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阿松/速度松】彼岸与花【宗教松】

 速度松·彼岸与花
*轻(女)松(神)第一人称视角
*给自家CP @Autism 的生贺ww生日快乐!(提前了好多

  
  像是某种不明的联系,我今天又做了那个梦。那是一个从很久以前就出现的梦,断断续续,但是又连在一起;模糊不清的只有几个片段,但是留下的记忆却十分清楚。像是本来就属于我的记忆一样,像是另一个我在对我的呼唤。那是我年复一年溺于水中见不到的景色。

  我梦见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不知道名字,也许和我就是同样的名字吧?因为感觉他和我各方面都很像呢。但是在他身上发生的事,跟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呢,是湖中的神,是神明啊,而那家伙是个人类,普通的人类。他的记忆里,有那种很平常的、但又沉重无比的心情,那种表面平静但一往深处想就会崩溃的心情,不是我能明白的吧。因为我是神,神爱世人。如果把自己的爱都给一个人的话,不崩溃才怪吧。

  那个人类好像是姓松野的吧。记不太清了。因为总有些东西没有留在梦醒后的记忆里,而有些东西又那么刻骨铭心。他的家庭好像是六胞胎的,也就是说他有五个兄弟。六个都是同一张脸,真是麻烦啊。我是以第三人称看这个梦的。我能看到很多他们日常生活的场景。比如在他追偶像时被哥哥打扰了吵起来什么的,一起去求职什么的,在睡觉的时候因为其他人太吵了而烦躁什么的,大家一起跑到末弟打工的店里闹事什么的,因为知道了兄弟中有一个恋爱了于是都去跟踪想捣乱什么的,结果在知道那家伙失恋时,又都温柔得不像话……这应该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常了吧。但是我不会懂的。

  这应该就是人类了吧,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努力,因为一些小事而多愁善感。人的一生真的太短暂了,他们又能做什么呢?但是在那个梦里,我能感觉到一种人类拥有的,微不足道的心情。那种名为幸福的感觉。

  不过我梦到的那家伙啊,稍微有点不寻常。

  他暗恋着自己的哥哥。

  要说哥哥,他其实有两个哥哥,他喜欢的是最大的那一个,他们家的长男。又是同性,而且是兄弟之间的恋爱,这怎么可能会有结果呢?所以他才一直不敢说出来,这份心情就这样一直隐藏着。有时候我还真是心疼他,明明有那么几次就脱口而出了,但还是被他憋下去了。爱得很辛苦吧?因为据我观察,他们家的长男是个人渣,一个大废柴,不懂善解人意的白痴,而且完全没有长男的样子,还总是和他吵架,这样的人怎么会理解他的心情呢?不过,那家伙确实打心底爱着他的哥哥。

  而那个长男,虽然总是懒懒散散的样子,认真起来还是很厉害的。各种意义上,他把弟弟们保护得很好。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一个人,不对,准确的说不是人,是个恶魔。

  但是最近这个关于他们的故事好像接近了尾声。现在这个梦里,大家好像都长大了,六胞胎大多数都结婚娶妻,分开住了。而这一天,那个跟我各方面一模一样的松野家三男也要结婚了,他来向长男道别。我看出来了,他眼里的不舍。但是又没有办法——命运如此说道。

  “那要幸福哦。”长男笑着说道。

  “嗯。”他也笑起来。这时我觉得我的心里闷闷的,我简直想冲上去打他。

  明明跟在长男身边、在大家身边的你,才是最幸福的吧。尽管内心的苦涩已经快溢出来了,但还是不断被幸福填满。

  但是一切都结束了。你们的故事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想想,那或许是我的前世吧。前世这种东西,一般都会忘掉。在梦里重现前世的记忆也是会发生的,但是这种情况就很少了。这算什么啊?是因为我是神所以能梦到很多,还是说我的前世想传达给我呢?

  他想传达什么……

  突然梦境断了,我模模糊糊的听到了有人在叫我,但是当我能看清东西时,我看到了一张在梦境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一瞬间以为我还在做梦,定晴一看,是那个几乎每天都来烦我的恶魔。他此时正抱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放开我!”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样离得太近了,赶紧推开了他。他似乎被我的突然醒来吓了一跳,松开了我,随即对我笑了起来,“女神大人真闲啊,居然在睡觉呢。” “你管我啊?你怎么到湖里来了?快给我出去!” “要什么紧反正淹不死……啊,好好好,我出去。”恶魔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浮出了水面,我跟了上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没事就是来找你玩啊。我怎么叫你都不应就下去找你咯。”恶魔飞在天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突然他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语气有点严肃的问我,“你怎么……哭了?”

  啊?我愣了一下,才发现有什么清凉的液体从我的眼睛中溢出,一擦发现我居然真的流泪了。神也会流泪吗?这种事不是人类在极度悲伤和激动中才会发生的吗?但是我完全没有觉得悲伤和激动啊。为什么,从那个梦醒来就会流泪呢……?我有些僵硬的站在水中,任凭它从脸颊滑下去,没注意到那个大胆的恶魔已经凑了过来,用手轻轻擦拭我的眼泪,“发生了什么?做噩梦了吗?”我抗拒的推开他的手,语气低落的说,“也不能说是噩梦吧……”

  “哎——神也会做梦啊。”惊叹的语气。

  “是啊……咦,关你什么事啊?你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我可没空陪你玩,快给我滚回去。”

  “诶呀不要那么无情嘛——”又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我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一个恶魔来找神明玩确实很奇怪啊。毕竟他是生活在地狱里的。但是啊……虽然不想承认,他确实是我目前唯一能说话的朋友了。哎?等等,朋友?不不不也不算吧……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了,那时他好像是受了重伤掉到湖里了,我觉得就算是恶魔但死在我的湖里也是很糟糕的事情,于是就救了他。那之后他就一直有事没事就来找我聊天什么的,真是个麻烦鬼呢。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的聊天的话还好啦,让我最烦恼的是这家伙丝毫没有自觉,总是动不动就凑得很近,他是真不知道神与恶魔之间的距离吗?真让人火大啊。

  这家伙……像极了梦里的松野家长男。总是一副欠扁的样子,让三男对他的亲密举动不知所措。

  话说我和这家伙有什么好聊的呢?其实也没有聊什么特别的。比如他喜欢谈自己在地狱里痛扁了许多恶魔,谈自己如何如何强大,他肯定是期待我露出崇拜的表情,但是可惜呢,我对这种野蛮的家伙一直都很冷漠啊;有时我会说说自己在森林里遇到的友好的动物,结果那家伙就会马上回道“鹿?一头鹿给你送果实?啊,一般遇到鹿我都是直接杀了吃掉的,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吃鹿肉了……”然后我就会给他一拳,在他的抱怨声中狠狠的瞪他;我还跟他说过我遇到的那些诚实的人们,他倒是对人类一点兴趣都没有,说什么“人类都太弱了”;他还问过我,天堂是什么样的呢?

  哼,说出来羡慕死你。那里什么美好的事物都有喔,大家在那里生活得很幸福呢。“听说天堂有很多花。” “是啊,有一片很大的花海呢,很漂亮的哦。” “切,地狱也有啊。你见过彼岸花吗?血红血红的一大片,像是天空的倒影。”他不屑的笑了起来,对我比划了一下。我没去过地狱,但是听说地狱的天空永远是夕阳,也是血红的。

  他生活在地狱,我生活在天堂;他是恶魔,我是女神。我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


  “喂女神大人,今天想跟你说说我一直做的一个有趣的梦。”恶魔笑着打开了话题。

  我愣了一下,这家伙也梦到前世了吗?我支吾地开口:“什么?”

  “嘛,我或许梦到了我的前世吧。怎么样,很有趣吧?”嗯嗯,我也梦到了啊。这不算什么啊。你要不要那么得意啊?

  “我呢,前世是个大哥哥哦!拥有五个弟弟啊!怎么样!”——哎?拥有五个弟弟?这么说、哎、不会吧?难不成,这家伙的前世也是六胞胎中的一个吗——?!“我前世姓松野哦!那一家有六胞胎哦!所以说我是长男呢!”松野?!不、这是巧合吗?他的前世也姓松野,他是个长男?呜啊,骗人的吧——

  我前世和这个没脑子的恶魔是兄弟,而且更可怕的是我居然还暗恋他?!

  “还有更震惊的事呢——”不,已经够震惊了,现在我都说不出话来了,请不要再给我打击了谢谢!

  “我的前世喜欢自己的弟弟。”

  ……哦,这没什么嘛,我的前世还喜欢自己的哥哥呢……哎?等一下、什么?你你你你的前世……喜欢自己的弟弟?那就是说……

  “他喜欢的是自己的二弟,也就是松野家的三男。但是是暗恋啦。除了他谁都不知道的呢。”这个不知道我内心震撼的恶魔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啊就是个变态吧,这点我倒是不讨厌。每天去骚扰自家三男,然后就算被打也乐此不疲。他似乎被自己的弟弟嫌弃着,或者说一边嫌弃一边爱着……什么鬼哈哈哈哈,反正我就是觉得,那只是兄弟之间很平常的打闹吧。但是这家伙也会做点出格的事,比如在暗恋对象睡觉的时候,偷偷亲吻什么的。呜啊,超有趣不是吗——!”

  他也不等我回答,又继续讲:“他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弟弟生气时非常的可爱。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吧?因为他以前上课的时候总是注视那家伙的侧脸呢。我还能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什么‘想得到你’什么的,‘想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什么的,说这种话又有什么用呢?在弟弟面前他又马上怂了嘛。有好几次我都觉得他要告白了,然而他就是没有说。”

  “是出于什么原因呢?我不是很懂人类。不过我估计他认为这份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吧。所以没有信心,怕说出来会被讨厌,连作为‘哥哥’待在他身边的权利都失去了。但是一直不说不是很痛苦吗?我想他可能真的会痛苦吧,但是作为长男与弟弟一起生活的他,明明是笑着的啊。那笑容我认为不是假的。他是真心感到幸福。”

  “幸福是什么我不太懂。但是我就是感觉这样不行。他的内心一定在隐隐作痛吧。情人节的时候——话说人间还有这种节日啊——他甚至去了花店,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想买花,我估计是送给那个他喜欢的弟弟的吧。因为他对服务员说要送给他喜欢的人。是的,我在梦里看到了除了彼岸花之外的花,红的蓝的绿的紫的黄的粉的,真是漂亮啊。你也很喜欢吧?于是他买了一束我说不上名字的花,拥有和彼岸花一样的红,但不是彼岸花。”

  “但是我觉得他肯定还是不敢送吧。果然,他在遇到那家伙时,那家伙问了一句‘要送给谁’时,他犹豫了一下,说‘给鱼鱼子。’额话说鱼鱼子又是谁啊?不知道反正不是他弟弟的名字。这时候我就看透了,我的前世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啊。后来那六胞胎都陆续结婚成家了,终于松野家三男也要结婚了,这时的他还祝他幸福。嗯,那么你的幸福怎么办呢?结果他就一生都没有结婚,超惨的对吧?”

  恶魔看着我,嘴角依旧是微笑,我说不出话来,此时我明白了很多事。“很多细节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我的前世说过,要是我们下辈子不是兄弟就好了。哈哈,不是很可笑吗?”

  是啊。不是兄弟又怎样啊,我们哪有你们之间的距离近啊?还不是一样。永远跨不过去,永远无法与对方并肩。如果你们敢踏出那么一步的话,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白痴啊,我们的前世都是白痴……

  “嗯,我做这个梦的时候可是一直都很不爽的啊。”从你的语气都听出来了。这时我注意到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又凑过来了。我正想推开他,他突然捧起了我的脸,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嘴贴了上来。“唔……!”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嘴唇湿湿的,这个触感是绝对不会错的——

  我正在跟他接吻。

  我立马烧红了脸,要知道整日泡在水中的我身体从来没有出现过燥热感,这是第一次。而我似乎忘了,每次和这个恶魔在一块的时候,我就能感到心脏的跳动,是那种鲜活的感觉。那么,恶魔也有心脏吗——

  我没有反抗,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被他拥抱着,身体在碰到他的气息时似乎就接受了一切。总感觉,这个吻,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不知不觉,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这次我依然没有任何悲伤和激动,但心里溢满了在梦中才感受得到的那个人类才有的感觉——幸福。过了一会他松开了我,笑着对我说:“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等了。”

  我看着他,此时那种名为幸福的情绪涌了上来,我觉得有点不堪承受。该怎么形容呢?快死了吧。真奇怪,神怎么可能会死呢。但是就是觉得快不行了。“抱歉……”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我看见他和我一样红的脸,我知道这不是在恶作剧。但是我还是狠狠的照着他的脸打了一拳,大声说:“你走吧。”然后也不等他回答我,我就沉入水中。任他怎么叫我我都不应。

  明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啊……!这时的我想要痛哭一场,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悲伤这种情绪。他也没有下来找我,估计他也冷静下来了吧。他走了。我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是的,我一直都是知道的。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在看到梦里的暗恋对象时,我就想到会不会是你了。就像你如此确定我就是你前世暗恋的人一样。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之间的距离太大了。只能希望下一世我们不是兄弟也不是神明和恶魔,为什么我们总是寄希望于下一世呢?好像不管多久,我们总会在一起似的。我也能理解前世的我的心情了。这种幸福和悲伤同在,理智和疯狂并存的感觉,不正是真实的活着吗……

  就这样结束吧。一切。真是的,为什么要让我们想起来呢……

  “……就这样结束真的好吗……会后悔的哦……”

  有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说。不管了,反正是在做梦吧。

  我在温柔的水中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时,我又听到了那个恶魔的声音。我看见了水上他的倒影,但是看不到脸。“喂,你今天还是不想见我么?”我没有回答。这家伙还没有放下吗。快放下吧去求你了!“抱歉,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我喜欢你’而已。这句话我憋了很久了不是吗。”

  是啊。我也是。憋了很久了。

  “不想见我也没关系哦。我上辈子欠你一束花对吧,呐,这束花给你。”异常温柔的声音啊。紧接着一束花砸到了水面上,我偷偷的伸手接过,那是一束血红的花,像龙爪一样,和蓝色的湖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红得有点让人心颤。这就是彼岸花了吧?真的……很漂亮呢。不好,又要落泪了,我的身体是不是还存在着前一世的灵魂啊,就有那么感动吗?不对,是我感动了吧……

  真过分。喂,你这个混蛋。一股冲动在身体里流窜,我一下子跳出了水面,抓着那束花扑向那个吓一跳的恶魔。此时的我只是想着要拥抱他,想要感知他的存在,想要确定这不是梦。我觉得已经够了,没有必要等了。如果我像前世那样逃避的话,绝对会后悔的。我一把抱住他,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差点掉下去。

  “喂——?!”

  彼岸花散落在湖面上,静静的荡着,带着幸福。蓝色的湖面和火红的花瓣,仿佛是两个灵魂的相遇。


  END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