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おそチョロ←トト】浸满谎言的真实之爱

 *CP:おそチョロ←トト
 *13前提,但是主场63
 *totti第一人称视角


  “呐,轻松哥哥,你是在和小松哥哥交往对吧?” 

  只有我和自家三男在家的今天,无聊地漫无目的地在玩手机的我,这样提问了正在看书的轻松哥哥。果不其然,这家伙吓了一跳,无比惊恐地看着我。喂喂,不要这样吧。虽然说你们根本没有跟我们说过这种事。但是比起被我发现,被父母发现才是真的应该惊恐无比吧。我发现难道也无法安心吗?

  “totty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痴吗。你这是什么语气啊。你难道是那种会隐瞒的人吗?撒谎技能太差了吧完全不会骗人。从这点上面我看不起你哦撸松哥哥。

  “那是因为,轻松哥哥你完全不会骗人啊。很快就识破了哦。早就发觉你和小松哥哥有点不对劲,没想到是真的?” 

  前面说话我完全没有抬头看他,一直注视着手机,刚刚才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看他如此慌张还真挺好玩的。嘛,其实我是因为亲眼所见才这么问他的。这是明摆着的事吧怎么看这两人都是在一起的。而且前面他回我那句话,其实也算间接的承认了吧。但是我就是想要问他,从他口中得到确定的答案,确定他喜欢那个人。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告诉自己:死心吧。

  “于是……totty你是怎么想的……?很恶心吗?” 

  十分小心翼翼的语气。我可以大胆推断你们已经交往很久了,一直不公开是怕我们不接受吗?可是你给我说清楚啊。不然我还会产生错觉的。是很不好的错觉。是那种以为有希望就让自己止步不前的错觉啊!

  “不……我的话……我觉得很普通哦。嗯。我觉得没什么。” 我怎么感觉我在哄我的哥哥一样。我假装不在意地回答道。这么说的话你就能安心了吧?果然,轻松哥哥马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我觉得此刻他心里想的肯定是“啊我弟弟真好啊”这样的吧。不用谢我。不就是喜欢上了吗。喜欢这种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对吧。

  “诶是真的啊。麻吉?你喜欢小松哥哥?喜欢那个人渣?为什么啊?” 我又露出了嘲笑一样的表情。你看,伪装要像我这样才合格啊。

  “我怎么知道啊!”像是被问到了很难的题,轻松哥哥纠结了起来。呜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处男情怀吧。脸都红了哦撸松哥哥。我明白了,可以让轻松哥哥为难的武器,就是用他和小松哥哥的关系来跟他开玩笑。完了,我抓到把柄了。等着吧轻松哥哥。

  嘛,其实我知道啦。喜欢这种事是解释不清楚的。就像我对你的感情一样。说矫情点,就是“形容白开水是什么味道,呼吸是什么感觉”一样难以说清楚。

  “小松哥哥他到底哪里好啊?诶,话说他会接吻吗?” “吻技超烂的!” “诶是吗?那为什么你跟他接吻的时候要那么紧张脸红红的像是很舒服一样?” 再一次被我看穿了吧,轻松哥哥。“——!totty你、你看到了啊?” “哈哈哈哈,一大股童贞臭哦撸松哥哥www ” “喂——!totty!”
“超逊的啊www”像是很自然的一样,跟他开起了玩笑。没想到这家伙还很受用的样子,脸红红的。我的伪装,轻松哥哥这个白痴肯定是无法看穿的吧。但是有时候就想着,啊,你快点注意到啊。我对你的感情。

  “呼呼,其实你还是很开心的吧,和小松哥哥交往。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堕落,但是你却很享受嘛www” 是的,就像轻松哥哥无法隐瞒任何事一样,他的笑容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他和小松哥哥在一起时幸福的笑容,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印在记忆的深处了。

  “好啦好啦totty你饶了我吧!那个……可以先和其他家伙保密吗?拜托了。”轻松哥哥伸出手指在嘴巴前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这种事还打算隐瞒吗?既然有我发现了,那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吧?但是为了让他安心,我说道:“嗯嗯嗯我知道啦~不过轻松哥哥你那么笨,很快会被察觉的吧www”

  “是吗……totty你,就很擅长说谎呢。我就完全不行啊。”

  听到他这句话,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一瞬间有点心慌。像是莫名其妙被看穿了一般。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他只是在很普通的吐槽而已。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我有些郁闷又有些庆幸地垂下头,轻声道:“是啊。”

  我确实很擅长撒谎和伪装。我认为这是人类必要的生存技能。我也一直相信着我的伪装是很厉害的,因为至今轻松哥哥依然不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说起来我究竟是何时发现轻松哥哥和小松哥哥的异常的呢……好像就在不久前,我从外面回家。当时是只有我一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好像是没有人在家的,可是上楼的时候就听见里屋传来声音。

  那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并不是我不认识声音的主人,声音的主人就是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我指的是,像那样的幸福的声音,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像是“我喜欢你”这句话,我第一次从轻松哥哥口中听到。当时我站在门外偷听,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当时我心里又是什么感受?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也不想回想起来。只记得当时产生了一个想法,到现在还保留着。那就是“明明应该是我先来的,小松哥哥真狡猾啊,居然插队。”

  “明明应该是我。”这句话现在想起来,我都有点想笑了。真是大言不惭啊。凭什么就应该是我呢?我在门外悄悄地看,我看到了轻松哥哥的笑容。那是极少见的,玫瑰色的笑容。是真实的,幸福的笑容。是吗……你跟他在一起,就那么幸福吗。是这样啊。我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对自己说“最讨厌了,这样的恶心的笑容。最讨厌轻松哥哥了。”——这种事现在想起来就想笑。后来我对他们撒谎了,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但是我知道,一切都改变了。

  晚上睡醒,想要上厕所,但是怕黑不敢去。我爬起来想叫醒轻松哥哥,却发现他窝在小松哥哥的怀里,两人几乎是贴在一起睡的。银白色的月光洒下来,我看见轻松哥哥睡得很舒服的样子,很满足的样子,还有嘴角微微的向上的弧度。大概,是在做美梦吧。我呆立在原地很久,耳边就是轻松哥哥和小松哥哥的呼吸声,仿佛融到了一起。我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我没有叫醒轻松哥哥,自己去上了厕所。以后估计,也再也没有机会了吧。然后回到被窝里,失眠了。

  我也思考了很多。我试着欺骗自己应该祝福他们。我想,这大概就是对说谎者的惩罚吧。我将无法得到我想要的幸福。

  
  明明不会再有任何期待了。但是……有一天,又是只有我和轻松哥哥在家。轻松哥哥在我回来之前似乎就喝了酒,还喝醉了。我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一大股酒味。

  “呐,轻松哥哥,不要再喝了哦,赶紧洗洗睡吧。”看到轻松哥哥还要再喝,我急忙劝阻他。啊啊,真是麻烦,劝醉酒的人渣哥哥什么的。不过说起来,今天是怎么了?轻松哥哥一般是和兄弟们一起喝酒的,而且是出外面喝。今天为什么在家里喝了呢?还是一个人在喝。看他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大概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哦对了,说起来,前段时间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好像吵架了,然后就彼此好久没有搭理对方。

  诶?不会吧?因为那个智障长男就要借酒消愁搞得像失恋一样?当真是坠入爱河的人会变笨吗?看轻松哥哥又开了一罐啤酒,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动手上去夺他的酒罐。“听话!不然等十四松哥哥回来就对你使用暴力哦!不许再喝了轻松哥哥!”我抓住他的手,一把把他的酒罐夺了下来,轻松哥哥的脸红红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我稍一用力他就往后推了好几步,然后身体软绵绵地跌坐在地上,突然开始呜咽起来。

  “啊……呜、呜呜……哈……”因为热的缘故他没有穿卫衣,穿的是白衬衫,上面几个扣子都松开了,露出锁骨,泛着粉红。好像是在喝酒时不小心,衣服上就几处是湿的。他坐在地上,断断续续的哭起来,眼泪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像一只很受委屈的猫一样。轻松哥哥也有这么惹人怜爱的时候啊。我心里不太好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等小松哥哥回来了,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

  我朝轻松哥哥走了过去,我想把他扶起来。谁知这家伙突然站起来上前抱住了我。诶——?!我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以及他的喘息声,使我的身体也变得燥热起来。他把头埋到我的肩膀上,呜咽着沙哑着声音说:“小松哥哥……!小松……哥哥……呜呜……”

  一瞬间我有点恍惚。我的手僵住了。然后很快我明白过来,他是把我当成小松哥哥了。真可笑,我到底在自作多情什么。我想要跟他解释“我是椴松啦”,但是却迟迟没有开口。接着他抬起头,朝着我的唇吻下去,我还能听到他含糊的“小松哥哥……”的呻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他的唇也很烫,我感到他的柔软的舌头滑进来,我们的嘴巴里都有对方的唾液。我有点窒息的感觉了,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是热腾腾的。我还能听到心跳声,跳得很快,充斥着我的耳朵。

  完了。轻松哥哥,你知道吗,你这样就是直接把我推入了地狱。已经无法逃离了,这份感情。

  “……不要、不要离开我啊……小松哥哥……”他松开我的嘴,我又开始说谎了。我环住了他的腰,抱住了他颤抖的身体,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然后告诉他:“我不会离开你的。”接着我亲吻了他,以松野小松的名义。这一次到我了哦。我压抑许久的感情在不断膨胀,想通过唇告诉他。但是他永远不会明白的。

  “小松哥哥……”

  “我在,轻松。我在。”

  “我、我喜欢你……小松哥哥……”

  “我也喜欢你,轻松。”

  我在骗人,但是我说的是实话。

  真的,最喜欢你了啊,轻松哥哥。但是太晚了。都结束了。结果就是我什么也没做,在充当小松哥哥的角色安慰他并在他呕吐的时候拍拍他的背之后,我帮他洗了一个澡并把他放在床上。只是那一次我紧紧地抱着他抱了很久,抱着这个我一直心爱着的人试图寻找一点幸福的感觉。

  你一定会幸福的,轻松哥哥。这么想着的我,眼泪从眼眶中滑落。

  第二天轻松哥哥已经完全酒醒了,他和小松哥哥也很快就和好了。“谢谢你昨天能陪我喝酒,小松哥哥。” “陪你喝酒?我在豆丁太那边待到很晚哦?回来的时候你和totty都已经睡着了。” “诶?怎么会?” “真的啊,不信你问空松一松十四松,我和他们一起去的。” “那……昨晚陪我的人是谁?” “你不会糊涂了吧?没事,让哥哥我今天晚上正式的陪你吧~顺便来一炮吧阿轻~” “说什么呢给我住嘴你这个不体贴的家伙!”

  “呐,totty,昨天是你……” “不关我事喔。” “也不是你吗?那到底是谁……”

  看着疑惑的轻松哥哥,我笑了起来。“嘛,谁知道呢?说不定是闹鬼呢。真可怕啊www”

  我又撒谎了。真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了。以后我也会试着去欺骗自己,欺骗自己已经不喜欢轻松哥哥了。


END

招待不周——!

非常感谢你能够读完。其实我感觉没怎么给oso戏份有点对不起他ww写完的时候也有点心疼totty了但是我也没办法啊……136明明是很棒的但是萌的人好像不多……_(:з」∠)_总之希望您能笑纳。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