蜜糖,格瑞强忍着没有一口咬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格瑞的发情期就提前了。那天他像平常一样给金做标记,结果刚咬上去精神就有点恍惚,就一口还嫌不够,突然的一股冲动使他变本加厉地去啃咬金的其他部位。

  等到金的呜咽声惊醒格瑞时,他已经将这个人类少年的上衣全部撩起,他能够看见金稚嫩干净的胸膛上有很多自己留下的痕迹。金没有哭,但看上去非常惊恐,不停地叫着格瑞的名字。

  格瑞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突变,他知道他必须离金远一点。

  自那之后,格瑞就躲进森林深处了。发情期实在是太难熬了,格瑞有时候终日处于混沌之中,偶尔会有清醒的时候,那时他才敢外出觅食。他龙角上的铃铛依旧清脆作响,像极了金的活泼。

  本来格瑞已经极度地压抑自己了,可谁知他那过于黏人的宠物又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天他不过是趁着意识清醒出去找找吃的,没想到在空气中嗅到了金的血味。他冲到金那边时,意识又开始模糊,特别是抱住金的时候,他发现他在贪婪地呼吸着金的气息。情欲开始往上涌,金的血味更是十足的催情剂,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但他还有一丝理智,他知道自己不能伤害金。不知道这是出于饲主的责任感,还是出于什么别的感情。

  “金,”他说,声音沙哑,“快走。”

  可惜金只听得懂格瑞叫他的名字。他不知死活地像平常一样仰起头去亲吻格瑞,还说了一句不是很标准的龙语:“留在我身边。”

  这是清晰又真诚的请求。不是求欢,又似求欢。这句话直接摧毁了格瑞最后的理智,作为野兽的侵略之血在身体里快速沸腾。

  格瑞把他一直小心呵护的宠物压倒,他这次想狠狠地一饱口福。

  “金。”他最后一次叫他的名字,然后咬了下去。



  那么,说到底,把龙当宠物真的可以吗?

  如果你这么问驯兽师家族出身的紫堂幻,他一定会告诉你。

  当然不行!

  谁知道他是不是也把你当宠物了呢!


END

  招待不周——!

  这篇纯粹是想看他们恩恩爱爱的小童话,为了让他们jiao个pei我铺垫了那么久是真的痛苦(你x

  这篇也许,大概,可能,会有后续吧……

  总之感谢你的阅读了!

评论(18)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