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十チョロ同人】盲目者的幸福论


 *CP:十チョロ
 *架空,若叶松双子设定。有一点点年中松(友情向)
 *十四松第一人称视角
*封面图:白汍WYMMXIE(微博ID)

(一) 

  我一直以来都做着一个相同的梦……不,不如说,总是梦到相同的人,和一个相同的地点。这个梦比其他任何梦都要清晰。我梦见我戴着一顶草帽,在茂密的森林里找到了一片清澈的明镜一般的湖,在岸边钓鱼的时候,鱼竿掉进了湖里。这时,水中冒出来一位湖神,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神明了,我对他很有好感。

  这个梦的很多细节我还记得很清楚。比如湖神白色的长裙,比如他头上和手腕处围成一圈的叶子,比如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他身上顺着皮肤滑下来的水滴。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十四松吧。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钢做的阿修罗像呢,还是这个果冻做的阿修罗像呢?”

  “都不是,我掉的是一个普通的鱼竿。”

  “真是……诚实的好孩子呢……”

  然后我受到了湖神的奖励。这是最初梦到的,后来就一直梦见那个森林,那片湖,以及那位湖神大人。我在梦里似乎和湖神一起聊天,一起在森林里闲逛过,但是具体说了什么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他在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夸奖我诚实的那句话。

  今天又做这种梦了。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有见到湖神大人,而是我一个人在森林里走来走去。

  我好像迷路了。

  从梦中惊醒,我喘着气看着自家的天花板,想道我做的难道是一个噩梦吗?我偏过头去,就看见了轻松哥哥安静的睡颜。我们两个贴得很近,我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我的心情很快平复了下来,我翻了个身环住轻松哥哥的腰,再度闭上眼睛睡了。

  不要紧的。放心吧。湖神大人绝对不会离开我的。这么想着,我又进入了梦乡……

 
(二)

  曲奇饼、蛋糕、草莓芭菲、今川烧、热狗……啊啊,真好吃。正当我愉快地吃着免费的美食时,坐在对面的大裤衩博士打断了我:“喂,十四松,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吃东西的吗?”

  “当然不是啦!吧唧吧唧、唔嗯、吧唧吧唧、好好吃……我是为了、吧唧吧唧、轻松哥哥的事来的哦!” 嘴巴里已经塞有好几块饼干了,但是没事,我还能塞下一块蛋糕。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你的嘴巴也太大了吧十四松。是为了眼睛的事吗?”

  “是喔。是来商量的哦。有事情和你商量。” 啊啊,真的很好吃啊。谢谢款待。

  “这个嘛……关于轻松的眼睛,我这边还没找到什么好的方法恢复视力。” 大裤衩博士露出了抱歉的神情,“轻松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很好喔——!超级好!” 我说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哥哥现在一顿能吃完一碗饭哦!”

  “我不是问食量方面啦。” “诶诶?那么是什么?精神状况吗?也很好哦!” 听到我说这句话,大裤衩博士欣慰地点了点头:“这就好。虽然复明希望渺茫,我还是希望轻松能够保持乐观的心态。” “没关系的——!” 我说道,“有我在的话,即使轻松哥哥一辈子都看不见也没问题。” 

  “想一辈子都照顾他很难的吧……” “不不不,完全没问题!可以的!” 我有些激动地挥舞着自己的袖子,轻松哥哥虽然失明了,但是他依然是我最重要的哥哥。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那以后轻松总要结婚的吧?”

  “结婚……?” 我突然愣了一下,本来举起来的手臂也垂了下来。啊,是嘛,结婚啊。“……不行,轻松哥哥没有我的话,是不行的。” 我看着大裤衩博士如此说道。对,绝对不行,他离不开我,他只能够信任我,依赖我,只有我在,他才能够生活下去。

  “是吗……十四松,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嗯——照顾好哥哥不是应该的吗?那么我回去咯,过段时间再来找你吧!” 我从凳子上下来,穿好我的拖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大裤衩博士说道:“再给我一份今川烧可以吗?我想带回家给轻松哥哥。” “好吧。下次可不会有那么多吃的了哦。”——那么,多谢款待啦!


(三)

  我的哥哥,松野轻松,在五年前遭遇意外,眼睛失去视力。尽管五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对眼睛的治疗,但还是没有复明的希望。因为听说大裤衩博士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发明家,对于病症也能很好的治疗,所以几个月前就拜托了他。轻松哥哥因为失明大部分时间就一直待在家里,变得安静,常常戴着耳机一个人听音乐。似乎失明带给他很大打击,他没有了生活的乐趣。他肯定觉得自己拖累了我和父母吧。

  其实没关系的。哥哥就算一辈子都无法看见也没关系的。我会一直在他的身边。

  无法看书的话,我可以念给他听。我也喜欢给轻松哥哥念书,每次念故事书的时候,他都听得特别专注,可惜他看不见我丰富的表情,不然会笑得很开心吧。午后的时光里,他捧着一杯咖啡,热气腾腾,坐在桌子边听我念书,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惬意舒服的时光。“然后呢?最后他找到了回家的路了吗?” “嗯——到这里就结尾了。估计会有第二部吧!等作者出吧。” “是吗。但是我很想马上知道啊。” “我觉得肯定会找到的哦!乖乖等到第二部吧哥哥。” “诶——别揉我的头发,你把我当小孩子了吗十四松。” “乖乖地听我讲故事的哥哥就像小孩子一样嘛。那么下一本!哥哥是想听投手攻还是总受捕手的本呢?还是说想听投捕组合?” “哈?什么啊那是……”

  无法看见路的话,我可以带着他走。哥哥无法知道天气,但是当我对他说“今天天气很好哦!”的时候,他就会接受,然后叫我带他出去散步。我们一起走在公园里,为了防止走丢哥哥会抓着我的衣袖,正好啊,我的袖子长长的。这种被哥哥依赖的感觉我真的很喜欢呢。“轻松哥哥,现在抬起脚来,注意台阶哦。” “没事的哥哥,完全可以大胆一点迈开腿来。” “十四松,你慢点啊。不要走那么快!” “真麻烦啊——!要不我抱着你走吧!” “不用不用!完全不用!别跳来跳去的!” 走到樱花树下的时候,不用我说,轻松哥哥也已经闻到了花香。“十四松,已经是春天了吗?” “是喔!樱花开得非常漂亮!明天和爸爸妈妈一起来赏花吧!” 此时的我,却被轻松哥哥发间的樱花花瓣吸引住了目光,难以移开视线。

  没有朋友的话,我可以一直陪着他。当轻松哥哥一个人在家里听歌的时候,安安静静的他,连我也变得安静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陶醉在歌里,轻声哼唱的时候,我就悄悄地坐在他身边,戴着一个路障在头上,把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正好能够挡住我的嘴巴。我静悄悄地坐在那里,静悄悄地看着他放松的、微红的脸。平时我确实很难闲得住,哥哥也曾说过我睡觉都不安宁。但是这样看着轻松哥哥发呆,我可以安静好久好久。天知道是为什么。

  阳光、空气、水、食物、棒球、轻松哥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好世界吧。

  所以不要紧的,就算是看不见。一辈子都看不见。永远都看不见。都不要紧的。轻松哥哥,离开我是绝对不行的。


(四)

  提着今川烧向着家里的方向飞奔,嗯嗯,已经看到家了。再不快点到的话,我难保证不会吃掉给轻松哥哥的今川烧呢。

  终于要到了,我看见院子里有轻松哥哥的身影。诶?好奇怪啊,没有我带着的话,轻松哥哥一般不会自己出来的啊。难道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吗?带着疑问,我离他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正想大声喊“轻松哥哥!”,却突然看到哥哥旁边还有一个人,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是谁?我停了下来,刚才跑的时候脚上有一只拖鞋飞了出去,但是我没去捡,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他们都还没注意到我。看上去他们似乎是在聊天,而且聊得很开心的样子。至于在聊什么完全听不到呢。不一会儿,他们坐在了草地上,两人都在抚摸一只猫,还一边说着什么。我看见轻松哥哥露出了笑容,那是已经很久不见的表情。这份笑容,好像和梦境里的湖神大人重叠了……难道我现在就在做梦吗?要不要去撞墙清醒一下呢?

  啊咧?好奇怪啊?这是什么感觉……?想起了五年前的事了呢……

  呆呆地站了很久,之后我去捡起了我的拖鞋,重新穿好之后向他们走去。“呐——轻松哥哥!” 我大声喊道,并且扑上去抱住了哥哥,用长长的袖子摸了摸轻松哥哥的头。“啊,是十四松啊。欢迎回来。” “嗯嗯——哥哥,这是给你的今川烧。是博士给的哦!” 说着我把一盒今川烧塞到了哥哥的怀里,哥哥打开了盒子,他脸上还是笑容,笑容真好啊。

  他突然偏过头去,问旁边的那个男人:“要一起吃吗?一松。” 我看向那个家伙:“哥哥,这是谁啊?” “是刚刚搬来这里的邻居,一松。一松,这是我弟弟十四松。” 被称为一松的家伙怀里抱着猫,对我说:“初次见面,十四松。以后请多多关照。” “嗯嗯,好的。那么——哥哥,我们回家吧!” 不知为何不太想理这家伙呢。说着我拉起轻松哥哥,拉着他往家里走去。

  “诶?等等啊十四松,那个……一松他……” “下次再见咯——!一松大哥哥!” 我打断了轻松哥哥的话,朝一松挥了挥手,嗯,姑且加上“大哥哥”的敬语吧。但是希望下次还是不要见了。露出笑容的轻松哥哥对着其他人这种事,我不想让它再发生了。

  走进家门的时候,轻松哥哥突然挣脱了我的手,抱怨道:“你为什么要抓得那么用力啊,十四松?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抱歉哥哥。什么也没有哦。” “那你着急什么?我还没和一松好好的道别呢……” 我看着他,脸有点红的样子。今天不知为何哥哥是一种放松的状态。就像是在阳光下伸懒腰之后感到神清气爽的小羊一样。

  “……哥哥你,是交到朋友了吗?” “诶诶?嘛,算、算是吧。跟一松聊天我很开心哦。” “嗯,是吗。” 我走过去抱住了他,抱紧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咦?怎么了,十四松?” “不,没事。我只是觉得这真是太好了。……打心底这么觉得哦!”

  耳边,传来哥哥的轻笑声,他轻轻地抚摸我的头,然后放开了我。“那个……十四松,博士怎么说?” “啊,这个呢,博士说果然是很困难的事,不过他会努力帮助你的。”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 能够交到朋友什么的,能够得到博士的帮助什么的。这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吗?

  不对。离开了就不行的到底是谁?

  明明是我吧。离开轻松哥哥,是不行的。


(五)

  “今天叫你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哦,十四松。” 大裤衩博士这么说着拍了拍桌子,拉回了吃零食的我的注意力。

  “什么?” 我姑且停了下来,问道。

  “关于轻松的眼睛,我找到了可行的方法哦!试一试的话,说不定有机会复明。”

  “麻吉?!真厉害啊——!那么,是什么办法呢?超级大针筒里装着特效药什么的?” 我激动地冲椅子上跳下来。

  “不是不是,首先要让轻松来我这里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不会要你们钱的。就是会有点辛苦。”

  “能够成功么?”

  “情况好的话,一个月后就能看见东西了吧。”

  “万岁——!那我回去和轻松哥哥说一说吧!” 我把剩下的冰淇淋全部倒入嘴巴里,正要往回走,突然又听见大裤衩博士叫我:“十四松,你等一下。” “嗯……还有什么事吗?” 我把冰淇淋吞了下去,用袖子檫了檫嘴,回头问道。

  “我可以知道五年前的真相吗?”

  咚——真是爆炸性的提问。我的心脏一瞬间就加快,砰砰砰——像是罪孽深重的人的喘息。我沉默了一会,反问:“什么……真相?”

  大裤衩博士看着我,我们的视线对上了,他也沉默了起来。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呢?你别看着我啊,看着我也不会有答案的哦。难道是在玩木头人游戏?那我可不会输的哦。

  “五年前让轻松失明的事故,你没有讲清楚吧?” 嗯嗯,好了,是你输了,十四松完胜。

  “是交通事故。我说过的吧。” 我说道,“司机也受罚了,赔了我们一大笔钱,并不是什么悬案哦。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呢?”

  他又沉默了,诶?木头人游戏的第二局?但是我现在不想玩了我想回家啊。过了一会,他好像思考了一些事情,开口道:“……你好像对于五年前的事故了解得也不是很清楚的样子。那是一场意外,对吗?” 好,第二局也是你输了哦。 “是的,就是一场意外。无法阻止的意外。” “是这样啊。没事了,回去吧十四松,好好和轻松说说。” 

  “那么我走了——!再见!”走出了大门,我没有像往常一样飞快地奔回家。我走得很慢,因为在想事情。大裤衩博士到底想问什么呢?真令人在意。他那仿佛看穿了什么的眼神也好,我突然变得紧张的心跳也好,真是莫名其妙。五年前的事故,这种事我说不清楚,它早就被我埋在记忆深处了。……但却一直无法抹去。

  嘛,现在重要的是,轻松哥哥很快就能恢复视力了。哥哥一定会很高兴的。一直以来失明给我和哥哥都带来了不少困扰吧。

  比如哥哥总是提不起精神,父母曾担心过他会不会想不开就自杀了,放心吧不会的,因为有我在嘛。但是我完全无法真正的了解哥哥的内心,以前哥哥是个很好懂的人,有什么事情和情绪从眼睛里就暴露出来了。现在失明后,哥哥的眼睛变得空洞无神,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而且哥哥也变得不爱交流,这样的话,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了。于是我常常在想,表面上是如此的依赖我的哥哥,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是真的吗?这种猜疑的感觉给我很大的不安。

  比如因为失明受到过歧视和欺负。以前在路上遇到了一群小混混,把他拦了下来,当时轻松哥哥听到了他们的辱骂声,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有人直接上去把他摁在了地上,但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从他们身后走过来的我拿着一根棒球棒,正靠近着他们。我听到轻松哥哥无助的叫喊声,我的身体突然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猛地冲上去给一个家伙当头一击。被打的人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我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直到把所有人都打趴下都没有出声。

  周围的惨叫声让轻松哥哥害怕地蹲在原地,抱着头,我能听到他颤抖着的自言自语:“怎么了?发生了、唔、发生了什么?谁?是、是谁?……”我没有回答他。我朝地上最后一个倒下的家伙狠狠地踢了一脚,确认他不会再起来后,我扔掉了棒球棍,走向轻松哥哥。我拉住了他的手,轻声叫道:“轻松哥哥。” 他这时才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我,虽然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还是冲我笑了。“是你啊,十四松。” “嗯,哥哥,有人来救你了,没事了,我带你走吧。” 还好他看不见,不然他一定会因为我脸上的和棒球棍上的血感到害怕的。

  比如哥哥逐渐消失的笑容。真的已经很少见轻松哥哥露出笑容了。其实我在外面有用表情逗笑过女孩子呢,但是对哥哥是无效的。因为他看不见,他只会问我:“怎么了,十四松?” 和他一起出去练习棒球的时候也是,他坐在长椅上,我在他前面练习,我大声地喊着“1!2!3!4!……”。我知道哥哥是在听的,但是他的样子就像在发呆一样,眼神空空的,也一直不出声,就像死了一样。

  这些困扰,很快就会消除的吧。真是太好了——!嗯……大概吧。

  回到家的时候,轻松哥哥问我博士说了什么,我却还沉浸在回忆中,我张着嘴巴,那句“哥哥可以恢复视力了”不知为何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过了好一会,轻松哥哥不耐烦地摇了摇我的手:“怎么了,十四松?” 我这时才缓过神来,喉咙似乎能够发声了。

  “……还不行。”吐出来的却是这句话。

  “什么?”

  “还不行……不行……还不行哦,轻松哥哥,博士说再给点时间给他好好研究。”

  “是吗……” 失望的神情,轻松哥哥叹了口气,“辛苦你了,十四松。妈妈买了点泡芙,一起去吃吧。”

  “嗯……” 不对。我明明在说谎。快点纠正啊。啊咧?好奇怪,为什么我不纠正呢……?啊啊,湖神曾经夸奖我的“诚实的好孩子”什么的……我根本就不是吧。对不起,湖神大人。我真是一个……差劲的弟弟。


(六)

  糟了。今天晚上和轻松哥哥一起去逛烟花大会,在人群之中不知什么时候,他放开了我的衣袖。现在我找不到他了。真是太糟糕了。轻松哥哥看不见,一个人该怎么办呢?果然离开我是不行的。我必须找到他。

  于是我焦急地在人群中穿梭,过了好一会发现了一个绿色的身影,仔细一看果然是轻松哥哥。我激动地挤开人群,想要过去拉住他。但是当我靠近了一点之后,我看见轻松和邻居一松在一起。轻松哥哥脸上似乎也是着急的神情,一松似乎在安慰他的样子。看来轻松哥哥也在找我吧。一松拉着轻松哥哥的手,似乎是要带着他走。

  ……啊咧?五年前,我是不是也有和现在相同的感觉呢……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了轻松哥哥的手:“哥哥!” “啊?哦,原来你在这里啊十四松。你刚刚去哪里了啊?” “好巧呢一松大哥哥!” 我笑着把一松拉着轻松哥哥的手扯开。“唔嗯?你、你好啊十四松。” “那么,轻松哥哥跟我来吧!” 我拉着轻松哥哥就跑了起来。哥哥还没反应过来,被我拉得一个踉跄。“什、什么?”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看烟花的地点哦——!” “啊,是吗,那个,叫上一松一起……” 哥哥还没说完就被我拉着跑了。

  “不要管一松了哦……轻松……” 我回头看见一松愣在原地,我觉得这个人必须远离,突然想起我好像直呼了轻松哥哥的名字,赶紧又加了一句“哥哥……” 然后我往山上跑去。

  也许是听到我叫他的名字不加敬语,而且语气有点不对劲,轻松哥哥突然疑惑了起来:“怎么了?喂!十四松慢一点!到底怎么了啊?”抱歉,现在不行,很快就到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啊啊,我现在心情超不好的。现在也是五年前那天也是。不行,轻松哥哥绝对不能离开我。这是不行的。

  我带着他一个劲的狂奔,跑到了山道上,因为是晚上有点看不清路,几只萤火虫在林间若隐若现,喧嚣的人群被我们抛在了后面,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五年前的我,似乎也像现在这样迷茫。像是在森林里迷路了一样。

  我啊,最喜欢轻松哥哥了。从很小的时候起,一直到五年前那场事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怀疑过。这份心情,一直到今天,也会一直到最后。可是轻松哥哥却像是不理会我的心情一样,他身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他永远都不会注意到我的目光和愿望。我觉得,他早晚会走远的。

  五年前轻松哥哥还是好好的,那时的我却仇视了很多人。为什么轻松哥哥不能再和我亲密点呢?为什么不能一直在我的身边呢?为什么要离开我呢?为什么他还是没有注意到呢?为什么……他不能完全属于我呢?

  事故那天,我其实是和轻松哥哥一起过马路的,当时哥哥走在前面,我站在原地没有动。我明明是看到了,有一辆像是喝醉酒的汽车飞速地驶过来;我明明是可以提醒没注意到的哥哥,叫他往后退的。

  但是我没有。不知为何,我当时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我想要说话,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就像被恶魔操控了一般,湖神大人,救救我啊。

  如果轻松哥哥可以依赖我就好了。

  如果轻松哥哥不会离开我就好了。

  如果他无法走路的话。

  如果他无法自己一个人生活的话。

  如果他变得卧床不起的话。

  如果他……只属于我的话——

  砰——猛烈的撞击声。我似乎看到了鲜血。同时我听到了恶魔窃窃的笑声,从我的心底传来。


(七)

  跑到一片草地上,累得气喘吁吁的轻松哥哥强烈要求我停下来。他喘了几下,再一次问我:“到底是怎么了十四松?”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哦。”

  “哈?……” 突然间,听到了烟花冲上天空巨大的爆炸声。五颜六色的烟花把夜空照亮了,把夜空变成了花园。从山上往下看,能看见人们都在抬头看烟花。轻松哥哥也抬着头,他明明什么都看不见的,但是他露出了笑容。

  “放烟花了呢……十四松,好看吗?”

  “很好看哦。哥哥。” 我没在看烟花,我在看着轻松哥哥,“哥哥最近,心情好像很好呢,见你总是露出笑容。”

  “是这样吗……我可是已经五年没有看见十四松的笑容了。”

  “诶?”

  “十四松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弟弟,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 轻松哥哥转向了我,他这次知道我的方向,明明是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可我此时却产生了他在注视我的错觉,“十四松,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读故事,和你一起去赏樱花,去看你的棒球比赛,和你一起看烟花。但是我知道我的眼睛恢复的希望不大。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愿望罢了,无法恢复视力也没关系,但只要给我一天,或者一小时,一分钟,一秒钟也好。”

  “我想再看看十四松的笑容。”

  一瞬间我仿佛又看到了湖神大人。内疚、自责、悲伤、喜悦、幸福,这些感情同一时间从心底涌了出来,流遍全身每一个角落,最后变成眼泪的形式流出体外。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我听见心中的恶魔消失的声音,那是鲜活的心跳声,是轻松哥哥带给我的。

  尽管泪流不止,但是我还是笑着,我是真心笑着的。果然,我最喜欢你了,轻松哥哥。

  哥哥,你知道吗?这边再过去就是一处悬崖,我本来,想和你就这样永远在一起的。

  到头来被拯救的人是我吗。原来并不是轻松哥哥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了,而是我看不到啊,是我被黑暗遮住了眼睛。

  轻松哥哥伸出手触摸我的脸,轻轻的,他触摸到了我的眼泪,愣住了:“怎么了,十四松?”

  “哥哥,我们等一下去大裤衩博士那边吧。”

  即使被黑暗遮住了眼睛,在森林里迷路了,湖神大人也一定会找到我,然后把我带出去的。所以,没关系的。不管怎么样,湖神大人一定不会离开我。


END

招待不周——!


我我我我我只是……想写写有点黑的小天使而已_(:з」∠)_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