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瑞金】新王与他的新王后

 *CP:瑞金
*是架空!!!私设很多
*金作为世界第一瑞吹的一次严重的厨失格(bushi)



  (一)

  金迷迷糊糊地睡醒,睁开眼睛就发现世界大变样了。

  没有熟悉的低矮的天花板 ,出现在眼前的是干净洁白的墙面,四个角落里还有金色的闪闪发光的花边。金发现自己正睡在从未体验过的柔软大床上,整个房间看起来又宽阔又华贵。

  这是梦吧?

  金在第一时刻确认了现在的情况。虽然受到了很大的视觉冲击,但还是冷静下来,决定睡回去。

  可就在他刚要闭眼时,突然有人敲门,随后进来一位陌生的穿着黑白裙的少女。少女怀里抱着很多东西,刚一进来就愣在原地与金对视。金已经坐起来了,刚想尴尬地开口,那位少女就大喊着冲了出去。

  “王后!王后陛下他醒了!” 

  霎时间一阵喧闹,人杂乱的讲话声和匆忙的脚步声混在了一起,如雷般浩浩荡荡地向金的方向靠近。

  金吓懵了,搞不清楚状况地僵在床上。面前的大门被拉了个大开,一下子进来了一堆人,男男女女,都穿着整齐的一套的衣服。金仔细辨认了一下,一个都不认识。

  一些人上来就到金身边查看他的身体,还有人端上来一些吃的,热腾腾的红茶散发着香甜的气息。金摸不着头脑地任他们摆布,那些人轻声讨论着“恢复得不错”“这里差不多好了。”“去跟国王陛下报告一下吧。”

  金一脸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们,他发现人人对着他微笑。

  怎么回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因为过度惊讶而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而面前一直站着的一位老先生突然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躬,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早上好,王后陛下。”


  (二)

  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王后。

  怎么回事?金记得之前他好像是和一群整天就知道作恶的小混混打起来了。他当然打不过,但是他就是倔强地不认输。而且他当时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时期,情绪比较激动。后来他到了极限,浑身是伤就昏过去了。失去意识前好像听见了一声怒吼“住手!”。结果没想到,一醒来就到了皇宫里。

  当皇后这种事,他以前想都没想过。

  金出生在这个国家最底层的贫民窟,登格鲁区。那里的人们每天都要进行被贵族和富人强加的重度劳动,基本上一生都难以挣脱这种命运。金从小就日复一日地背着沉重的矿石,在脏兮兮的故乡里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生存。

  他有一个姐姐,叫秋。他很爱他的姐姐。姐姐很强大。但是秋两年前参军去了,从此就失去了消息。他一下子就变成了孤身一人。

  哦,对了,他还有格瑞。

  格瑞对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不只是家人,或者挚友这么简单。至少金是这么想的。

  金是在小时候捡到格瑞的。那时格瑞受了伤,倒在地上看着很可怜,金就把这个陌生的男孩带回了家。从此他们就一起生活了。格瑞很厉害,干活比金有效率,并且一个人就能打跑一群来找茬的家伙或是不讲理的收租人。格瑞也是金唯一的玩伴,虽然格瑞不是金那样贪玩的孩子,但在金的恳求下还是会妥协。

  所以就算他们活得很辛苦,金也是幸福的。因为他有可以撒娇的人在身边。他最喜欢格瑞了。是“最”没错,在朋友和家人之上的那种。对待朋友和家人金都能够付出自己的一片赤诚,做到不背叛,那对格瑞,大概就是至死不渝,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出去。

  可就在两星期前,格瑞也不见了。

  金找遍了登格鲁区都没发现他的踪影。格瑞到哪去了?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他会不会……金越想越害怕,急得想哭。后来终于有人告诉金,说他看见格瑞在一天晚上离开了,离开了登格鲁区。

  知道格瑞还活着,金放心了很多。但是他又想,格瑞为什么不辞而别呢?

  说到底,格瑞到底是什么人?金刚捡回格瑞的时候,本来只是想帮他治疗伤口。但是格瑞醒过来后说自己已经没有归所了,金和秋才把他留下。在登格鲁区,这种家破人亡的悲剧是时有发生的。经常有人不堪重负死去,或者被地痞流氓洗劫一空,或者受贵族和富人的压榨而死。虽然格瑞并没有详细说过自己的身世,但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而且金悄悄地注意到,格瑞看那些贵族们的眼神里有着暗淡而深沉的仇恨。金也很不喜欢那些人,他们身上全是这个国家虚假的繁荣气息。

  也许,格瑞根本不是登格鲁区的人吧。金如此猜测。但是,格瑞究竟会去哪里呢?

  格瑞不要他了?抛弃他了?

  这下金真的孤身一人了。

  金还清楚地记得来皇宫之前他还在故乡收集地图,准备出去寻找格瑞。他是出了名的路痴,从来没有出过登格鲁区,而且又没有任何线索,所以他带上了全部家当,当做是出远门了。他还想去找找姐姐。结果刚一出门就遇到了一群想打劫的小混混,他们把金团团围住。

  金本来还想跟他们打打马虎眼找空档开溜,没想到他们本来还只是嘲笑金,后来扯到格瑞和姐姐身上去了。他们说格瑞是叛军的,被抓走了,秋也是同党。金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最近叛军活动频繁,上面抓得紧,参加叛.军就等于死罪。全国人心惶惶,这个国家正在暴风雨爆发的边缘摇摇晃晃。

  “你们胡说!我姐姐和格瑞是不会死的!”金听不下去了,主动上去挑起了争斗,但金一个人根本打不过一群人。

  这一次,没有人来救他了。因为他身边谁都不在了。金第一次体验到了绝望,在剧痛中咬紧牙关,想着直到最后一刻也绝不投降。

  当然那最后一刻,投降的肯定是那群混蛋,因为他莫名其妙地被国王救了。

  救了人就能要求对方以身相许吗?这样的话格瑞早就应该和我结婚了!亏得我现在还保持着辛苦的暗恋。金委屈地想着。

  现在,每个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每天都有人过来帮他整理房间,给他烧热水洗澡,给他送来丰盛的食物。每天早上,那个有些莽撞粗心的小女仆总会给他送来红茶和早点,老管家也总会微笑着对他说早上好。

  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觉得束手束脚的,特别不自在。他不习惯有人用“您”来称呼自己。

  国王为什么会看上一个平民少年?金百思不得其解。他很确定自己和那个国王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我是男的啊!”金很生气,他觉得是被人小看了。

  “我想,国王陛下是知道这件事的。”老管家知道他服侍的小王后仅仅是个15岁的少年,所以对待小孩子脾气也不急不躁。国王当然是知道的,刚把金接回来的那天,是国王陛下亲自帮新王后洗了澡,那时该看的都看了。

  “但是为什么选我呢?”

  老管家微微笑着:“因为陛下喜欢您啊。”

  金居然被这句话噎得哑口无言。

  可我也是有喜欢的人的!金抑郁地想道。

(三)

  因为伤还没好的缘故,金不太能到处乱跑。不过金的活力却一点不减,他想离开这里,他很清楚自己不属于这里。可是国王怎么可能放跑他的王后呢?金的不满没有任何效果。

  而且在醒来的这几天里,金都没有见过国王。

  听老管家说国王陛下最近很忙,抽不开身。而金又因为伤的问题无法走远,再加上国王除了办公外还会出城去,大部分时候也不在皇宫里。于是金就更加见不到他了。

  不过金对国王和贵族有很深的偏见,他自动地把这个国王往坏处想。他觉得这个国王说不定就是不想来见他。因为国王根本不是真心爱他的,只是出于某种目的才娶他。

  哼,还是格瑞好。虽然格瑞有时候表现得很冷漠,但都会一直陪着自己的。金暗暗地拿这个国王与真正喜欢的人做起了比较。

  “国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金这么问他周围的仆人们。

  “陛下很冷酷!”

  你确定不是残酷吗?哼,还是格瑞好,格瑞很温柔的!还很会照顾人!

  “陛下话很少,但是每件事都会交待清楚。”

  格瑞和我说话的时候,话还是很多的!

  “陛下很厉害,他的力量在骑士长之上。”

  他厉害,难道还比得上姐姐和格瑞吗?

  “陛下的头发很长呢。”

  说起来格瑞的头发也挺长的,就是有点高,连我的帽子都戴不了。太可惜啦。可是又不想他总是戴着单调的头套,就想编个花环给他,可惜他也不愿意要。问他“是我编得不好吗?”没想到他回答“是我不适合戴。”虽然后来还是被我直接扣在他头上啦。

  金在心里的这些对比,弄得自己越发地想念格瑞了。他很不开心。

  老管家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纠结又胡闹的小王后,脸上慈爱的笑容一丝不变。岁月教会他沉默,有些事情不必多言。

  比如每夜王后睡着后,悄悄来看他,并且在他身边打盹,又总是起得比王后早的国王陛下。

  这种事,装作没看见吧。

(四)

  “咦?是百合!”

  看着送来大束白百合的老管家,金眼睛一亮,惊喜地从刚刚喝了苦药的委屈中恢复过来,兴奋地冲过去接过花。

  “是陛下叫我送来给您的。”

  金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这个国王怎么知道他喜欢百合?还是说仅仅是送束花而已?

  这么大束的百合,金还是第一次见。捧在怀里还有着说不出的沉甸甸的感觉。扑鼻的花香让金心情大好,仔细地把怀中的花看了一遍又一遍,才不舍地交给老管家让他插在花瓶里。

  金是在很小的时候喜欢上百合花的。

  那时他根本没见过百合花,他只是听姐姐偶然提起,从她的语气中金听出了她对百合的喜爱,就决定送一朵给姐姐。

  登格鲁区根本没有花店。这里的人们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但是登格鲁区却有各种各样的野生植物,全藏在周围的山和森林里。其中,也一定有百合。

  于是金就在平时劳动的时候挤出时间到处寻找百合。为了给姐姐一个惊喜,他没有对任何人说。他去问了别人百合的大概样子和位置,说是白色的,很大,曾有人在森林里见过。

  可是金一进森林就迷路了。在天快要黑下去的时候,是格瑞找到了他。

  因为森林里有很多野兽,格瑞手里还握着刀,他表情严峻,似乎生气了。他仔细查看确认了金无碍之后,带着怒意问道:“为什么乱跑?”

  “我、我想找百合!”

  “跟我回去。”

  “可我还没找到!”

  “……你很想要?”

  “嗯!”

  格瑞还是不由分说把金拉回家了。自那一天后格瑞稍微和金疏远了,有时金一整天都看不到格瑞的踪影。金当然不敢随便乱跑了,那次他进森林没有遇到野兽已经很幸运了。金很后悔,他想格瑞大概是在生他的气了。晚上回家吃饭时,金准备向他好好道歉。

  可是晚上是格瑞先找到金,然后变魔术一般地,拿出一朵洁白的花递给金。

  金睁大眼睛,惊喜地看着格瑞:“是百合?”

  “嗯。拿到了,以后就好好工作,不许再一个人去森林。”

  “嘿嘿嘿!谢谢格瑞!”

  原来这就是百合。洁白的,没有任何杂质,真的很好看。

  姐姐,对不起啊。金满怀歉意地想。

  我有一个私心,这朵花,我想留下。

  就是从那时起,金喜欢上了百合。

(五)

  事实证明,国王并不是随便想送束花而已的。每一天,都会有一大束新的百合被送到金的房间。

  虽然这一大束百合在金心里不及以前格瑞送的那一朵,但金还是很喜欢的。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国王会知道他喜欢百合呢?

  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见到国王。现在他的伤也好了不少,可以在宽阔的皇宫里随意走动了。奇怪的是,皇宫里也没有国王的挂画,原本放挂画的地方空着,好像刚刚有画被搬下来。

  金对这个国王越来越好奇了。虽然他不喜欢那个男人,但是人家毕竟救了他,还好吃好住地养着他,每天还给他送花,应该不是坏人吧?金很想见见他,当面说明自己不想当王后。做不了夫妻可以做朋友嘛!金是这么想的。国王的形象在他心中从暴君变成了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人。

  后来金终于从女仆口中得知,原来国王时不时会悄悄地来和他睡觉。只不过每次他都忙到很晚才来,又很早就走,所以金才不知道。好吧,也许是金睡得太死,起得又太晚了。前段时间一直在喝药,金的睡意很浓。

  好啊,这家伙,总有一天会抓住你!

  金下定决心晚上等国王来,然而等到金睡着了也还不见人影。也许他今天不来了吧?金这么想着就睡着了。口水刚刚从嘴巴滑出,卧室的门就被国王推开了。

  好在这一次金比较争气,早上他迷迷糊糊地在国王准备起床的时候醒了。说是醒了其实也还没有,他的眼睛都没有睁开,他实在是睁不开了。但是他有意识,他感觉到有人抱着他,是国王无疑了。

  金感觉国王没有他想象中的壮,好像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金闭着死活睁不开的眼睛半梦半醒地想,他还以为国王是个老头呢。

  抱着他的手松开了,国王要起床了。金心里无比的挣扎,可恶,快醒醒啊,这是抓住他的好时机!

  虽然眼睛睁不开,金却调动了全部的力量朝黑暗的虚无伸出手,居然准确地拉住了国王的手。国王顿时停住了。

  “唔,不要走……”

  金的声音简直就是黏在一起的,模糊不清。他费劲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朝国王的方向仰起脸。

  终于抓住你了,我倒要看看——

  “唔?!”就在金准备再调动全身的力气睁眼时,嘴唇突然一沉,有什么无比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哈?这个臭流氓不会以为我在撒娇吧?!这可是保留给格瑞的初吻啊!金无比生气地想道。

  国王显然以为金是在索吻。但他的吻很轻,很快就松开了,并把金摁回了被窝。他知道金还没睡醒。

  金确实没睡醒,他虽然在心里很想马上打国王一顿,但是梦乡还是拉住了他,他的眼睛还是没能看见国王。

  “睡吧。”

  就连这句话都模糊不清。但是怎么感觉……好熟悉……

(六)

  金发现自己逛皇宫都会迷路。要不是很多地方都有女仆和护卫,金可能就找不回自己的卧室了。

  国王最近不在皇宫里,出去办事情了。金找不到他,却找到了不少朋友。

  比如紫堂幻,一个对驯养动物很有兴趣的少年。戴着眼镜,显得有点胆怯的样子,刚见到金的时候慌乱地叫他“王后陛下”,现在在金的要求下已经很亲密地叫金的名字了。他时不时地就来找金玩,给他解闷。紫堂幻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紫堂家的家主。金不认识紫堂家,他只知道是个贵族大家族。

  “紫堂好厉害啊!”

  “哈哈哪有,我能做家主多亏了大家啊。金也很厉害啊,像国王那样的人会喜欢你。”

  “不是我想当王后的啊!是那家伙强行把我带来的!又不放我走!”

  “诶?可是陛下他……真的很重视你啊。”紫堂幻很吃惊地说。他虽然得到过国王的帮助,但因为国王对人表现得太冷酷,以至于他总觉得国王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只有在对金的事情上,他才能看到国王温柔的神色。所以他想,国王绝对是真心爱金的。会露出这种神情的国王,也会不讲道理强迫人的吗?

  比如凯莉。她刚见到金的时候很有兴致地笑着说:“哟,你就是那个大高手的心上人?”她还经常带着金搞一些恶作剧,故意惹国王生气,而她就只是笑着看戏,无视侍从告诉她“陛下叫您不要带坏王后”的话。

  比如骑士长安迷修,金是在一天夜里与他相遇的,就在后花园里。因为实在太无聊就在那里和安迷修聊起来了。

  “抱歉,金,在下觉得国王陛下不是这么卑劣的人。你真的不喜欢他吗?”聊熟了之后骑士长也终于直呼小王后的名字了。

  “我都说了我有别的喜欢的人。”

  “可是之前在下就是确认过了陛下是可以为王的人,才协助他的。而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让心爱的人痛苦,不是正义之士所为啊。”

  “什么协助?”

  “就是……”安迷修刚想接着说,突然被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打断。一个差不多要融入黑夜的男人走过来,很悠哉地和安迷修打招呼。

  “安迷修,好巧啊。”

  “雷狮?!你怎么到皇宫里来了?”骑士长惊讶极了。

  雷狮?是那个雷狮海盗团的雷狮吗?金也很惊讶,他对这个海盗团的名号稍有耳闻。跟登格鲁区那些地痞流氓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据说是一群随心所欲、实力强劲的强盗,多年都没有落网。最近有消息说他们加入了叛军。金仔细地看着雷狮,感觉他也并不是凶神恶煞的大叔,似乎只是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少年人。

  “哈,我雷狮有到不了的地方吗?就算是皇宫,我也是想来就来。”雷狮冷哼着笑道,目光转向金,“这小鬼就是那家伙的王后?”

  “不许对王后无礼!恶党,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安迷修让金后退,从身后拔出双剑。

  “我说安迷修,你们这帮贵族可真有趣。之前我们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这会又跟我拔刀相向了。过河拆桥是这个意思吧?”

  “如果那之后你能改邪归正的话,我们当然可以是战友。可是你现在依然到处作恶!”

  什么意思?他们很熟吗?金莫名其妙地听着。

  “哼,我就是对你们这种贵族生活没有兴趣。帮助你们也只是一时兴起,不要会错意了。”

  这两人的对话太奇怪了,金觉得自己似乎被隐瞒了很多事。说起来,为什么这个皇宫里的贵族都和金印象里的不太一样?他们没有丝毫贵族架子,也没有任何老成模样,显得年轻又富有活力。

  这个国家一直是这些人在统治吗?

  这时的安迷修和雷狮好像快要打起来了,金却突然冲到雷狮面前,诚恳地问:“雷狮,你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

  “哈?当然知道啊。”雷狮莫名其妙,他避开金闪亮的眼睛看向安迷修,无声问他这小鬼怎么了。

  安迷修无声回答他也不知道。

  “告诉我吧!”金很想离开这里。既然通过国王这种正规渠道不行,就自己逃跑吧。但是他不熟悉这个皇宫,不知道该往哪里逃。

  金把雷狮当成同道中人了。金也对贵族生活没有兴趣。他只是想和姐姐还有格瑞在一起罢了。他对这里唯一的留念大概就是这群朋友了,对了,国王也算在内。

  雷狮没打算认真回答金,他今天本来就是过来走走而已,不想应付小孩子。而且他也不擅长应付不乖巧的小孩子,比起金,他的弟弟卡米尔就省心多了。所以他就敷衍道:“就是普通的翻越围墙而已。”虽然他也没说错,但是关于如何避开骑士们的巡逻和到底走哪条路,他没有说出来。

  金还想继续问,聪明的骑士长赶紧上前把他拉回去:“金,你该去睡觉了!”

  ……啊?翻越围墙就可以?

(七)

  金总算摸清了一条到围墙边上的道路。然而他太着急了,围墙外面是什么他都没考虑到。

  虽然对没能认识国王感到遗憾,金觉得他应该对国王表示谢意,但是他实在不想待在这里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去找姐姐和格瑞。

  入夜,金借着月光深深地看了一眼摆在花瓶里的百合,就偷偷溜出房间。他这次终于记住了路,避开路上巡逻的骑士和仆人,到达了围墙边。

  他离开后,如果一直找不到他的话,国王也差不多该放弃了吧?真遗憾,如果能好好地见面,他们说不定会成为朋友。

  金什么也没带走,他拿了属于自己的那些东西:地图和背包。那是他最初从家里带出来的。

  他必须走了,他很清楚他根本不属于这里。让他抛下姐姐和格瑞住在皇宫里,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虽然姐姐和格瑞似乎已经把他抛弃了。

  金爬上墙。围墙有些高,再加上黑暗,金有点吃力。好在他的伤差不多好了。

  舒服的晚风吹来,金这时感到无比的自由。即使他现在仍是孤身一人。

  孤身一人啊。

  金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灯火通明的皇宫。莫名其妙地感到留恋。这间大房子,从刚开始的冰冷生硬,到现在已经慢慢地有家的感觉了。

  金稍微分神了一下,突然听见皇宫那边传来剧烈的脚步声,他还能看到有密密麻麻的光源在靠近。金吓了一跳,不好,被发现了。这么想着,他赶紧加快速度往上爬,却因为太着急脚下一空,掉了下去。

  金害怕地闭上眼睛,却没有摔在地上的疼痛感,他被人结结实实地接住了。

  这是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金迷茫地睁开眼,看到的景象令他震惊到呼吸一窒。

  是格瑞。

  接住自己的是格瑞,身旁还围着一大群人,是紫堂幻他们,每人手里都举着火把,安静地看着格瑞和自己。

  为、为什么格瑞会在这里?

  金仔细确认格瑞的衣服。他那高高的头发还是戴不下任何帽子,只是发带旁多了一圈金色的类似皇冠的东西。

  诶?难道是——

  金不知道的是,就在格瑞离开他后,叛军推翻了之前那个腐朽的国王,新国王在大家的簇拥下上台。格瑞一直是叛军的首领,而且他本来也是皇子之一,儿时被陷害后失踪。这里的所有人,包括在外的海盗,还有出国远征的秋,都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仅仅两个星期就打下了一个国家,可见这个国家是多么的摇摇欲坠,叛军又是多么势不可挡。这之后各种改革层出不穷,这个国家已经实现了历史的新陈代谢。

  金愣愣地看着离自己很近的格瑞,他看见格瑞脸上的怒意,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这、这就是——

  “金,为什么乱跑?”

  ——他的王?!

  格瑞不明白他的王后这么多天到底在闹什么变扭。正好最近忙完了,他可要好好问问清楚了。


END

招待不周!感谢你的阅读!

我写的这什么童话故事…
希望下次也能写写小国王金!

评论(11)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