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瑞金】为你而死(上)

*CP:瑞金
*这是对官方初设结局的一个脑洞,大量结局幻想注意。
*这真的不是一把烈斩,只是普通的大赛情侣日常(迫真) 
*注意:本篇里金失去了和格瑞的童年记忆。

  从与你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了一个预感。

  我将为你而死。



  金是从飞船上摔下来的,摔在了找了一个月的凹凸大赛大厅上,摔在一群参赛者中间,脸着地,摔得很惨。他下来之前这里还在发生争斗,两个参赛者正打得不可开交,一黄一绿,他们似乎非常强,连裁判球都不敢上前阻止。

  但是金是直接摔到了他俩中间,他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战斗。那位绿色的参赛者沉默地看着吃痛地坐起来的金,无人察觉当他紫色的眼眸映出金的身影时,本来死水一般的沉寂里透出干净的鲜活,他握着烈斩的手也微微一紧。

  金一抬眼就看见红绿黄三名参赛者站在他面前,黄的那位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金还没搞清楚状况,他的身旁就伸过来一只手。

  金偏过头,看见一位陌生的参赛者。这人戴着头带,是银白色的头发,还有一双安静的紫眸,正深深地盯着他;一手拿着绿色的大刀,一手伸到金面前。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金马上理解了这人想扶他起来的好意。

  “谢谢你。”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心想着这种登场方式太逊了,就抓住这位参赛者的手站了起来。

  握住这个人的手的一瞬间,金突然有点恍惚,他没来由地感到熟悉,好像他在很久以前就抓住过这只手。他的心脏突然开始剧烈地跳动,好像他能握住这个人的手,是多么了不起的奇迹一样。但是,他和这个人是第一次见啊。

  带着疑惑,金开始认真地打量着这个人,他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但是比自己高。而金与他对视的瞬间,金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总觉得这个人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金仔细地回忆,都没有在脑海里找到关于这个人的蛛丝马迹。

  还有,明明他们站得这么近,金却觉得他们相隔很远,自己好像是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注视着面前这个人。

  好像隔着生死。

  生死……

  金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些无法捕捉的片段,然后直觉在心中响起:

  有一天,我会为了这个人而死。

  这是清晰的,无比坚定的预感。


  “初次见面,我是金。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




  ——这就是他们的初遇。

  紫堂幻听了满脸的难以置信。他看着面前自己的好朋友金,想想觉得金应该是不会说谎的。

  但是、但是——

  对方是谁?是凹凸大赛积分排行第二的格瑞诶。传闻格瑞是个高冷的大酷哥,人狠话不多,实力异常强劲,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去搭讪大赛新手?而且之后还主动邀请入队?不仅如此还毫无怨言地作为大腿带着金,这要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没个十年的沉淀,就能如此放下身段去照顾对方,紫堂幻是一万个不信的。

  格瑞接近金一定是有目的的吧。紫堂幻这么觉得。他结识了金加入小队后,刚认识格瑞的时候,他就觉得格瑞不好相处。格瑞的眼神太冰冷了,有一种令人摸不透的毛骨悚然。那是强者的眼神,是紫堂幻觉得自己绝对无法理解的眼神。

  但是这样的眼睛在注视金的时候,就显得不一样了。好像平静的潭水之下有感情的洪流在凝聚,极度压抑却又透出温柔。

  实际上这个大赛第二一直都表现得很沉稳冷酷。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格瑞对其他人毫无温度的表现相比,他对待金的时候就真的显得很重视。

  特别是金做出亲密动作或者撒娇的时候,格瑞就动摇得尤为明显。虽然说,他们这个小队里没有人能抵抗得了金的亲密动作和撒娇。当金睁着他明亮的天蓝色眼睛一脸期待渴求地望着自己时,紫堂幻觉得他无论如何都难以拒绝这样闪闪发光的生物。凯莉也是这样。

  但是,但是——就连以冷酷著称的格瑞也无法拒绝,就太奇怪了吧!

  虽然当金准备拥抱他的时候他总是伸手拒绝,但是又放任金对他死缠烂打。无论格瑞之前如何冷漠地拒绝,到最后都会变成“随你了。”这样的纵容。紫堂幻每次看见就会不自觉的想,格瑞这家伙该不会很吃这一套吧?凯莉在旁边看着也总会若有所思地笑起来。那个笑容好像在述说凯莉的想法:这个什么大赛第二也不过如此嘛!当然凯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她自己明明也会动摇。

  还有,每次遇敌时格瑞对金有意无意的保护……紫堂幻每次看都觉得为什么同样是一个小队的,差别待遇就这么大啊!

  格瑞选手,可以请你不要这么明显吗?你知不知道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疯狂暗示敌人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啊!

  如果没有感情积淀的话,格瑞这么对待金到底是图什么呢?绝对是有目的的吧,绝对是。紫堂幻越发担心毫无意识的金,并且直接提醒了他。

  “诶?格瑞人很好啊。”金挠了挠头这么说。

  “你就不觉得他很奇怪吗?”紫堂幻耐心提醒,“你之前都不认识他,他就对你这么好。一个大赛第二,带一个完全不认识的新人对他有什么好处?”

  “因为,格瑞是个热心肠啊!”金这么坚定地说。

  热心肠……

  紫堂幻快受不了这两人了。没头脑和不高兴,是绝配了。

  但他还是费力地继续提醒。好吧,好吧,就算他真是热心肠。但是格瑞应该不会不知道这是凹凸大赛吧?既然他会来参赛,就肯定想拿冠军吧?既然想拿冠军,就应该知道到最后会与所有人为敌吧?那又为什么现在要和金交朋友?说为了合作完全没必要,他可是大赛第二的高手。难不成是一时兴起把金当宠物养的吗?为了开心?不可能吧。

  “奇怪……奇怪倒是有一点啦。” 金总是受了提醒后才会仔细想一件事。他看着满脸担忧的紫堂幻,迟疑地这么说道。

  虽然这种奇怪他也说不清楚。

  他从遇到格瑞那一天起,就感到无比的熟悉。与死亡预感一起从心中升起的,是强烈的欣喜和信任。

  金不喜欢想太复杂的事。他是靠直觉活着的。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会待在他的身边。再加上他本来也喜欢交朋友,格瑞提出组队,他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只是他经常梦见格瑞。那些梦陌生又熟悉。他梦见了他辛苦又自由的童年,他的姐姐还在的时候,格瑞好像也在身边。他们好像是感情深厚的伙伴。但这是不可能的。金的童年很寂寞,他根本没有童年玩伴。他还会梦见和现在的他们很相似的冒险之旅,但总是很混乱,金难以理解。他只能从梦里听见一些欢声笑语,一些质问背叛颤抖的声音,一些撕心裂肺的怒吼,一些刺耳的打击声。

  他似乎能看见,从一个人到四个人,到一群人,再重新变回一个人。这个旅程从开始的满足澎湃到最后的冰冷绝望。

  以及,那个预感——

  我将会为他而死。

  这样的预感,不断萦绕心间。






  
    “金,专心点。”

  还在纠结紫堂的话和自己的感觉的金猛地回神,脚下却被没注意到的树枝绊着了,等他回神时已来不及,整个身子向前倾,眼看就要摔在地上。一旁的格瑞赶紧捞住金的腰,把他撑住了。

  “在想什么?” 格瑞看着有点恍惚的金,等他重新站好后把他放开。

  “没……我没事!” 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谢谢你,格瑞。”

  格瑞沉默地看着金。他和金今天是来森林里刷怪的,来得早,稍稍有点起雾了。让格瑞感到奇怪的是,一般总会赖床的金今天起得很早。还很难得地主动提出要和格瑞一起去刷积分。就是有点心不在焉。

  于是格瑞想了想,问:“做噩梦了?”

  “咦?格瑞你怎么知道?”金终于恢复了平时的活力,惊讶地看着格瑞。

  猜的。格瑞不打算解释。其实他在很久以前就安慰过做噩梦的金。虽然金已经不记得了。

  “你梦见什么了?”

  “梦见……梦见格瑞你……” 金犹豫了一下,说,“梦见格瑞你杀人了。”

  走在前面扛着烈斩的格瑞停住了。

  格瑞当然是会杀人的。这一点金也知道。但是金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格瑞杀人。而且来找格瑞打架的一般都是嘉德罗斯,他们算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打起来从没有伤亡记录。再说了,格瑞一般情况下也不和嘉德罗斯打。

  所以那个梦还是给了金不小的视觉冲击。他其实看不清格瑞杀了谁,毕竟他所有的梦都是模糊不清的。但是从那个梦里,金感受到了真实的痛苦和悲伤。尤其是烈斩贯穿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的时候,金突然有一种万箭穿心般的痛苦。而且恍惚中,他看到格瑞的身体摇摇晃晃的,似乎在哭泣。金束手无策,他应该只是一个旁观者,但又好像是当事人。他感觉窒息的绝望淹没了他,然后他就吓醒了。

  既然杀人会给你带来如此的痛苦的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会后悔吗?”

  这句话金问出来了。

  “……”

  格瑞回头看了金一眼,眼神深沉。

  “你指什么?”

  “就是……我在梦里看到你杀死了一个人……你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就在你杀死那个人的时候,我觉得……”

  “我觉得……好痛啊。”

  “后悔了。”

  格瑞打断了金的描述。没人知道的是,他在听到金说“好痛啊”的时候突然地呼吸一窒,赶紧打断了金的话。而金被他这么一句回得有点哑口无言。然后他马上觉得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因为那是梦,是假的,自己为什么要问格瑞对没发生过的事后不后悔?

  于是金不好意思起来。

  “对不起,格瑞,你别往心里去啊。就是个梦而已。”其实金没告诉格瑞的是,他虽然看不清被杀死的人的脸,也听不到那个人的声音,但是他却意外地看清了那个人临死前对格瑞作了一个口型。

  好像是“谢谢你”的口型。

  金觉得这个梦真是太莫名其妙了。哪有人被人家杀掉了还能说谢谢的?

  “……金,听着……”格瑞还想解释些什么,却因为突然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而停下。他将肩上的烈斩放下,一副进入战斗状态的样子,并伸手拦住了准备上前的金。

  “别鬼鬼祟祟的了,出来吧。”格瑞冷冷的话音刚落,四周的茂密树林里就冒出了一群人。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群人都是穿着白袍戴着面具的。虽然不认识,但应该是参赛者。

  “怎么回事?你们是……”金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格瑞抓住手腕,然后身体猛地一晃,被他拉着跳了起来。金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混乱中只看见那群人扑了上来,还有离自己很近的格瑞结实的背影,围绕在他们身旁的是绿色的耀眼的光芒。这是格瑞的元力,带着一股难以否认的强大力量显现出来。

  “一起上!不要害怕!鬼狐大人的计划不会失败的!”
  “抓住他们!”
  “不好!陷阱组被突破!”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群人要攻击我们?鬼狐大人是谁?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只剩下这些疑问。格瑞拉着他的手,一边抵挡和击破冲上来的戴面具的家伙们,一边向森林深处狂奔。

  “格瑞……”
 
  “金,我们必须甩掉他们。”实际上格瑞并不惧怕这群人,只是现在还带着金,不好放心和他们战斗。只能先走为上计了。不过好在,他非常了解这群人。

  金现在当然也只能听格瑞的话了。而且这群戴着面具的怪人,气势汹汹的,有点可怕。这时突然听见有谁大喊着扑到他的头顶,好像已经贴到耳边一般的近。金心里一紧,格瑞已经率先反应过来,拉着金的手向前一送,金就向前跌跌撞撞地跑了几步,而他自己再停下来迅速转过身去,以烈斩抵住了冲上来的敌人。

  “金,快跑。”

  看着四周向格瑞围过来的敌人,金的头皮已经发麻,恐惧虽然压抑心头,但是一股力量充斥身体使他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元力很少如此顺畅地流淌在他身体里,然后聚集于脚下。金的身体紧接着就腾空而起,他踩在一个巨大的金色箭头上就撞向了格瑞身边的敌人。

  风从袖子和领口穿过,金成功拦住了吃惊的敌人,也终于成功地发现原来自己在飞。

  “怎么回事!这小子还会这招?”
  “鬼狐大人的情报里没有提到这种事啊!”
  “怎么办——他们要逃了!”

  “金!”

  实际上金也不知道他还会这招,应该说是他刚刚会的。这个新招他还难以操控,飞得摇摇晃晃毫无章法,这时已经摆脱了所有敌人的格瑞大声呼唤了他的名字。身体率先行动,金极其不稳地朝格瑞的方向飞去。

  格瑞抓住经过自己身边的金的手,借力跳到了箭头上,两人就晃悠悠地向更远的高空飞去。

  “呜诶诶诶诶诶——”金不知所措地大呼小叫起来。

  “金,站稳。不要往下看,集中精神向前。这是你的元力技能,你一定可以控制它。不要害怕,我就在你身后。”格瑞及时的提醒使金终于找准了方向。格瑞总是懂很多,金如此深信不疑。他深呼吸,认真操控着脚下的元力技能。格瑞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紧得让金确信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把他们分开。安心感就这样代替了不安。

  两人早已甩掉了那群白袍面具人,金渐渐地准备降落。但是果然还是不够熟练,在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金还是站不稳直接往下摔了。好在格瑞马上反应过来,率先跳下来并且接住了坠落的金。

  “……呼。”金下意识地抱紧格瑞,等猛烈跳动的心稍稍平复下来,他才发现自己躺在格瑞的怀里,被格瑞稳稳地抱住站在地面上了。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心中升起,大概又是莫名的熟悉。

  “格瑞……”金刚想道谢,格瑞的手就猛地一松,金就在离地面很近的位置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叫你控制好,结果还是变成这样。”金还吃痛地坐在地上揉着腰,就听见了格瑞无情的说教。

  “这不是有你在嘛……而且我运气这么好,不会有事的!”金不满地反驳。

  “你可不会永远运气都这么好。鬼天盟那群家伙肯定会卷土重来的。你以后还是要多多练习矢量疾走。”格瑞说着也不把金从地上拉起来,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了。

  金赶紧跟上去,心有余悸地回忆起刚刚的一战,突然有些疑问:“那什么,鬼天盟吗?格瑞你认识他们?”格瑞沉默了一下,回道:“……算是认识。你不用多管,只要知道他们是敌人就好。”

  “嗯——还有,刚刚格瑞你说什么来着?矢量疾走?”

  格瑞这次顿住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刚想开口解释,金就自己兴致勃勃地接上话了:“这个技能名真帅!谢谢格瑞帮我想到了。我刚刚是不是很厉害啊?嘿嘿,我就知道我是很强的!”

  闻言格瑞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但他的面部表情看不到一丝异样,就连所谓作为“人心灵的窗口”的眼睛,长在格瑞身上也看不到丝毫的感情流露。

  “……如果排除最后摔下来这件事,你刚刚确实表现不错。”

  格瑞的教导常常是这样的。就算他真心想夸,到最后出口的也是严厉的话语。幸好金习以为常,再严厉的话也能被他过滤成真诚的赞美。于是金很开心地笑了起来,他看着格瑞的背影,突然有点恍惚。

  ……咦?奇怪。为什么又突然感到了熟悉?金仔细回忆起来,似乎是在梦里有过相似的情景。不对,梦里的应该是假的。但鬼天盟、他们所说的鬼狐大人、那群戴面具的人、还有拉着自己的手向前奔跑的格瑞,好像都在梦里出现过。

  是预知梦吗?还是说……

  这本来就是,属于他们的故事?





  梦还在继续。就跟他们真实的旅程一样,在继续着。

  新的梦出现了。这次不是金所熟知的格瑞和自己了。这次的梦让金更加确信了梦的荒唐和虚幻。

  梦里的格瑞和自己离得很近。近到肌肤相贴,近到能听见对方伏在耳边的窃窃私语——金只是这样感觉而已。他的梦里全是吵杂的声音,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是跟周围的吵杂音相比起来,这两人的耳边密语就显得这样的安静美好。好像他们除了对方的声音其他全都听不见,任世界吵得沸沸扬扬,他们也只专心留言对方的话语。

  这次金能够清楚地看到梦里格瑞如此亲近的人是自己。但是又好像不是他和格瑞。他看见他们拥抱,他看见他们牵手,他看见梦里的格瑞牵起他的手,轻轻地在手背上落下浅浅的一吻。

  不知怎么的,金有点嫉妒梦里的自己了。因为现实里格瑞与自己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那种冷漠有点刻意,但又无从彻底感化。虽然一直拒绝着自己,但是自己一回头又总能看见他就在身边——金以为这就是格瑞的全部温柔了。但是做了这个梦,金才发现,这个人还可以对一个人像这样柔软。

  然后金的梦就变得模糊了。他看见两人到了床边,似乎是一起睡觉了?但是又听着不像睡觉,因为两人的声音有点吵。

  金突然有了种异样的情愫,他无法分辨那是什么。金总是这样,他总是离正确答案就隔着一张纸。然而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他就很难捅破那张纸。

  扑通——扑通——

  是心跳声。金很熟悉梦里的心跳声。因为他的大多数梦里都能听见。他的其他梦里心跳声都比较弱,然而这个梦里的尤为大,响彻在耳旁,本来是和周围的吵杂声混在一起的,但后来心跳声越来越大,几乎要盖过了全世界其他的声音。

  扑通——扑通——

  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像是打鼓一样有力又有节奏,像是打在金的心脏上让他头晕目眩。

  对了,心跳声,好像只有格瑞杀死了某个人的梦里没有心跳声。

  ……这个心跳声究竟是谁的?

  为什么我会……我会感到如此的……哀伤?

  ——金再一次从梦里惊醒。伸手摸了摸眼睛,居然热泪盈眶。


  金的走神越来越厉害了。他看见格瑞就总能想到那个耳边都是心跳声的梦,然后自己的心脏就跟着猛烈地扑通扑通起来。金也搞不明白自己究竟在瞎激动什么。

  然而只有金在心烦意乱而已。另一个当事人——金就擅自这么认为了——格瑞却还是每天都摆着和梦里的他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冷冻脸,对金的态度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金委屈巴巴地被格瑞的手推远,不服气地张口就来:“在梦里你明明就!”

  “什么?”格瑞淡定地看着这个日常闹腾的少年。

  “……没什么。”金秒怂了。他觉得这种事讲不清楚。而且明明是他自己擅自梦见格瑞,他都没有经过格瑞的同意。以这种理由兴师问罪,也太不够格了。

  金很烦恼。他无人倾述,只能一个人暗暗思索。

  这种感情,要称作什么呢?

  是最好的朋友?好像不是。应该是比朋友更进一步;是把格瑞当做了家人吗?好像也不是。因为和对姐姐的感情是不太一样的。

  那到底是什么呢?

  金想不明白。

  

  “凯莉,如果从见到一个人的第一面开始,就预感到会为这个人而死,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一天金这么没头没脑地询问凯莉。在场的只有凯莉和他。金实在想不清楚就问出口了。

  虽然关于格瑞的疑问有很多。但是都是之后做梦一点点增加的。只有“为格瑞而死”这个预感,从第一次见到格瑞起就一直纠缠着他。关于格瑞的其他疑问,很多紫堂幻也都帮他考虑到了。只有这个预感,是金的秘密。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

  金难得地认真思考了一下,他觉得这个问题也许就是本源。所以他就问出来了,他觉得凯莉总是懂很多的。既然无法询问同样懂很多的格瑞,这个时候也只有凯莉可以倾述了吧。

  “诶呀,这不就是——”

  悠闲地坐在星月刃上的魔女将糖果抵在唇边回答了少年的问题,她上扬的嘴角仿佛是在嘲笑少年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金睁着天蓝的眼睛愣愣地看着凯莉。他一直都是相信凯莉的。那么,一见钟情就是……

  我对格瑞一见钟情吗……

  好像有花朵在心中绽开,金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他眼睛一亮,像是恍然大悟般轻松地笑了。

  是的,他想通了。他的想法和灵感总是来得风风火火。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这个念头:

  我对格瑞一见钟情。

  我对格瑞一见钟情了!

  是那种,超越了最好的朋友,并和家人不一样的感情!是那种,可以许下永远在一起的誓言的感情!是那种,比所有人都特别,比所有人都深刻的感情!

  是,至死不渝的感情。

  或许这个死亡预感就是恋爱预感?只是他分不清楚而已。而且就算真是死亡预感,金也并不害怕为格瑞而死。这样挺好的,总比失去格瑞要强得多。

  “谢谢你,凯莉!”金的身体马上行动起来,他想快点去到格瑞的身边,为此还特意使用了矢量疾走。

  热衷于看戏的魔女注视着少年匆匆离去的身影,眼神逐渐暗淡。

  为所爱的人而死吗……

  这真是愚蠢又令人羡慕的幸福死法。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幸福的。




  “格瑞!”

  金终于找到了独自修炼的格瑞,借着矢量疾走的速度和格瑞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档,他一下子扑到格瑞身上。

  格瑞很顺手地接住了金。他不知道这次金又在玩什么。

  “你又怎么了。”格瑞无可奈何地把金强硬地放下来。

  “格瑞!你听我说!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看着金满脸兴奋的样子,格瑞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就安静下来决定听听金所说的所谓“重要的事”。但他手中的烈斩都没有放下,似乎是在暗示金抓紧时间。

  只见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双颊因为激动而泛红,他的一双真诚的眼睛似乎在闪闪发光,然后以一种好像十分了不起的语调大声宣布道:

  “我爱上你了!格瑞!”


-TBC-

招待不周!

虽然是以官方初设结局为基础,但是毕竟这个结局已经被否决了,所以基本上是按我自己的想法来写了,请大家不要太当真!而且本来想写旧设瑞金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写了现设w

很想写写处变不惊的二周目瑞哥和后知后觉的小笨蛋金www因为瑞哥这一周目是一直陪着金的所以似乎显得更温柔一些呢!

还有就是本人比较忙,下一篇也许要在一星期后才能出来,我会尽快写好的!

总之,感谢你的阅读!

 

下篇出来啦!:这里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