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おそチョロ】未曾褪色的天空之景

*CP:おそチョロ
 *架空,六子天使设定
 *choro第一人称视角

【封面画师:白汍WYMMXIE(微博)】

  我叫松野轻松,一个平凡无奇的常识人。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可以联系的人,没有优点,唯一能提起兴趣的事是追偶像吧。我的人生平淡得一点惊喜都没有,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生。这大概就是我的唯一的异常点: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我忘记自己在哪里出生,我忘记了我的年龄和生日。或许还有一点是我目前可以坚持的,那就是找出我丢失的记忆。

  几年来做过很多努力,但是不管哪里都没有人记得我,也没有我的任何联系。我曾无数次质疑我自己,我真的是活着的人吗?这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在今天突然解开了。但是,似乎由此出现了更让人头疼的情况。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从窗外就能看到如火的晚霞。我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这种平淡的下班时间已经是日常了。我时不时会想,我至今为止的人生都在干嘛呢?我应该已经被整个世界遗忘了吧。我也早就……没有期待了。

  然而正当我走到窗边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有什么东西在窗户外面,我定晴一看,好像是一个人,穿着红色卫衣,正悬浮在半空中。等等,人?不可能的吧?我这里可是六楼哦?这家伙是什么鬼?再仔细一看,那家伙身后好像还有一双洁白的翅膀,是鸟类的吧,他在太阳最后的光辉里,显得光彩照人,我好像能看见他的羽毛在闪闪发亮,还有些炽热。

  ……可是等一等!这是什么鬼啊??鸟……鸟人?啥?结果那家伙也发现了我,我的视线和他对上的一瞬间,我看到他突然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眼睛里满是欣喜若狂,他突然朝我冲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一个念头掠过我的心头:这家伙,长得跟我好像啊。随即就被他狠狠抱住,吓了我一跳,然后我重心不稳,被他压在了地上。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脑一片空白,再加上头撞见地面的眩晕,我没有任何挣扎,就僵住了,同时,在他抱住我的一瞬间,我听见他大喊了一声“轻松!!”

  总觉得……在遥远的我已经忘记的以前,好像有人这么叫过我,这么拥抱我。

  但是,都记不起来了。

  不!对!这家伙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啊?超自然生物吗?外星人?还有他到底为什么要扑我??我终于反应过来,正想挣脱他,但是这家伙一把把我抱起,激动的把我摁在怀里,我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呼吸,以及他的巨大的翅膀正轻轻的停在我们两旁,像一个巨大的手臂把我们抱住。我听到他一直在叫我的名字,抱住我的手也非常用力,像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像是害怕失去的孩子。

  “轻松……太好了……真的是你啊……轻松……轻松……”

  我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在我不完整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抱着,离一个人这么近,我都能听到心跳声了。我终于还是挣扎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会不会是危险生物,但是我还是抗议似的想推开他:“你放开我……!你是谁啊?!”

  这家伙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吃惊的放开了我,我迅速退后抱住一个抱枕作防卫的姿态,他问道:“我是小松啊,你不记得了?”

  我努力在记忆海洋中寻找跟“小松”有关的信息,然而可惜的是我的记忆海洋太浅了,捞了个遍也什么都没有找到。我有点抱歉的摇摇头,看他失望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就又补充了一句:“那个,我、我失忆了,以前的事都忘记了……”

  “……是这样啊。”他看我害怕他的样子可能觉得有点可笑,打量着我说,“看你这个样子,已经完全是个人类了啊。”

  “啊……?不会吧,我以前和你一样是个鸟人?”突然燃起的吐槽之魂。

  “喂喂,你看清楚,我是天使!是天使哦!”他有些不满的从我翻白眼,随即又向我张开双臂,“轻松不要那么害怕,过来再让我抱抱嘛。”

  “不、不要。话说,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像我啊?”天使?真的有这种东西?眼前这家伙?

  “那是当然的吧,我们是兄弟啊。”

  “我们是双胞胎?”

  “不是哦。”

  ‘’诶?”

  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一阵喧闹,然后又有一大群长着翅膀的家伙飞了进来。可怕的是,都和我长的很像啊!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许多的一模一样的脸正在接近!“诶小松哥哥你为什么……诶?!是轻松哥哥吗?!” “是轻松啊……这就是奇迹吗……!” “轻松哥哥!!轻松哥哥!!好——久不见!!” “轻松哥……!”他们穿着不同颜色的卫衣,看到我都是非常惊喜的神情。他们从窗户进来,家里突然就热闹起来了。

  “我们啊,可是六胞胎哦。”被称为小松哥哥的那家伙用手指擦了擦鼻子,笑着说道。

  ……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了。原来……还有人记得啊。这么想着,走神了,没注意到后面来的那四个冲上来围住了我,每个人都上来给我一个拥抱。有只蓝色的还摸了摸我的头,很欣慰的说:“长高了,还好好的呢。太好了。”特别是有一只黄色的,袖子有点长,抱着我蹭了好多下,重复着“轻松哥哥”这句话,然后直接挂在我身上不走了。

“轻松哥哥你干嘛愣愣的?” “大家,轻松他不记得我们了。”

  ‘“诶?!骗人的吧?怎么会这样?”大家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我稍一偏头就能看见黄色那只搭在我肩膀上的脑袋,看见他好像是因为吃惊而露出的猫目,顿时有点想笑,太颜艺了吧。我突然就笑出声,结果发现大家都在看我,我立马捂住了嘴。但是他们见我这样,似乎也变得开心了,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嘛,总之,还是找到轻松了嘛。呐呐,轻松,你看~”那个叫小松的家伙突然走向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件绿色的卫衣,也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往我头上一套,然后抓住我的手要帮我穿上。“诶?你干什么呢……!”我挣扎了一下但是没成功,还是穿上了。“这是我们给你留的。怎么样?绿色的喜欢吧?跟我们是一套的哦~”小松帮我穿完退后了一步端详着我说。我不习惯地伸了伸手臂,一旁的那群长着翅膀的家伙看着我都很开心的样子。

  “抱、抱歉,我还没搞懂情况……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呢?”这件衣服意外的合身啊。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吗?那么今天,我终于可以揭开身世之谜了。



  “嗯嗯——我、我大概明白了。”后来大家都坐下来开始谈话,他们把巨大的翅膀收起来后和普通的人类没什么区别,他们给我讲了很多以前的事,以及关于我怎么失忆的有效线索,我整理着这些信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红卫衣的家伙:“那个……小松?”

  “你应该叫我‘小松哥哥’才对嘛。”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啊?反正是六胞胎年龄也没差吧?”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长男啊。” “不是,这不是重点,你听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也是个天使,生活在天界,很久以前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的?” “完全没错哦。” “这什么啊……这个设定……感觉好挫。” “为什么这么想啊!”

  呜哇……这群家伙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天使?天使不是圣洁美丽的吗?不是充满了爱和希望的吗?这群从刚才到现在就不停的吃家里零食的家伙到底是啥啊?刚才分个今川烧都要抢的,兄弟之间不懂得礼让吗?而且作为天使怎么说道德要高吧?那个蓝色的,从坐下来开始就一直把玩我的墨镜,我现在为什么觉得我的肋骨好痛?还有那个黄色的,一直吵吵嚷嚷的嘴巴开那么大想必飞下来的时候喝了一肚子的风吧?啊啊,好怀疑啊。真的是天使吗?

  “大家有没有觉得,轻松变了啊?”在我纠结的时候,小松居然先吐槽我了。“是啊。总感觉变了。” “嗯嗯,为什么轻松哥哥要把头发梳那么整齐啊?” “还有这种烦恼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见轻松哥哥露出来呢!” “而且老是对我们唠叨,好像对我们很不满的样子。” 我可是超想吐槽你们的啊!不过你们这么说,我突然就好奇了:‘’我以前……是怎样的啊?”

  “是个暴君。” “哈?” “特别淘气!很喜欢恶作剧!” “麻吉……?” “和小松哥哥就是恶童二人组!” “诶我和那家伙……?” “很不让我们省心,经常从天界飞出去玩,还烧过天神的胡子……” “你们别说了……” “但是,哥哥我最喜欢你了哦!”小松突然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我挡开他的手,现在的我突然找到了一种活着的实感,心一直跳得很快。但是我装成毫无波动的样子,希望脸没有红起来暴露我。

  “咕噜噜——” “啊、饿了!”黄色那只……好吧他叫十四松,突然尴尬地揉了揉肚子。“你刚刚不是一直在吃吗?”我翻了个白眼。“我也饿了……”结果这群天使还要我喂是吧?!“那好吧……走吧,去吃关东烧。” “好耶——!轻松哥哥万岁!!!” “关东烧是什么啊?” “人间果然很有意思,可以吃到没吃过的东西。”于是我们六个,浩浩荡荡地走出了家门。突然间,我身边有了这么多的人;突然间,找到了莫名的归属感。

  “今天晚上去哪玩啊?” “我没有那么多钱所以……” “什么啊这是?好好喝……” “这是酒啦!不要喝太多会醉的!” “轻松哥哥!我可以再要一碟吗?好好吃——!” “安静点十四松!好吧好吧再来一碟。” “人间太棒了!去玩吧轻松哥哥!” “嘛这个……嗯……稍微、稍微去点地方也可以啦……” “诶~轻松你很开心的样子嘛~是突然多了两个哥哥和三个弟弟感觉很棒是吗?哈哈哈哈~” “你闭嘴!我只是有点醉了……我可是还没承认呢!” “哈哈哈哈~” 突然挤得很满、变得很吵闹的关东烧摊,作为摊主的豆丁太吃惊地看着一群一样的脸,随即看向我:“这次不一个人来了,真少见啊。这群人是……?” 

  “我兄弟。”我打了个嗝回道。

  真少见啊……豆丁太嘟囔着又拿出一瓶酒,我好像听到“轻松居然笑了”什么的……唔嗯,好吃。呼呼……

  大家都吃得非常高兴,豆丁太和蓝衣服那只……哦对了好像叫空松,居然都聊了起来。坐在我旁边的小松一直不停的跟我干杯,还喜欢搭我的肩膀或者搂我的腰。而且在吵杂声中能听到他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好像怎么也叫不够的样子。我想着这家伙虽然有点烦但是还是很好的,结果到后面直接往我身上蹭了。大概……是他找到我太激动了吧。嗯,兄弟之间亲密点没什么的。但是后来我们一起去玩,他一直紧紧牵着我的手,时不时就对我做出亲密的动作。我有些尴尬地看看其他人,他们却都是见怪不怪的神情。

  玩到11点,我拼命把整个人黏在小钢珠游戏机上的小松拉回来,又去了趟澡堂,然后全员都回到了家。“好了好了,睡觉吧!” “一起睡吗?” “这倒是可以,不过可能有点挤……你们等等,我去拿被子。” “说起来,睡地板吗?” “没有床哦。只能这样了。话说你们天使还要睡觉啊。” “一起睡!一起睡!!” “十四松安静啦!那个……小松,空松,一松,十四松,椴松,你们选吧要怎么睡?” “诶诶好厉害啊,这么快就能把我们分出来了呢!” “嗯……感觉不难呢。而且,只是想叫叫你们的名字……” “真的吗!可以理解为撒娇吗!哈哈哈哈害羞松~” “害羞松是谁啊!”

  “那我选在轻松的旁边!”小松不由分说就凑了过来。这家伙难道是粘着系的吗……很快各自都选好了。“睡咯~关灯。”我躺在自己熟悉的家里,但是这种温暖的感觉却不熟悉。兄弟们挤在一起睡觉,彼此能听见呼吸声。总感觉不可思议啊,六胞胎什么的。我原来一直作为六分之一存在着。糟了,好像有点睡不着……我右边是小松,左边是十四松,感觉过了好一会,大家都睡着了的样子。呼吸声很均匀,只有十四松在打呼噜。

  我侧着身子正逼迫自己赶紧睡明天还要工作,就感觉到小松从后面贴上来,轻轻抱住我。“你……!” “嘘——你别动,让哥哥抱抱。”本来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心跳又出现了起伏。我不情愿地窝在他怀里。他的手突然就往下一摸,惊得我迅速转过身,抓住他的手怒视他。他轻笑了几声,顿时我耳根都红了。他还轻声说:“阿轻长大了呢~” 我当时就想打死他!这家伙搞什么呢!然而更吃惊的还在后面,他突然按着我的后脑勺就朝我的嘴巴袭了过来,硬生生地贴上我的唇。

  当时我惊讶得要叫出来,他立即乘虚而入把舌头伸进来。我僵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但是我感觉到,我的脸很烫。他倒也无所谓,好像我不反抗才是正常的,过了没一会又放开了我,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地说:“晚安。”然后翻过身去了。

  我还沉浸在震惊当中,心跳完全抑制不住。晚安……晚安个鬼啊!完全没有睡意了好吗!这哥是怎么回事啊?!


  ……哈~好困啊……我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地站在原地。为了一个星期后喵酱的演唱会我不得不在周末出来工作,找了一份在游乐园里扮演吉祥物的工作,报酬还是很可观的。尽管今天天气晴朗,太阳不是很大,但是穿着巨大的玩具熊外套,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气球,在原地站了几个小时了,我的精神有些恍惚了。而且在面对顾客和索要气球的孩子们时还要保持微笑,这让我感到很疲惫。

  可恶……都怪那个混蛋小松……害我昨晚都没有好好睡……难道他不知道亲密也要有个限度的吗?一直动不动就跟我身体接触会很烦的诶!果然他就是烦人的家伙!好想把他揍一顿啊……想着想着,又一个孩子上前来问我要气球,我正想给他,结果手没抓稳,手中的一大堆气球就飞了起来。

  我有些慌张地跳起来想要抓住,但是一个都没抓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气球飞向空中。孩子也抬起头看着,似乎还很激动的样子,但是他很快就会发现我手中没有气球给他了。这可怎么办?让他等一下吗?或者是带着他去领?我的大脑飞快地思考着对策,突然听见他激动的叫喊声,搞不清状况的我再一次抬头看,只见刚才被我在心里臭骂了一顿的家伙抓住了所有的气球缓缓地降落在我身边,巨大的洁白的翅膀在降落的一瞬间就收了起来,留下几根羽毛飘落在地上。

  “小松……?!” 我吃惊地望着他,他却笑着把气球递给我,然后挑出一个送给那个惊喜得快要跳起来的孩子。“哇——!大哥哥会飞啊!好厉害好厉害!” 那孩子接过气球时眼睛闪闪发亮,崇拜地看着小松,“大哥哥是大英雄!” 得到夸奖后小松又弯下腰抚摸孩子的头,毕竟孩子比较好骗,没有在意人类为什么会飞这种事,被哄得哈哈大笑,高高兴兴地走了。

  我看着小松,支支吾吾地说了声“谢谢”,他却变魔术般地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部手机,对着我按下拍摄键,还笑着说:“真可爱啊~阿轻~” 我赶紧挡住我的脸,问道:“你哪来的手机?!天使也会用吗?” “这个啊……商店里直接拿的啊。小椴教我的,他和手机售货员聊起来后很快就学会用了,还要到了售货员妹子的电话号码呢。” “你们这帮天使是强盗吗!!!” 我好好履行自己的吐槽职责对他大吼道。

  “有什么关系嘛。人间真的很好玩呢。”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来找你玩啊。你一大早就跑出去了,我们是追过来的。” “其他人也来了?!” “是啊,直接飞进来的。话说这个叫游乐园的地方真有趣啊!轻松我们一起去玩吧!” “你们低调一点好不好!而且我要工作不去!”我不耐烦地赶他走,但是他却死赖着不走还不断扯我的手:“去吧去吧!轻松你难道到叛逆期了吗?已经不想和哥哥一起了吗?”

  有没有搞错?作为长男居然还会撒娇死皮赖脸这一招啊?我都不想承认你是我哥了好吗!心里的咆哮没有用,最终还是被他拉动陪他去玩了。走之前我脱下了吉祥物装,小松朝我这边一看,立即大笑起来,用胳膊从我脖子处圈过来,狠狠一拉,我的头撞到了他的胸膛,有点生气地抬头看他。“轻松,看来你很想喜欢这件卫衣嘛!” 我挣脱出他的手臂,辩解道:“我、我只是恰巧没有衣服穿了!” 绝对不是喜欢这件衣服!!
  
  他又抓住我的手,很高兴地拉着我到处逛了。一路上还要给他解释这些游乐设施都是些什么,他十分好奇地每个都要尝试一遍。但是到了过山车时,我拒绝了他,坚决不上去。其实理由就是我恐高,玩不了刺激的东西。小松真的是很喜欢撒娇啊,不依不饶地要上去,还要拉着我。结果其他兄弟也来了,都对这个带着尖叫声爬上爬下的车感兴趣,要一起上去玩。

  这真的是……恶魔啊……我被拖着上了过山车,我觉得我的心已经死了。其他人非常兴奋,小松坐在我身边,像多动症患儿一样动来动去。我努力克制内心的恐惧,但是在过山车过程中我还是怕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耳边都是其他人“哇哇哇好有趣”的笑声,小松简直就是在欢呼,只有我恶心得想吐,手紧紧地抓着扶手。小松却抓住我的一只手臂大喊着举了起来,我甚至以为那一瞬间自己飞了起来,喉咙都叫得发疼。车到站时大家还嚷嚷着再来一次,我像逃命似的飞速离开了过山车。

  “轻松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对劲?” 小松从后面追上了,扶住快要倒下的我,关切地看着我。我此时却只想给他一拳。过了一会儿兄弟们也赶上来了,紧张地围着我。“轻松哥哥不舒服吗!” “诶……难道说……轻松你怕这种东西?” “是啊……我恐高……” “真的假的?你可是天使啊!以前我们在非常高的云端玩耍过诶!” 

  突然,小松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手环着我的腰,一手从我背后撩起卫衣,伸进来抚摸我的背脊。我吓了一跳,刚想挣扎,却听见他有些颤抖的声音:“奇怪……轻松,你的翅膀……在哪里?” 我的心突然也跟着一颤,有些僵硬地任由他抱着,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背,却像是在直接接触我的心脏,每一处的触感都会引起一阵剧烈的心跳。其他兄弟个个神情复杂,像是我身上发生了严重的危机。

  小松最终还是放开了我,他脸上没有刚才的爽朗的笑容,而是皱着眉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问道:“轻松,你还记得怎么飞翔吗?” 我沉默着摇了摇头。我已经什么都忘记了,我曾经是天使也是,我曾有过翅膀也是,飞翔的感觉也是,天空的景色也是,你也是,你们也是,都忘记了,没有一点痕迹。

  大家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小松突然说道:“大家……一起带轻松去天空看看吧。” “诶……?!”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可是我……” 他擦了擦鼻子,又重新露出笑容,对我说:“放心吧,有我在呢。” 然后望向大家:“走吧,轻松由我来抱着。” “嗯!” 大家都同意了,随即从后背伸出了翅膀。哇这些人真的是很大胆啊!这是要干嘛?!还没反应过来,小松从旁边就把我打横抱了起来,张开翅膀腾空而起。

  “诶?!!!你们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们这是要带我飞的节奏啊!不行不行不行!我刚想挣扎,却又想到在空中的话会掉下去的吧!这这这这可怎么办啊?!我感觉到了风从我的脸庞抚过,我低头一看,好高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但是小松却没有把我放下去的意思,而是越飞越高了,兄弟们就围绕在身旁,也没有人来为我说话。

  我不是刚说了我恐高的吗!你们是跟我有仇吗?!失重感让我心慌,让我无所适从,我紧张地环住了小松的脖子,想抓紧一点。混蛋啊啊啊啊我回去要砍了你们的翅膀煮了吃!! 我紧紧地闭着眼睛,耳边都是风的声音,明明很凉快我却出汗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甚至还有点呼吸困难。

  突然我感觉到有人在蹭我的额头,我勉强睁开眼睛,看见抱着我上天的混蛋正用嘴唇亲吻我的额头。但是我又不能乱动,只能给他蹭了。小松看我害怕的样子似乎有点哭笑不得:“别怕啊,哥哥我的飞行技术很好的哦。”  我想骂他,但是开口都是哭腔,只好闭嘴了,我决定不看他,脸真的太近了!!

  “你们……这是……要、要带我去哪啊?” 我勉强开口问道,就听见耳边一声轻笑:“就随便逛逛。” “赶紧放我下去啊!我的心脏要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会在你怀中暴毙的!” “哇,不至于啦,你别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 “呜……!” 我只好抱得更紧,我觉得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呼吸越来越不顺畅。我能稍微感觉到我们还在上升,我什么也不敢看,看一眼下面的话我的心脏会骤停的。

  “诶~一松哥哥在偷笑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奇妙而已。教我学会飞的就是轻松哥,现在看他变成这种惹人怜爱的样子,感受到了命运的奇妙。” “是嘛~感觉好恶心啊www” “一松你……这种情、情况下……我已经不想吐槽了啊!!!” 这群人居然还很悠闲地聊天!我的手全是汗,身体蹦得紧紧的,仿佛一放松下来就会坠落。风从我的领口、袖子和裤腿进入衣服里,从我的身体滑过,引起我的颤栗。

  “好啦好啦,睁开眼睛看看嘛轻松。” 我不听!这是恶魔的声音!不能相信!我还是不敢睁眼,但是我感觉好像已经不在上升了,气流平稳。“别怕,睁开你的眼睛。” 小松耐心地等着我睁眼,好像是信心满满地会给我一个惊喜。我发出了一些鼻音以示我的抗拒,但是身边的兄弟们都你一句我一句地鼓励我。我开始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然后,勇敢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看到眼前景色的一瞬间我的内心出现了悸动。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天空之景,蓝蓝的,一望无际,周围都是云层,白茫茫像海。它们围成一圈,看不到边际,中间空出一大片圆形的天空,我们就在这片天空上飞行,像一片湖。我们头顶的云,有一些有着太阳金灿灿的光辉。风不那么猛烈了,而是无比的舒服,仿佛自己也化成了风,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只有云,只有蓝色,还有天使翅膀般的洁白。我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像是要触摸那片美好的蓝色,但只有风轻轻从我指尖划过,我的手颤抖了起来。

  熟悉而又陌生,惊喜而又司空见惯。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我梦中一直存在着,却总是找不到的场景;像是找到了灵魂归宿的喜悦。眼泪再次从眼眶溢出,我偏头看向小松,他的头发被风吹乱了,翅膀在身后像一个拥抱天空的双臂,他的眼眸一直温柔地注视着前方。啊咧?我怎么总感觉,以前也见过他的这种表情,并当成珍宝好好地珍藏在心里。

  “好舒服……” 

  又听到了大家的笑声。啊……如果,如果我也能飞的话……就好了……



  之后直接飞回家了,看来我的打工不行了呢。大家都很高兴能和我一起去天上兜一圈,而我却一直在想很多事情,总是抬头看着天空发呆。深夜从高空坠落的噩梦中惊醒,这个梦一直都有梦到。顿时睡意全无,偷偷起来爬上了屋顶。我坐在上面,仰望着夜空。漆黑一片,却又充满了光明,是宇宙的颜色。漫天繁星,一朵云都看不见。天空……真美啊。我好像再看看啊,上面的景色。

  突然,有人抚摸了我的头发,我回头一看,是小松,他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后在我额头印下一吻,然后再我旁边坐下。

  “轻松……睡不着吗?” “唔嗯……小松……我们以前也是这么亲密的吗?” “是啊。接吻是常有的事哦。怎么了?” 满不在意的语气,我的脸却烧起来了。“不会觉得奇怪吗?和自己弟弟接吻什么的。” “完全不会哦。因为我喜欢你嘛。” 我突然就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家伙……真是……沉默了好一会,我偏头看到他在数星星,我突然神使鬼差地凑近他,他转头奇怪地看着我,估计看到我通红的脸了吧,我感觉又退后,他却抓住我说:“轻松……想接吻就直说嘛。” 他露出了得意的笑,然后贴上了我的唇。

  为什么……飞翔也好,和这家伙接吻也好,我为什么都会觉得……很舒服……

  “呐,轻松,我之前啊,根本找不到你的时候,真的很痛苦哦。” 小松放开我的嘴,这么对我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哈哈……什么嘛……真恶心啊……小松……” 家人也是,喜欢你这件事也是。

  “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我摇了摇头。

  “这样啊……我在想,轻松,你的翅膀,是不是被你自己吃掉的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 

  “什么嘛,那你还那么自信。” 其实我是清楚的。尽管以前的事大部分都没有想起来,但是我记起了那天从天堂坠落的感觉,在梦里。到了人间之后我受了伤,记忆也没有了,而我身后的巨大翅膀,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就是可怕的畸形。因为身边没有人是这样的,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能够飞翔。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为了能够和其他人一样,在恐惧、饥饿、无助和痛苦中,我咬断了我的翅膀,并且把它一点一点地塞入口中,混杂着羽毛和鲜血,和我的眼泪。

  “轻松,翅膀是天使灵魂的一部分。” 

  是的。我的翅膀如我所愿,它没有再长出来,甚至把自己的存在从我的记忆中抹去了。这么多年来,我总有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明明有房子,却有一种流浪的感觉。而小松,这家伙,他好像总能看穿我,明白我的痛苦。

  “……我还可以飞吗?”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小松笑着说道,拍了拍我的背,“你的翅膀……总有一天会长出来的!”

  “该说你什么好呢……笨蛋就会盲目地自信吗……” 

  “我相信你。在你可以飞之前,我们会一直在人间陪着你的。你忘记了也没有关系,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小松看着我,我在他的眼睛里找到了天使所谓的希望之光。没有自信,这是我的缺点之一,但是我可以选择相信一个人,这也是一直自信。我相信他,会一直陪着我,我相信着我的家人,有他们支撑着我,有他们在,我就觉得可以放心地,放心地张开翅膀了。

  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的话,我想回到他们的身边。

  “……可以带我去天空逛逛吗?小松……哥哥。” 

  小松哥哥听到我叫他“哥哥”小小地愣了一下,随后又很快露出了笑容,给了我一个拥抱,我也伸手抱紧了他。


   “欢迎回来,轻松。”


END

招待不周——! 
感谢您能够看到这里,我废话有点多了抱歉_(:з」∠)_这个故事也有脑补很久了,难产了两天……故事的初衷是希望choro幸福www还有大家www六子就是真·天使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