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原创·米英】窗(上)(短/架空/HE)By:你的信

(一)

 

  慵懒的下午,阿尔弗雷德如往常一样坐在一家咖啡屋的二楼靠窗的位置,拿着一本书在看,手边有一杯冰咖啡和一大杯冰淇淋。

 

  虽说是在看书,但他似乎看不进去的样子,注意力根本不集中。他时不时端起咖啡喝几口,趁这个空档,放下书,抬眼望向窗外那个他一直在意的地方。

 

  咖啡屋对面,是一栋居民房。正对着阿尔弗雷德的那个位置,也是一扇窗。窗户很大,房子和咖啡屋相距也不是很远,阿尔弗雷德能清楚地看到,那扇窗里坐着一个青年。

 

  那青年有一头和阿尔弗雷德差不多的亚麻金色头发,脸比较瘦小,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睛是非常漂亮的祖母绿色,就像一潭湖水一样平静而孤寂。他总是坐在那扇窗前的桌子旁边,看书、上网、喝茶。

 

  窗没有关,风从他身边轻轻吹过,鸟儿的叫声也悠悠地传入他的耳朵,但他从不曾抬头看一眼窗外的世界,只是专心致志地干着自己的事。

 

  阿尔弗雷德甚至怀疑,他一整天都是坐在那里,安静地看书,仿佛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的他,当然不可能发现一直注视着他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只是偶尔来这个咖啡屋。但每次来都能看见那个坐在窗边的青年。他开始被那人吸引,习惯于坐在正对着那扇窗的位置。他开始思考,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一直坐在那里?他想认识那个青年,去了解那扇窗后是什么样的。

 

  好奇着那个人为什么总是只身一人。

 

  

  “Hey!阿尔!”一个声音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思绪。阿尔弗雷德一抬头,看到了正笑着走过来的他的妹妹艾米丽。

 

  “在想什么呢?”艾米丽说着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没有啊,我在看书。艾米,你想要咖啡么?”阿尔弗雷德故作轻松地笑笑,抬手轻轻轻轻敲了敲咖啡杯。

 

  “不要。但是冰淇淋可以哦。话说你居然有闲心来喝咖啡啊。”艾米丽说着直接拿过阿尔弗雷德的冰淇淋吃了起来。

 

  “我……我喜欢这里。”

 

  “喔。”艾米丽笑着舔舔嘴唇,“那么阿尔,搬来这里还习惯么?”

 

  “还好,本Hero可是立志周游世界的人啊,搬个家而已。”

 

  “噗,阿尔,你在这里住久了就好发现,这儿真是太棒了,你绝对不会想走了。”

 

  “这样啊……”阿尔费雷德又游神到窗外,看着那个人的侧脸。

 

  艾米丽看着阿尔弗雷德的样子,奇怪道:“喂,阿尔,你在看什么啊?”见他不回答,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稍一愣,之后又笑了,“什么啊,你在看柯克兰先生啊。”

 

  “你认识他?”阿尔弗雷德惊喜地问道。

 

  “你激动什么。”艾米丽玩味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看上他了?”

 

  “艾米,别开玩笑了,快告诉我。”

 

  “好好好,开个玩笑那么严肃干嘛。”艾米丽摆摆手,“我不认识他啦,但是知道一点关于他的事。柯克兰家,在这一带也算有点名气了,是移居过来的英国人。”

 

  “是么?他叫什么名字?”

 

  “亚瑟·柯克兰。是柯克兰家最小的,他有四个哥哥。”艾米丽也注视着那个人,眼神里有不明的复杂神情,”柯克兰家族有一家大型的家族公司,但是这位先生不参加公司事务,是个作家。”

 

  “作家啊……”怪不得老看书呢。

 

  “他和他哥哥们的关系不太好的样子,好像分居了。”

 

  “他为什么一直坐在那?我都没看见他出来过。”

 

  艾米丽垂下眼帘,幽幽道:“他啊,一年多前出了车祸,只能坐在轮椅上了。”

 

  阿尔弗雷德心下一惊,忽然不说话了。偏头注视着那个人平静的侧脸。

 

  他其实是,被禁锢在那扇窗里的吧。

 

(二)

 

  亚瑟心烦意乱地从网络中挣脱出来,最近和斯科特吵得太厉害,现在他根本静不下心来写稿,自暴自弃地丢弃在一旁。茶也冷了,他的心情跌入低谷。

 

   于是他望向窗外,果然又看到那个坐在他对面咖啡屋里的青年。那个人戴着眼镜,头上翘着呆毛非常醒目,他正在看书。

 

  亚瑟已经不止一次看到那家伙了,或者说,每次看过去,那个家伙都坐在那里。这让他稍微注意起来。

 

  真好,当一个正常人呢。

 

  想去哪就去哪,真令人羡慕呢。

 

  亚瑟有些排斥外面的世界,他羡慕着,或者说是嫉妒着,他总是想起那场灾难。他不断麻痹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看这个世界,假装没事。亚瑟有什么会想,为什么他没有死在那场灾难里?或许那样会比现在好吧。或者,连他的视力、听力、声音,甚至五感都一起夺去,让他无法感受这一切,那样会更好吧。

 

  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些事必须承受。

 

  忽然,那个坐在咖啡屋里的青年抬头朝他这边看来。四目相对皆是一愣。亚瑟这才发现那人的眼睛是纯净的天蓝色,像夏日的晴空,透过眼镜闪着一种充满向上活力的暖光。

 

  亚瑟愣在那里,他没想到那人会抬头看他。或者说,他认为,那人就算抬头,也不会看向他;但是,那人的目光确实落在他这里,准确无误。他知道应该移开视线,但是他神使鬼差地没有动。

 

  那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他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嘴巴动了动,但是声音太轻听不到,看口型应该是:

 

  “Good afternoon.”

 

  完全不含杂质的简单问候,这与一般人对亚瑟的态度不同。不是那种带着怜悯、保持距离的亚瑟和语言,更不像他的兄长对他恶语相向。这反而让亚瑟惊讶。

 

  但是,亚瑟还是礼貌地朝那人笑笑,轻声回应:“Good afternoon.”也不知道那人听到没有,但是那人笑意未减。

 

  亚瑟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阳光正好,洒在身上暖暖的,不难过。

 

  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在他逃避的时候,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这个世界早已走出冬天。所有事物都更新了,让亚瑟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人又向亚瑟挥了挥手,似乎有话要说。但是亚瑟根本搞不懂他的意思。那人想了一下,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点什么,然后折成纸飞机,朝亚瑟这边扔了过来。

 

  ……这人是小孩子吗?亚瑟觉得好笑,他竟然如此大胆又异想天开。但是,那个纸飞机竟然真的乘着风落到了亚瑟的窗沿。看到纸飞机存活确认,那人立即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像一个伟大的飞行员。

 

  ……果然是小孩子吧!亚瑟这会真的笑了,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笑了。亚瑟拿起那个纸飞机,拆开它,一行歪歪斜斜的字就映入眼帘:

 

  “你不出去看看么?我打赌你肯定不知道北公园那里已经开满花了。今天天气那么好XD”

 

  亚瑟想象了一下北公园开满花的情景,是很美。但是,他看了看自己的腿,无奈地朝那人摇了摇头。

 

  “抱歉。”

 

  青年失望地垂下眼帘。

 

  亚瑟把纸飞机折好,放在一旁,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又抬头看向那人,他坐在窗前,像是心情低落地想着什么事。亚瑟移开了视线,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看见机翼上写着一行字:阿尔弗雷德·F·琼斯。

 

  这大概就是那小鬼的名字吧。

 

  他忽然想认识一下那个小鬼。

 

(三)

 

  亚瑟码字累了,就停下来喝杯红茶。茶杯旁边,是某个小鬼送他的纸飞机,静静地摆在那里。这时亚瑟就会想起他,并往窗外看去。

 

  正对着他家窗户的对面的那家咖啡屋那扇窗户里,坐着一个正一边大口吃冰淇淋,一边看书的美国青年。

 

  他就是那个小鬼,阿尔弗雷德。

 

  亚瑟时不时会观察他。

 

  阿尔弗雷德一般是下午来,有时坐到傍晚。他喜欢点冰淇淋,有时也喝咖啡。如果亚瑟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柠檬可乐味的。吃起来大手大脚毫无美感可言,果然是小鬼呢,大概20岁左右?咖啡的话,似乎是那种热量高的夏威夷咖啡,想必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脂肪吧。

 

  至于他看书,看的是什么书亚瑟不太清楚,但是阿尔弗雷德完全不像认真的样子。有时会有个女孩坐在他对面,两人聊得很开心。他们是什么关系?亚瑟估计不是男女朋友,因为那女孩只是偶尔来,阿尔弗雷德不应该不陪女友一直在那坐着。所以应该是亲人吧。

 

  有时候阿尔弗雷德也听音乐,头跟着节奏摇动,头上那根呆毛一晃一晃的,让亚瑟有些想笑。

 

  在亚瑟注视他的时候,有时,阿尔弗雷德会仿佛受到某种默契的指引一般,抬头看向亚瑟。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阿尔弗雷德时候有很多事想告诉亚瑟,但是又不能清楚地表达。扔纸飞机这种事他不会再做了,就用一些简单的表情和动作表达自己的意思。

 

  “吃下午茶了吗?”

 

  “嗯。”

 

  “我正在看这本书,你看过吗?”

 

  “看过。”

 

  “今天有新电影上映哦,你要一起去吗?”

 

  “不……以后考虑吧。”

 

  “这个咖啡屋冰淇淋很好吃,不来坐坐吗?”

 

  “不喜欢吃冰淇淋。”

 

  ……

 

  这是很神奇的事,两人都没有过多的言语,但都能理解对方的意思。这种简单的“交流”,在亚瑟看来,也是愉快的事。

 

  这种神奇的默契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当亚瑟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成习惯。

 

 

  这天,他没有看见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虽然阿尔弗雷德不是每天都来,但是亚瑟觉得,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阿尔弗雷德了。他刚刚从赶稿中挣扎出来,他不记得过了多久、多少天没有看窗外了。

 

  那么,今天阿尔弗雷德为什么没有来?

 

  亚瑟有点失望。他一直觉得,阿尔弗雷德坐在那里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之所以会抬头看窗外,是因为想看到阿尔弗雷德而已。

 

  阿尔弗雷德就好像亚瑟窗外唯一的风景。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看着那个座位被一个接着一个的陌生人占领,亚瑟心情有些低落,他想道,也许今天阿尔弗雷德不会来了。

 

  也许……以后也不会来了。

 

  亚瑟明知道阿尔弗雷德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他们之间的关系勉强算一个朋友吧。但是阿尔弗雷德不可能永远坐在那,他没有这样义务。

 

  所以分离是正常的。

 

  就像他的父母、他的兄长,最终都会离他远去。

 

  但是啊……

 

  但是他不想这样啊。

 

  明明那么不舍,明明想要挽留。

 

  亚瑟的目光又落在桌上那个纸飞机上,静如潭水的眼眸里泛起了丝丝涟漪。他在思考着。

 

  他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

 

  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去看看阿尔弗雷德所说的北公园的花,去看看阳光,去对面的咖啡屋喝咖啡……总之,到外面去,去找阿尔弗雷德,去找新的开始。

 

  亚瑟这么想着,推动轮椅离开了房间。

 

 

    

 

                                                                                                (次号に続く)

————————————————————————————————-——————

  大家好我是信子~非常感谢你的观看。这么渣的文……以后会继续努力的!《窗》的下半部分我会尽快码出来,请等等。后面的故事才是重点(噫

 

  新人文笔实在不行,请轻喷。

 

  但是我励志成触!

 

  以上。

 

本来想写H文的。

这篇文根本文艺不起来。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