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瑞金】为你而死(下)

上篇:这里

*CP:瑞金
*官方初设结局延伸。我流结局幻想,不要当真。




  “初次见面,我是金。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


  ——格瑞很清楚这不是他们的初遇。

  他们真正的初遇,狼狈的是格瑞。

  那时他失去了一切,从坠落的飞船中摔出来,看着身边荒芜的土地和飞船的废墟,痛苦地想道:也许我也是这废墟的一部分吧。

  就在视线模糊之前,他看见了向自己跑过来的金。

  这才是一切的起源。但是这些记忆太遥远了,遥远到只留存于格瑞的梦里。而且面对现在没有这些记忆的金,格瑞也只能渐渐去淡忘那些过往。
  
  走得太远,连自己从哪出发都要忘记了。

  紫堂幻一直在怀疑格瑞。这一点格瑞是很清楚的。但是他不打算解释。一是解释不清楚,二是他本来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用不着心虚。而且紫堂幻也只是单纯地在担心金而已,这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他是隐瞒了很多事。他也知道所有人的命运。但他什么都不会说。

  他们之后会遇到哪些人,会告别哪些人,会遇到什么危险,这个旅程的终点是什么,他全都知道。命运的剧本早就被格瑞知道了。这些人都会在这条所谓实现梦想和愿望的希望之路上,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

  但这又和格瑞有什么关系呢?他这次回来只是为了改变金的命运而已。所以他什么都不会说。

  这次凹凸大赛,实际上早就已经结束了。格瑞就是最后的冠军。是他亲手杀掉了金。所有人也都死了。只是在终于寻到了他想要的真相和复仇之后,格瑞后悔了。

  不如说,在他用烈斩贯穿金的身体的那一刻,在他看见金的眼睛慢慢从红色恢复成蓝色,并且像往常一样柔和地注视着他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他看见最后一刻金还想要对他微笑,但是他已经笑出来了,他没力气笑了,只是无力地说出一句话:“格瑞……好痛啊。”然后做了一个“谢谢你”的口型。

  谢谢你结束这场噩梦。

  后悔。极度的后悔蔓延全身。格瑞又回想起了小时候失去一切的那一天。格瑞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想说一句道歉,或是一句道别,然而却全都哽在喉咙里,疼得像溢满了鲜血。他想去拥抱即将消失的金,但是他没有动,就像被定格了一样一动不动。那时的他,仿佛灵魂也被抽去,只剩下一具空壳。

  他最后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真相。但是创世神告诉他,不能实现他复活他人的愿望。

  不行。

  已经成为神使的格瑞如此想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至少,至少金不应该是这种结局。

  这是他最后的执念。他选择重置了上一届凹凸大赛,他希望到最后,获得冠军的会是金。神很为难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是为了不造成世界线的混乱还要把现在的格瑞安排进去,只能将格瑞的存在抽去。也就是说,新的周目里,金没有和格瑞的童年记忆。他是不认识格瑞的。

  无妨。他不是想回去再见金一面的。他是想帮助金达到他期望的结局。对于那个结局来说,那些记忆都不重要。


  而且事实证明,就算金没有那些记忆,也依然会去信任和亲近格瑞。他还是把格瑞当朋友,还是看见格瑞后兴高采烈地扑过来,还是把他所有的真心毫无保留地交给格瑞。就像他对每个人一样。

  金总是这样。他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不管你要不要都一股脑地塞给你,留你一人手忙脚乱,他自己倒是轻松。

  格瑞自持控制力很好。新的周目里,他知道自己没必要像以前那样和金过度亲密。是的,以前他们早就是朋友以上的恋人关系了,但是现在金都已经不记得了,还想再发展起来很难。而且,反正结局都是离别,发展这种感情,反而更增添金的烦恼。

  但是格瑞面对金的事的时候都很容易动摇。自己最贪恋的人就在身边,可是自己每天都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能做出任何像以前一样越界的事,这样即使是格瑞,也会有点不舒服。

  以前格瑞虽然在人前还会稍微保持矜持,但是在二人独处的时候格瑞会放任金的亲昵行为,甚至自己主动去做出这种行为。

  当金念叨着“嘿嘿嘿格瑞!”蹭到他怀里时,他就会顺手抱住他,轻轻地对金闭着眼睛仰起来的脸亲一口。这种时候金就会故意又移开了脸,说着“哼,之前对我这么冷漠,现在不给你亲啦!”之类的蠢话,当然也都被格瑞无视了照做。然后就任由金在他怀里乱蹭,他不做任何反抗。

  更亲密的事他们也做过。然而现在面对金他却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睡觉的时候看着毫无防备的金,想做一点什么,又被自己的理性阻止。于是索性不看了,闭眼就睡,结果梦里也全是金。这样使格瑞内心更加混乱,觉得还是和金保持距离比较好——于是就显得更冷漠了。

  然而他的伪装,偶尔也会出现纰漏。

  比如鬼天盟的事情和矢量疾走的技能名,他不小心顺口就说了。还好金不会在意。还有金抱怨噩梦的时候,说格瑞杀了人,他就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感。

  金不可能有记忆。他说“好痛啊”也应该是无意识的。可是就是那句话,让格瑞马上确认了金的噩梦里他杀了谁。

  那也是格瑞的噩梦。

  “你会后悔吗?”

  ——就连这句话也像是受害者的质问一样,令格瑞呼吸一窒。明明只是金无心的一句话,明明现在这个金没有他被杀掉的记忆,但是,格瑞突然感觉就像是那时消失的金在问他一样。

  你会后悔吗?

  “后悔了。”

  脱口而出。语气紧张得令格瑞自己都难以置信。

  后悔了。他当然后悔了。不然他就不会选择重新来过。他看着道歉的金,他很想解释,叫金不要乱想。

  相同的错误,他不会再犯了。

  “金,听着……”

  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你一定会活到最后。即使那时我已经不在了。但是没关系,为你而死是我最后的愿望。

  只有这个,我不会后悔。


  
  “我爱上你了!格瑞!”

  兴奋的少年在他面前大声宣布,好像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发现一样。

  金对自己这个勇敢的爱的表白非常自豪,虽然满脸通红还是暴露了他的害羞。格瑞注视着金无言,恍惚地感觉,记忆中的金好像和现在的金重合了。

  他知道这家伙绝不是在开玩笑。但是金现在无疑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格瑞明明是尽力回避这方面的事的。

  以前,金也是这么告诉他的。只是不这么张扬,金在小时候就伏在格瑞的耳边,带着歉意笑嘻嘻地轻声说:“格瑞,我发现我爱上你啦!”那时是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秋姐在另一个房间里。金悄悄钻进格瑞的被窝,像述说幼稚的秘密一样告诉格瑞。

  金对格瑞根本就不是一见钟情。这份感情的存在时间比金自己想象的要长很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早就超越了生死而存在。

  这份爱像是刻进了骨髓里,融进了血液里一样。即使删除了记忆也无法毁灭。每一次每一次,他都会固执地爱上格瑞。

  又一次。

  “别跟着我。”
  “我不!”

  屡教不改。

  但是,不行,这一次不行——

  “格瑞!你倒是——”

  “别吵。我早就知道了。”陷入回忆里的格瑞被着急的金拉回现实,面对满脸期待地等着自己回复的金,他语气极差地脱口而出。

  “诶?什么?”

  “……我说我早就知道了。”又来了。也许金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让他无法抗拒,无法避开。那么索性就再贪心一点,既然这个笨蛋又自己贴上来了,就顺着他好了。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比你还早得多,只是你没注意到罢了。你去考虑这种事,不如想想自己怎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活下去吧……”

  “那、那格瑞,就是说!就是说我们——”仿佛被呵斥后拉拢下耳朵的金毛重新振作精神一样,金再次蹦到格瑞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们是两情相悦咯?”

  格瑞叹了口气,把黏在身上的金推远。

  “嗯。”

  太贪心了。自己真的太贪心了。格瑞在答应了金之后又开始后悔。到时候这份感情又该如何收场?

  “难道说,格瑞也是对我一见钟情了?怪不得我刚来你就找我组队呢!嘿嘿,我就知道,我这么强一定会有人喜欢的!”得到了认可的金开始膨胀了。格瑞沉默着不说话,他当然无法告诉他,他们的感情准确了说是日久生情。但是,算了,反正结果也一样。

  “哼哼,那我决定了!”金似乎不在意明明已经承认喜欢自己而且搞不好还暗恋自己好久的格瑞这么冷漠,再次做出一副要宣布大事的样子,“凹凸大赛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去宇宙旅行吧!”

  格瑞愣了一下,突然感觉心里的隐疾在作痛。

  难以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了。

  果然这家伙,是在把凹凸大赛当游戏了吧?他难道天真的以为这个比赛会有什么圆满结局吗?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还在兴致勃勃地畅想未来的金,突然开口道: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怎么办?”

  “诶?那就去找你啊。”

  金感到很莫名其妙为什么格瑞刚刚答应在一起又问出这种类似分手的问题,虽然他这种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幼稚回答让格瑞更感觉莫名其妙。

  “……唉。回去了。”看来和笨蛋说不清楚。

  “诶格瑞!你等等啊!刚刚你什么意思嘛!等等!你到底答不答应一起去宇宙——”



  ——是啊。当时说出这种话的你,为什么现在又……?

  “格瑞……好痛啊。”

  “谢谢你。”

  【选手金,回收成功】

  【大赛冠军——格瑞】

  ——又一次。

  又一次抵达了这样的结局。

  格瑞这一次在金消失前就抱住了他的身体,然而这种挽留没有任何作用,不过是将金在自己怀中逝去这种记忆铭记在心而已。

  裁判长在空中冷冷地俯视他,开口道:“你还要再来一次吗?”

  -如果我不在了怎么办?
  -那就去找你啊。

  去找你。我马上去找你。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拯救你。

  “你还要重来多少次才能明白?这种结局是不会改变的。”

  格瑞听见身后裁判长的话顿了顿,无言地继续向前走去。


  我们的结局难道就只是这样?


  格瑞花了好几世去重新认识金,可是他好像都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和为了“只有金活着的未来”而努力的格瑞不一样,金一直坚信会有一个大家都在的结局。这样的结局,当然已经被格瑞证实了是不可能的。凹凸大赛,最后只能活一个。所以格瑞希望那个人是金。

  格瑞是最不相信金那一套乐观天真的想法的人了。居然试图在残酷的生存比赛里寻求一个大团圆的Happy end,金果然是把凹凸大赛当成游戏了吧。

  然而,经历了几次相遇,几次分离,几次轮回之后,格瑞终于认识到,他太小看金了。

  金其实什么都懂。他懂得生存的法则、大赛的残酷,他从来没有把凹凸大赛当成一场游戏。

  但在看透这一切的同时,他的笑容却不带任何虚假。他依然满怀热忱地去追逐,去信任,去陪伴,去拯救,去……深爱。

  这大概就是世人所说的英雄主义。

  在神明设计好的杀戮游戏里,偏偏有一个人要突破规则,要寻求一个圆满的胜利;神说只能实现一个人的愿望,偏偏有一个人要求很多,贪心一个大家都在的美梦。

  这样的人应该被称作什么?

  狂妄之徒。

  渐渐地,格瑞也被金感染了。他也开始逐渐去相信希望、梦想之类幼稚的话。他也开始思考,另一种,另一种属于他们的结局。

  只是让金活下来还不够。

  他还想……和金一起去宇宙旅行。然后就找到一个星球,在那里生活直到死去。那个星球最好有蓝色的、大面积的海洋,因为在登格鲁星的时候,金就一直很喜欢海;最好还要有很多树,有很大的森林;可以有城市,可以有很多的动物,这样就不愁吃了;最好那里的人们,不知道元力技能,这样就不用跟他们发生争斗。那个星球不用太繁荣,但也不要太荒芜。视野小也不要紧,看得见星星就行。

  ——贪心。连自己也变得贪心了。

  所以,只是金活下来还不够。他还想要一个他们在一起的结局。

  格瑞终于认识到,原来大家都是有私心的凡人。神的规则,不适合凡人。


  “哈?格瑞,真没想到你也会这么天真啊。这些弱者,有什么资格活着?你我都是强者,为什么要去迁就他们的愿望?你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真让我失望。和那个渣渣待久了,你也拿不出足够的实力来和我斗了吗?不过,确实,这些人都太弱了,我也没兴趣打。去挑战创世神,还有点意思。”

  “既然嘉德罗斯大人这么想,那么我也加入。这也许也是王者试炼的一种。”

  “我当然是永远在祖玛身边的!嘿嘿嘿,和创世神对着干挺好玩的。这下我可要好好欺负那群裁判球了!”

  “说需要我的力量什么的,太夸张啦!我哪有什么力量……但是,我也觉得自相残杀不好。如果真的有那种结局的话,我愿意为它战斗。而且,这也是金的想法吧?金一直很厉害呢……我希望能够帮到金,帮到大家!”

  “哼,本小姐早就厌恶凹凸大赛了。本小姐来参赛的时候,本来就没想好好按着白痴规则走。不过我说大高手,你居然会有这种计划?之前还对人家一言不合就拔刀的,现在是怎么了?先说好,本小姐可不是乐意跟着你们,是你们的计划刚好和我想做的对上。况且金那个笨蛋,也是这么想的吧?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等计划成功了,可要让他好好感谢我。”

  “皆大欢喜可不适合我们宇宙海盗。我对弱者抱团苟活没有兴趣。但是……既然知道了这个大赛的真相,还像个棋子一样任那群人摆布就没有意义了。与其被一群人当猴耍,倒不如反抗了。巧的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反抗。”

  “大哥加入的话,我就加入。”

  “老大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问题?而且,我也不想就这样死在这个比赛里。”

  “只要有架打,我都没问题!”

  “哎呀,是我的王子殿下的请求,我怎么可能回绝呢!正好,让他看看艾比小姐是多么的美丽可靠!哼哼,到时候他就会明白,我比那个星月魔女强上百倍!”

  “老姐,我们明明是打不过他们,所以才只能求和的吧……诶哟哟我错了!好啦好啦,我永远是站在老姐这边的。”

  “在下认同你们的计划。实际上,在下早就想找像你们这样的正义之士合作了。这个大赛是不正确的。我们都是凡人,都是有私心的。本来让一群有私心的凡人去演绎弱肉强食,就是很难的一件事。如果让一群机器人相残,让他们适者生存,还说得过去。可我们凡人,就算知道生存的道理,还是会去保护想保护的人。格瑞,你也是这样吧?你居然连那帮恶党也团结起来了,还以为要先收拾他们……再说,这么多小姐在,在下也不可能推辞。”

……

  你愿意去相信Happy end吗?

  如果是你的话,我就愿意相信。

  如果是为了抵达你的身边的话,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选择前进。

  下一次,下一次,下一次。

  去追寻一个我们在一起的结局。


  金是从飞船上摔下来的,摔在了找了很久的凹凸大赛大厅上。他下来的时候这里似乎还在发生争斗。

  他坐在地上搞不清楚状况,突然一只手朝他伸过来。

  是一位陌生的参赛者,有着银白的头发和安静的紫眸。

  金不好意思地拉住他的手站起来,但在看着这个人的一瞬间,金恍惚了,他的直觉告诉他:

  我将为这个人而死。


END

招待不周——!!!摸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明白呢?格瑞发现无论重来多少次金都会为他而死,大概是他每次都难以阻止事态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于是他选择相信金的天真想法。后面的几个对话,是格瑞为了推翻凹凸大赛这个计划在给大家做动员w当然并不都是一个周目里全都完成的,因为总有意外,达成一致战线是很多周目以后的事了。所以那些实际上是插叙(ntm)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都是谁呢!

(本来想写全员的发现力不足……(是我能力不够.jpg)

  结尾这次是最后的周目了,因为格瑞终于把握了说服所有人的方法和走向Happy end的全部计划。果然游戏就是要反复攻略才能达成最棒的结局呢!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