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MHA】【胜出】死灰复燃

*CP:胜出
*原作设定基础上的架空线,和现在的原作剧情没有关系。私设有很多。
*职业英雄咔(20)X无个性(?)久(理论上20) 

(一)

  “砰砰” 的敲门声传来,爆豪胜己有些烦躁地站起来,走到玄关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自己许久未见的青梅竹马,但是爆豪总感觉这家伙和自己记忆里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一样的令他心烦的笑容,脸上的雀斑一如从前。而且,爆豪发现这家伙似乎也没长高,他们的身高差居然足足有一个头。

  “小胜,好久不见!” 青梅竹马笑着对为自己开门的爆豪说道,他拖着一个有些笨重的行李箱,爆豪只瞟了一眼就猜到里面应该全是欧陆迈特的相关物品。毕竟这家伙刚刚从欧陆迈特的家搬出来。

  “那……以后请多多指教。” 自己的青梅竹马居然有点腼腆地如此说道。

  爆豪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思考着自己为什么非要收留这家伙不可。

  两个小时前。

  爆豪被自己曾经的班主任叫到学校里。爆豪是从最好的英雄学院——雄英毕业的,在校的时候就一直是个问题学生,因为自己超强的自尊心和暴脾气经常和同学们起矛盾,所以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已经是常有的事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毕业了,已经是职业英雄了,还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就有点奇怪。而且来到办公室后发现那位NO.1英雄欧陆迈特——当然也曾经是爆豪的老师——居然也在,爆豪就感觉情况不妙。

  “爆豪,我们想拜托你一件事,事关与敌联盟的战斗。” 爆豪曾经的班主任相泽消太这么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爆豪,“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保护一个人。”

  爆豪打开文件一看,顿时有些发愣,带着诧异的语气念出文件上那个保护对象的名字:“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是啊,这真是好久没有提起的名字了。

  绿谷出久是活在爆豪记忆中的人了。他是爆豪的青梅竹马。因为绿谷是个无个性,所以对拥有强力个性的爆豪非常羡慕,小时候经常跟在爆豪身后,两人直到初中都是同学。不过,这只是绿谷单方面想追随爆豪而已,爆豪非常讨厌这个无个性的弱小的家伙,所以一直没给过绿谷好脸色看。

  初中的时候爆豪总是带头欺负绿谷,他是最看不起绿谷的。但是绿谷虽然每次都非常狼狈,也还是不放弃地跟着爆豪。

  直到将要初中毕业的时候,绿谷失踪了。

  说是失踪,不如说是已经确认了这个少年的死亡。虽然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有敌人在街上袭击了独自回家的绿谷是事实,监控拍到了一部分。爆豪想了想,自己当天放学的时候还去嘲笑了小心翼翼研究各种英雄个性的绿谷,把他的笔记炸坏,从窗户上扔下去,看着绿谷将要哭出来的表情感到得意。结果没想到第二天绿谷就没有来学校,而且永远都不会来了。

  爆豪自认为自己没有内疚,他认为绿谷的死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他总是回想起绿谷的事情,想起这个全世界唯一一个称呼自己为“小胜”的臭书呆子。后来他顺利考上雄英,又顺利地成为了职业英雄。在他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敌人挟持人质的时候,看到人质痛苦的表情的时候,他就会想起绿谷,他会无法抑制地想起绿谷。

  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在懊悔。

  如果从那时候开始,自己确实是一个强者,确实是一个英雄的话,就能保护绿谷了吧。

  可是自己却上到了雄英才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爆豪认为以前的自己根本不配让绿谷执着地追随。

  如果现在那个家伙还活着的话,估计会更加崇拜他吧。那时绿谷应该无法从爆豪身上转移视线去关注任何不管是欧陆迈特还是别的什么英雄。

(二)

  “怎么回事?”

  “果然,你和绿谷少年是朋友啊。这样把他交给你我就安心了……”

  “谁跟那个废物是朋友啊!” 爆豪提高声音打断了欧陆迈特的话,他希望能够马上得到一个解释。

  “爆豪,是这样的,几个月前我们到敌联盟的大本营里意外地救出了这个叫绿谷出久的少年。那是一个像实验室的地方,堆了很多脑无。你也和它们战斗过,没错,就是那种敌联盟用来研究复合个性的怪物。我们也没想到居然还有意识正常的活人存在,真是一个奇迹。” 相泽老师说道,“这个少年,对敌联盟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他直到现在是由欧陆迈特保护着,现在还住在欧陆迈特家。”

  “但是一直这样不是办法,我也还要上课,再加上我自身的各种原因,没办法一直保护绿谷少年。”

  “而且我们也有自己的计划,我们决定诱敌。反正就是基于以上各种原因,我们决定把绿谷少年交给你来保护。”

  两位老师既然说了“决定”,就说明这已经是定好了的事。爆豪觉得很生气,他现在还有点搞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爆豪是个问题学生,但也是当时雄英最优秀的学生。现在成为职业英雄,爆豪也是个很有人气的新人。虽然英雄爆杀王的脾气出了名的不好,但是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不仅敌人害怕他,人质也害怕他。所以老师们拜托自己最出色的学生,好像没什么不对。

  不过爆豪也确信必须要交给自己的理由中,应该还有躲在欧陆迈特家里的绿谷对他们说了自己与他的关系。

  “那孩子也够可怜的了,我们希望他能够好好地生活。敌联盟曾经试图夺回绿谷少年,之后他们一定也还会这么做的,请你注意了。”

  爆豪也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现在社会上经常出现脑无的破坏事件,敌联盟的动作越来越大,人们都在呼吁英雄们与敌联盟来一次决战以铲除要害,与敌联盟的战斗是非常关键的。而且关于欧陆迈特,爆豪能够隐隐地感觉到这个NO.1英雄在衰弱,虽然自己一直抱着超越欧陆迈特的决心,但是这个人毕竟也是自己最尊敬的英雄,他的忙自己是很想帮的。

  还有就是……确实很在意那个臭书呆子的事……

  仔细斟酌了一下,爆豪稍稍地熄火了:“我该怎么做?”

  “今天那孩子就会搬到你家里去。”

  “要住去我家?” 爆豪成为职业英雄之后就告别了家人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寓里,但是他依然要抱怨一下让他和一个无个性废物住在一起这种事,毕竟他从以前开始就嫌绿谷麻烦,“要做到这种程度?”

  “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我希望你能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最好洗澡的时候也不要放过。”


(三)

  “小胜真的好厉害啊!”刚进门,绿谷出久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在雄英的英雄科读高中,真是太让人羡慕了!欧陆迈特也在那里当老师呢,想想就令人激动啊!”绿谷完全没自觉比起上欧陆迈特的课,他这个和欧陆迈特一起住过的人应该更厉害才对,他还拿出了放在背包里的本子,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他通过电视观察爆杀王的英雄活动记下的笔记。

  “英雄爆杀王,原名爆豪胜己,毕业于雄英学院英雄科的一名新人英雄,个性是爆破,在高中时就表现突出,三年来体育祭都是第一名,虽然脾气很暴躁……”

  “闭嘴废久!否则我就宰了你!”爆豪听烦了,他觉得这小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样的令他心烦。

  这个人居然说宰了……?我是你的保护对象吧?绿谷被爆豪的怒吼吓了一跳,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抱怨着一边听话的止住了声,但是过了一会果然觉得还是有必要明说一下:“小胜你要是稍微温柔一点的话,肯定会更有人气的……”

  “都叫你闭嘴了!不许议论老子的事!”爆豪思考着应该把绿谷安置在哪里。

  “其实我觉得啊,现在的我简直像做梦一样。”自己的青梅竹马突然冒出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爆豪听了对上绿谷的眼睛,才发现这家伙又在笑了,从目光里就能感受到活力。

  “哈?”爆豪觉得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

  “啊啊,因为我居然,我居然还能像这样活着,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居然还能见到小胜你,这在我还在‘那里’的时候简直是不可能的梦……我确实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啊……” 绿谷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起来,听在爆豪的心里感觉很难受。“那里”是指敌联盟吧?废久这家伙在那种地方,到底是怎么生活着的呢?看他基本没长的样子,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爆豪重新细细地端详起绿谷的样子,一如从前。哈,梦啊……要说梦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对于爆豪来说更像是梦啊。

  爆豪曾经无数次梦见绿谷出久。有很多很多的梦,好像和绿谷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仔细一想,却好像总有那个小心翼翼的弱小的绿发小孩在。爆豪感到疑惑,无意间跟自己的妈妈提起,没想到她说:“啊,那一定是小久君的幽灵哦。”

  “哈?!你这死老太婆说什么呢,幽灵这种玩意怎么可能存在……”

  “是啊。但是他在你的心中却存在。”

  爆豪一直以来当她说的就是屁话。现在就更证实这一点了,因为这里有个不是幽灵的绿谷出久就站在他的面前。

  “我会保护你。但是你要听我的话,别给我碍事。” 爆豪这么说着已经伸出手触摸着绿谷的头发,像是为了安慰要哭的绿谷一样。但是绿谷完全是被爆豪突然温柔的动作吓得止住声的。

  这是能够触碰到的存在,不是幽灵,而是活着的绿谷出久。


(四)

  爆豪和绿谷的同居生活过的糟糕又充实。

  因为是单人公寓,没有多余的房间给绿谷了,所以他们是睡一个房间的,爆豪买的是上下铺的床,本来下铺是堆杂物的,现在就腾出来给绿谷睡,由于是同一个房间,所以爆豪就不得不忍受绿谷摆了一床欧陆迈特的东西。当然,爆豪是不可能忍受的,差点炸了床。

  洗澡的时候当然不可能真像老师说的那样一起洗,爆豪不觉得洗澡这短短的时间里也能出事。但是有一天爆豪不在的时候绿谷偷偷出了一下门,也就在爆豪的公寓附近转了转,结果为了帮一个小孩子拿气球从树上摔下来,摔了一身泥。回到家后理所当然地被爆豪臭骂了一顿,什么“都叫你待在家里了还乱跑” “下次再私自出去我打断你的腿” “爬个树都不会,笨死你算了”之类的,然后爆豪一边骂着“脏死了”一边把绿谷拖进浴室,自顾自地把他清洗了起来。一边洗还一边继续说教。自那以后,两人就渐渐一起洗澡了。

  绿谷在跟着爆豪的情况下是可以出去的。但是依然被爆豪禁止随便与陌生人说话和接触,就算是熟人也要等爆豪确认过才能接触。这本来是为了防止绿谷被伪装起来的敌人带走,毕竟敌联盟有个叫渡我的家伙,她的个性实在是不得不防。但是这种做法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就是保护过度了。爆豪妈妈就有点看不下去:“没必要吧胜己,小久君又不是才三岁,你就差没叫他不要拿陌生人的糖了。” 爆豪当然懒得去解释。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不如拉着绿谷的手走吧。” 在明白真相的人眼里也有点受不了,比如爆豪曾经的同班同学切岛,应该说是作为职业英雄的烈怒赖雄斗,在几次看见爆豪和绿谷的出门模式之后,忍不住说了一个提议。当然不出所料被自己的老友当屁话无视了。但是在几次因为绿谷突然跑到职业英雄的战斗现场观摩战斗和人流的冲击导致的二人失散后,爆豪怒抓住了绿谷的手,之后就再也不松开了,成了新的出门模式。

  结果在不知道的时候,突然传出了爆杀王恋爱的新闻。一家喜欢乱写英雄们花边新闻的杂志,大肆刊登了偷拍到的“爆杀王与神秘绿发少年牵手出门”的照片。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很多人都觉得“那个爆杀王怎么可能谈恋爱”,但是的确在街上看见他们牵手的人很多。就因为这件事,绿谷逃避似的不愿意出门了。

  但是爆豪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他反而觉得绿谷出久畏畏缩缩的样子让他心烦。

  “废久你是不愿意和我出门买菜么?”爆豪站在门口,看着迟疑在后面的绿谷,这么问道。

  “这个……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啊……和、和小胜出门我感到非常开心。”绿谷看了看爆豪的脸色,试探性地问道,“小胜,那些谣言你不讨厌吗?”

  “哈?你就是在意这个?”爆豪有些无奈。他不在意谣言是有原因的。他知道那帮老家伙不会坐视不管。而且,似乎也没有否认的必要。

  爆豪和绿谷出久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慢慢地考虑过了。那老太婆说绿谷出久就在他的心中这种肉麻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爆豪胜己发现自己这么久以来时候都在想着绿谷出久。甚至在以为绿谷出久已经死了,他也还是会想到他。会不停的,无法抑制地想到他。于是爆豪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感情。他还发现应该在很久以前他就喜欢上绿谷出久了,那是个他几乎已经忘记的以前。

  如同绿谷出久这个人复活了一样,那份感情也从心底死灰复燃。之后燃成熊熊烈火,再也无法熄灭。

  爆豪懒得思考为什么会喜欢绿谷出久,反正也解释不清楚。但是对于绿谷出久本人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呢?

  “废久,我问你,你是喜欢待在我这边还是欧陆迈特那边?”刚问出来爆豪就后悔了,他觉得他问了一个必死的问题。他突然想起了这个叫绿谷出久的家伙是一个怎样的欧陆迈特吹。

  “这、这个嘛……”绿谷被问愣了,“欧陆迈特他……对我非常好。像他那样的大英雄居然还会照顾我这样的人,而且也是他把我救出来的,他还鼓励我,为了我还专门学了猪排饭的做法,还会从外面买很多有趣的书,还邀请我去参观雄英,而且……”

  “够了,快点选!”听着绿谷的话越听越生气,爆豪大声打断了下面的话。

  “但、但是!那个……我也非常喜欢小胜这边!我觉得这里更像我家一点。小胜也、也对我非常好……”被爆豪吓得有点语无伦次的绿谷小心地观察着爆豪的脸色,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才能让自己的青梅竹马满意,而且这个问题超过了他能回答的范围。不对!现在不是发好人卡的时候!快想想吧!怎样说才不会被小胜赶出去……

  “我其实非常想一直跟着小胜……因为我最喜欢小胜你了。”慌张的绿谷出久只能一个劲地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爆豪胜己。这一点就算是死去无数遍都不会改变。“我想去到小胜的身边。”当欧陆迈特说必须要换人,问他想跟着谁时,绿谷就是这样回答的。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喜欢对于爆豪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而且爆豪应该是很讨厌自己才对。被一个碍事的家伙说喜欢,应该会更生气才对吧?
 
  于是绿谷突然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只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咬着唇。

  然而刚刚那句话似乎正好就是爆豪所要的“满意的答案”,不如说简直超乎了爆豪的意料。爆豪看着绿谷出久沉默了,过了一会就笑了起来,朝绿谷伸出手:“是这样的话那你还纠结什么呢?”

  “诶?”

  “我们互相喜欢——这种事,就如他们传的一样。既然是事实的话,就不用在意了吧。”爆豪看着像是受到极大惊吓而僵住的绿谷有些好笑,随后又不耐烦地低吼了一句,“该走了。”

  “啊、是。”绿谷发愣中下意识地抓住爆豪的手,他的脑内在努力消化刚刚爆豪的那句话。

  诶?难道……难道小胜的意思是——

  绿谷的脸突然发烫,他努力抑制内心将要涌出来的激动,抬头看向爆豪。

  “所以,今晚想吃什么?”将要开口问的时候,爆豪面无表情地问了这么一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

  “那个……猪排饭。”绿谷同样回以往常的话。现在,他们两个似乎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刚刚发生的事,有意义吗?但是——

  对啊,这才是我们啊。绿谷像是找回了某个宝物一样笑了起来。


(五)

  正如爆豪所预料的那样,雄英的老师站出来辟谣爆杀王谈恋爱的消息,把绿谷出久的身份和爆杀王现在的任务全部公之于众。这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吧,爆豪早就料到了,目的是为了引敌联盟的人出手,所以这几天就要多注意了。

  但是绿谷有时确实不太听话。

  “废久,你为什么在这?”某一天的大街上,爆豪发怒前的几秒,他正直直地盯着跟在身后的绿谷,绿谷被他的眼神吓得退后了几步。就算大概确认了这个别扭的家伙是喜欢自己的,他还是本能地害怕爆豪。何况又听见爆豪手心传出爆裂声,绿谷咽了咽口水,必须赶紧道歉并让他满意才行。

  “那个……因为小胜你落东西在家里了,所以我给你送来。听说你在巡逻,就跟来了。”

  “哈?你胆子挺大的啊,不是叫你待在家里的吗?”而且你手中拿着的笔和本子是怎么回事?!一看就是跑来观摩英雄活动的好吗!爆豪强忍着没有发怒,毕竟现在是在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爆豪不想明天出个什么“爆杀王当众打死自己的保护对象”的新闻。这样的话,他爆杀王这么久以来任务无败的战绩就被打破了,他不想栽在这种愚蠢的保护人的任务中。虽然当年考临时英雄执照的时候他就是亏在这上面。

  “对不起!!!我就跟在你后面绝对不会碍事的!”绿谷赶紧给爆豪熄火。

  “嘁……算了。”爆豪看着绿谷可怜兮兮的样子终于没有发怒,只是巡逻的时候肯定不能拉着手,这样很不方便,“那你可要跟好了。要是我发现你跑丢了就真的把你打断腿锁在家里。”

  “是、是。”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感到很兴奋。一直以来都是躲在房间里通过电视看到爆豪的英雄活动,现在终于可以近距离地观摩了!而且巡逻队里的大家都是很棒的英雄!能跑出来真是太好了!本身对英雄的无限崇拜让他可以无视任何的危险,当然也包括爆豪的威压。

  于是之后的巡逻路上没什么大事。只不过绿谷全程在后面“刷刷刷”地疯狂作笔记,一边写还一边念念有词,爆豪听烦了就回头吼两句,绿谷道歉了之后又继续写。绿谷就这么跟着走了一上午居然也没觉得累,临走前还要了全巡逻队的签名;下午出任务,绿谷也还是顶着爆豪的压力强行跟着,结果就造成了场面一片混乱,爆杀王一边怼敌人一边还回过头去骂绿谷出久说他烦死了退远点。外面的记者和群众围了一圈哗啦哗啦地拍照议论,场面太过热闹。

  于是这么一折腾,一直到很晚爆豪才能从事务所回家,其中也有很多时间是在接受前辈的训话。爆豪觉得糟糕极了,一旁的绿谷却开心得不行,收获了满满一本的素材,回家的路上还拿出来看。

  爆豪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夺过绿谷的笔记本,举到绿谷够不到的地方,翻开一看,密密麻麻的一堆字,还有自己配的插图。其中记录爆杀王的那几页里,有一句写得很小的话:“小胜超帅的!”看到这里爆豪觉得好笑,回头看见绿谷脸红红的,正着急地看着自己。内心一悸,但爆豪还是忍不住嘲讽几句。

  “你到现在还想着当英雄啊,废久。”

  “嗯……”

  “哈,区区一个无个性。”

  “但是我……欧陆迈特说过我一定可以成为英雄的!”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像个人偶一样,乖乖待着就行了。”爆豪把笔记本扔还给绿谷,拿钥匙打开了家门,但是开门的一瞬间停住了,并且制止了身后要往前的绿谷。

  因为家里突然好热闹啊,多了几个不速之客。

  “嘻嘻嘻,诶呀,你们终于回来了。”穿着制服靠在墙边转着小刀的女子笑嘻嘻地站了起来,她身后的客厅里是敌联盟的众人,因为脸上的假手而看不清脸的男人从沙发上回头,他的身边还有几个脑无,“出久小弟弟,我们来接你回家了哦~”

  “渡我……?你们……”绿谷被挡在一脸严峻表情的爆豪身后,惊恐地看着面前的这群人。

  “废久,快离开这里。”爆豪偷偷拿出手机,摁了上面一个特殊的求救按键。那是在刚接到保护绿谷的任务时其他英雄们给装上的,只要敌联盟的人出现,按下这个按钮,职业英雄们就会马上知道爆豪的位置。

  “小胜……”

  “少废话。”爆豪大吼了一声,这时渡我已经持着刀冲了上来,爆豪照着她的脸来了一记爆破,被她险险跳开,“快跑!”这一声惊醒了绿谷,他跌跌撞撞地逃离房子,但是却被埋伏着的敌人一把抓住,这个拿着很多刀的敌人力气大于绿谷,死死地困住了他。爆豪想回头救人,但是却被渡我牵制住了。

  “可恶…”看着在敌人怀中拼命挣扎的绿谷,爆豪却根本过不去,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令爆豪感到无比烦躁。

  就像……三年前那样。

  “呐呐弔君,抓到出久君了哦,黑影什么时候才到啊~”渡我费力地躲过爆豪的攻击,但是又要防止爆豪突破她的防线到绿谷那边去,她的匕首几次逼近了爆豪的脖子,然而又都没有成功。两人有些僵持。

  “黑影那边稍微有点麻烦,但是很快就会来接我们了。渡我,你去看好绿谷,黑影来了你们先走。这个家伙交给脑无们吧。”

  “了解~”渡我一个闪身绕过了爆豪,爆豪很快反应过来想要追上渡我,但是又必须马上回头抵挡突然冲上来哇哇大叫的怪物。渡我轻松地来到绿谷身边,靠近绿谷被捂着嘴绷紧的脸,那双看着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抵抗,还在时不时地想要看到爆豪的情况。

  “出久君,你还记得我吗?”渡我像是完全忘记了身后的战斗一样,笑着对绿谷说道,“诶呀,为什么要离开我们呢?发现你的能力的可是我们啊?我们这里才是你的家嘛。我可是因为你的离去伤心了好久啊。看来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也没怎么长高嘛,这样就好,小小的出久君最可爱了。”这种像好朋友一样的话语让绿谷紧张得几乎心脏跳停,他回想起了在“那里”的时候。那时候渡我也是如此兴奋地盯着自己,盯着在实验台上血淋淋的自己。

  爆豪这边也不太好受。他虽然和脑无战斗过,但是一下子对付这么多脑无,还是有点招架不来。而且现在首先要考虑的是绿谷出久的安全。爆豪从来没有怕过敌人,在保护绿谷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知道敌人会来,而且也一直期待着他们来。他想狠狠地打败他们,他也不知道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是No .1,还是为了出三年前的恶气,也许两个都有,反正他就是想打败他们。他爆杀王打架从来都是把敌人往死里打的。

  他知道他必须在其他英雄们赶到之前拖住这些敌人,但是如果真的让他们带走绿谷的话,就是真正的任务大失败。所以他费尽力气想要去到绿谷的身边。脑无的动作尽显了它们的蛮力,窄小的客厅被它们搞得一团乱,站在角落里的死柄木眼神无光地看着爆豪,伸出手挠着自己的脖子:“英雄啊,你到底在逞能什么啊。爱惜生命的话就快离开吧,我们只是来接绿谷回家的。”

  “哈,你废什么话。”爆豪的语气里满是讥笑,他举起桌子往死柄木的方向扔去,力道之大足以把人砸死,脑无在那一瞬间扑向死柄木的身边想要保护他,爆豪趁这个机会,一口气放倒了两个被转移了注意力的脑无,全力冲向绿谷身边。

  “你说什么屁话,老子这里才是他的家!”看着逼近的爆豪,渡我握着刀冲了上去,爆豪这次速度极快,在渡我反应过来之前就一发爆破糊到她的脸上,渡我挨了一下但也马上闪开了,她吃痛地有些站不稳。这时爆豪已经跳起,狠狠地对着抱住绿谷的敌人来了一发爆破,像是完全不顾绿谷的安危一样直接炸了。

  敌人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打倒,绿谷出久得以解脱出来,但是被爆豪稍微炸到了正在原地咳嗽。这确实是小胜的救人风格呢……难怪人质们也会怕他。看到爆豪冲过来的时候绿谷的眼眶突然有点湿润,此刻他坐在地上如此在心里抱怨着,但是心脏正在狂跳。

  “废久,快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绿谷觉得自己的耳膜发疼,混乱中他看见爆豪身后是冲上来的脑无和渡我,但是爆豪依旧在看着他,眼里的着急中还夹着恐惧。

  小胜他在害怕……?为什么……怎么可能呢……?这大概是最后几秒的理智,绿谷僵在了原地,看着爆豪不住颤抖着。

  然后,身体赶在意识之前动了起来。


(六)

  “欧陆迈特说过我一定可以成为英雄的!”

  耳畔似乎还有这个死不改性的臭书呆的可笑话语。

  爆豪第一次在战斗中陷入绝望。

  当他回头准备对付敌人的时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那些家伙已经冲到脸前,但是在他回头的前一刻他看见绿谷起身了,所以他感到无比的安心。只是他没有想到,绿谷出久是冲着他这边来了。

  在绿谷出现在自己身前时,爆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他终于认清眼前的事物时,只剩下满眼的鲜血了。

  在正面受到脑无的一击后,绿谷甚至没有发出惨叫,只是身体一歪,靠着爆豪倒下了。

  “等一下!脑无!”看见伤到绿谷,死柄木立即在后面阻止了进攻的脑无,渡我也停下了,似乎紧张兮兮地看着无声的绿谷出久,像在等待着什么。

  爆豪扶着绿谷不动了。他像是难以置信似的僵在原地,然后渐渐地抱紧绿谷出久。

  绿谷已经没有心跳了。爆豪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但还是难以置信地一遍遍确认。他一次次确认,又一次次地否定着。最后张开嘴,好像有话要说,有话要从火烧的喉咙里吼出来,但是他几次张开嘴都没有说,颤抖着张开嘴唇又死死咬住,最后终于抓住绿谷的衣领,低着头大声怒吼起来。

  “为什么你这个废物这种时候要来逞英雄啊!”第一声还能抓到哽咽的颤音,爆豪崩溃一样地死死抓着绿谷,像要他醒来跟自己道歉,“明明那时候可以逃掉的!”

  绿谷安安静静的,紧闭双眼。

  此刻,爆豪感觉像是从一个梦中惊醒一样。一个绿谷出久活着的梦。一个三年来一直期望着的梦。

  但这是现实。

  爆豪突然也安静下来,他放开了绿谷,重新抬头怒视那些敌人,他的眼睛中布满血丝,浑身的杀气使他像是刚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

  “我要,杀了你们。”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好像这个人失去了他所有的光芒和自尊,现在正在崩溃中寻求另一个梦境。一个关于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能战胜一切的梦。

  然而爆豪刚踏出一步,脚就被人抓住,那个本来应该死去的少年趴在地上伸出手抓住了爆豪的脚,像在阻止他的前行。爆豪一阵眩晕,差点站不住了,几乎是一瞬间蹲下把绿谷抱起来查看他的情况。

  侧脸还沾着血的少年半睁着眼,抓紧爆豪的衣服,但是那力道又显得极其无力。

  “小胜……看来我这次运气还是这么好呢。”听上去像是自嘲的话,绿谷几乎要哭出来,但还是对着爆豪扯出一个微笑,“别冲动,我没事。”但爆豪把他抱得更紧了,爆豪的脸还因为刚从绝望中缓过来而有些抽搐。

  “诶呀,出久君又一次成功醒过来了呢。”渡我愉快地看着绿谷出久,露出一排牙齿爽朗地笑着。一旁的死柄木也似乎松了口气:“果然,绿谷和这些丑陋的脑无是不一样的呢。简直是最完美的试验品了。”

  “我期待着哦,绿谷出久成为100%不死的怪物那一天。”

  爆豪胜己听得莫名其妙,当他想上去报复的时候,有人从天而降了:“这恐怕就不会如你愿了,死柄木。”

  爆豪回过头,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美漫画风的脸,旁边的绿谷更是兴奋地恢复了几分元气:“欧陆迈特!”一眨眼的功夫,这个不负众望的NO.1英雄就已经抱着两人离开了敌人身边,并且说出了他的经典台词:“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这时死柄木回过神,发现他们已经被英雄们包围了。

  “这可不妙呐,弔君。”

  “可恶,欧陆迈特,又是你,欧陆迈特!黑影那家伙究竟在哪……”在心里烦躁的时候,死柄木抓挠自己的脖子更加频繁。

  “爆豪,你带着笨久上救护车。”从一旁过来的相泽老师指了指后面的救护车,“保护绿谷出久是你的任务吧。快去,这里交给我们了。”

 爆豪虽然很不爽不能去亲自报复敌人,但是此刻相泽老师确实说的在理,他扶起绿谷朝救护车飞速移动过去。绿谷还挣扎了一下:“我没事的小胜,我自己走吧,不用在意我。”确实,本来肚子上有个大洞,现在居然合上了,像没发生过一样完完整整。

  “闭嘴。你下次再这么不要命我就先宰了你!”爆豪恶狠狠地堵回了绿谷的话,因为感受到爆豪不太对劲所以绿谷听话地闭嘴了。忍住没有说“你宰了我结果不是一样的吗”这种话,因为他这次确实把爆豪吓到了。

  直到上了救护车,躺在了病床上,医生手忙脚乱地帮绿谷检查,爆豪也没有松开握紧绿谷的手。


(七)

  夜晚,绿谷躺在医院的单人病房里,爆豪陪着他。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很多人都没睡。很快传来英雄们大获全胜的消息,绿谷遗憾自己没有到现场看,被爆豪呵斥了一顿。绿谷觉得很委屈,他明明什么伤都没有,现在却要躺在医院里,说是要留院观察;而爆豪明明受了点伤,但是只是包扎了一下医院就放行了。

  “我说,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废久?”只有两人的病房里,灯都没有开,只有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亮二人的脸。爆豪坐在病床边上,这么问道。

  “啊,你想问什么,小胜?”

  爆豪几乎又要发怒了。心说我想问的多了去了,你能不知道吗?

  比如你为什么三年过去像是没长一样。

  比如为什么敌联盟的人要抓你。

  比如你到底在“那里”经历了什么。

  比如你今天为什么能起死回生。

  比如那个“100%不死的怪物”是什么。

  比如……关于你的一切。

  “哈哈,我知道小胜你心中的疑问。”绿谷享受现在这样的轻松惬意,于是轻声笑了起来,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其实我刚才确实死了。不,不如说,三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雄英校长此时正坐在医院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翻看着一位少年的资料。他身边还坐着当代“和平的象征”,正等着他读完。

  【绿谷出久的个性研究报告】

1.个性:复活。死亡后概率复活,根据细胞样本的研究,概率大概在70%左右。

2.死后自动触发,不受自身思维主导。

3.大概在死后15秒左右复活,不受创伤程度的影响。

4.复活后治愈所有伤口,也可一定程度上治愈疾病。但是复活后会回到死亡前的状态,所以使用复活就会导致生长缓慢,目前绿谷出久大概只有16岁。

5.每次复活成功都会为下次复活叠加概率。具体叠加的数值尚不明确,但应该很小。

6.据现在登记在册的其他拥有相同个性的人的信息,此个性的初始概率为30%,绿谷出久是70%的原因大概是敌联盟对他使用了药物强行提升(当然也不排除自身变异的可能,因为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个性。不过已有实验证明,此个性受药物影响很大。)

7.70%的概率中有一部分是绿谷出久自身复活多次后叠加而来。所以可以确认存在达到100%复活的可能性。

8.这个个性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控。有专家猜想也许会受死前意志的影响,当然,这一猜想并未得到证实。

  全部读完的校长把资料还给欧陆迈特,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可真是,如同诅咒一般的个性。

  这样的话,可以理解三年前在敌人的袭击中死去的绿谷出久第一次展现了自己的个性,而敌人很快把他带走加以利用。据说他们正在进行把强力个性通通塞到一个人体内的实验。但是实验品都变成了像脑无那样的怪物。为了达到完美而选择“不会死”的实验品,就是再好不过的了。还有,敌人们似乎希望绿谷真的成为一个不死的怪物。还好敌人比较怠惰,直到绿谷被救走也没能实验成功。不甘心的他们决定来抢回绿谷,还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们。

  这样的孩子,现在还活着真是一个奇迹。

  “你想让他入我们学校?”

  “是。”欧陆迈特点了点头,“请相信我,绿谷少年完全是够资格成为英雄的人。他有着英雄该有的精神。我想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

  “应该还有你个人的原因吧?”

  “……是。您也猜到了吧。他就是下一代。”

  “不过,要进来依旧是要接受考试的。而且,马上就要开学了……”

  “这点请您放心。我会训练绿谷少年的。现在的他确实还像个无个性一样,但是,我不会让他止步不前的,他也不想这样。我们也必须让他变强。这次行动虽然顺利,但是没有抓到死柄木和敌联盟的几个骨干成员。他们一定还会卷土重来的。到那时,我希望绿谷少年能够有能力保护自己,能够有能力战胜敌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同意吧。只要他能够考进来。不过我希望你劝劝他,不要依赖于原本的个性。”

  两位老师就这么达成共识,而此刻的病房内。

  “……就是这样了,小胜。”把自己的事情全部一口气讲了出来,绿谷稍微有点累了,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全程爆豪都安安静静地听着,“哈哈,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我居然是有个性的啊。虽然跟小胜你们比起来,实在是不起眼的个性。”

  “哈?就是因为这样你就做蠢事吗?!居然依赖这种运气的东西……”

  “但是,但是啊,小胜!”绿谷少有地打断了爆豪的训话,握紧拳头说道,“即使是这样的个性,也是我的力量啊!”

  突然有力的一句话。爆豪似乎都没想到绿谷出久会反驳自己,但他内心的怒火也在渐渐上来。

  “虽说当时我也没有反应过来吧,我的身体自己就动起来了。但是当我冲上去的时候,我恢复了理智,却也没有停下来。这就是一场赌博,而我赌了三年都赢了。我一想到小胜你会受伤,会死,却不会像我这样有机会复活,我不想失去你,我一想到你在害怕,就……”

  少年的话没有讲完,被突如其来的一记重拳打断了。爆豪的拳头用力地砸向了绿谷的脸,疼痛使绿谷一瞬间有些发懵。

  “你他妈自顾自地说什么啊!我在害怕?我怎么可能害怕啊!你懂什么啊?!”看着突然暴起好像要把病床都掀翻的自己的青梅竹马,绿谷出久更是捂着脸莫名其妙,他不知道他刚刚又是哪句话惹到他了。

  “你懂什么?你这个家伙?你死了,我一直以来的不败战绩就被你打破了啊,白痴!就算你复活了也不能否认你的死亡。你难道认为我还保护不了你吗?!啊?”爆豪靠近绿谷脸前,按住他强迫他看着自己,绿谷满脸的惊恐,他看见爆豪的脸一瞬间有些发愣。

  为什么……?小胜……为什么一脸痛苦……?

  “哈,说什么赌赢了。你就这么相信自己吗?!如果你真的死了呢?你要是死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否定啊!你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失去你我是什么感受吗?!”衣领被狠狠揪住,绿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愣愣地看着现在暴怒的爆豪胜己。

  这时绿谷出久突然想起,还在和欧陆迈特一起住的时候,这个自己一直憧憬着的NO.1英雄似乎用恳求的语气对他说:“绿谷少年,你还是不要依赖自己的个性为好,要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

  “因为看着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赌注不仅仅是你的生命,少年,还有爱着你的人的生命啊。”

  啊,是啊,就连自己也在害怕着,这个惊险的个性。那么在旁边看着的小胜,又是什么感受呢?

  绿谷想着想着,眼泪突然流了出来。

  “你既然说了要成为英雄,就不要像这样半吊子地活着啊!你就给老子变强啊!用真正的实力击退敌人!”爆豪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来,虽然现在他很累了,但是他还是很想把这个乱来的家伙先揍一顿。

  绿谷却突然把头埋在了爆豪的肩膀上,眼泪都不去擦,任由它流下。爆豪这时就突然熄火了,过了好一会“啧”了一声,默默地拥紧绿谷。

  “我……我想成为英雄啊……我想成为能够和小胜并肩的英雄……不死的怪物什么的,我不要……任何人的死亡我都不要……”绿谷本来死死咬着嘴唇,但还是哽咽出声,说出了从小就在期望着的梦想。也正是这个梦想支撑着他活下去。以前他认为这只是梦,但是活着可以做梦,所以比死了强;可是现在,为了把这个梦想实现,他就必须好好的活着。

  爆豪叹了口气,但是他自己也在心中有了打算。绿谷的死亡到现在还让他心有余悸。现在的他还不够强。他还会继续向前,此刻,他才刚刚开始。必须进步,不断的进步,现在的他还不足以作为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可以保护绿谷出久的英雄。

  “呐,我说,至少先把爱哭这个习惯改改吧。”

  病房外,把所有事情谈妥了的校长正准备回家睡觉,临走前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对欧陆迈特说:“话说,你现在就立刻去找那个少年吧。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刚刚经历了灾难,但是毕竟时间紧迫,赶紧开始训练比较好吧。”

  “那我现在就去把他接回去。”欧陆迈特虽然这么答应了,但是在拉开病房门的时候停住了,眼前的景象让他尽可能温柔地不发出声音。

  校长有些疑惑,走过来看。

  病房里,爆豪和绿谷都睡着了。单人病房,所以他们是睡一起的,似乎有点挤,但一定很暖和。绿谷温顺地靠在爆豪的胸膛上,微微张开的嘴巴还有点口水,想必是做了一个令人羡慕的梦吧。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眠,像是在共同等待着明日。

  “果然,今天就算了吧。”欧陆迈特轻声说。

  “……这之后还要爆豪一直跟着他吗?”校长也压低了声音。

  “当然,我想他们也无法和彼此分开了吧。”



END
招待不周——!
出久:我带了死(欧)灵(洲)魔术的礼装你没想到吧!(bushi
其实从刚开始追小英雄的时候我就有想过“毕竟是主角,应该不会没个性吧?要是是个死后才能发动的个性就厉害了”结果没想到还真是单纯不做作的真·无个性啊wwww不过我依然觉得我这个if不错,所以就干脆脑了一个故事!
当然这些全都是私设了,剧情也和原作真的没有啥关系。如果原作哪里打了我的脸的话就无视吧_(:з」∠)_不过这里也有一点点关于原漫画的剧透,但是应该看不出来的吧w
以及我给了传承组特别多的戏份呢!因为追漫画的时候很心疼他们啦,所以就想写写他们w
之后的故事不用我说,当然是出久进入雄英读书,获得了欧陆迈特的个性的他应该也能像大家期待的那样变强了吧!不过因为我也很喜欢A班的大家想着出久遇不到他们就太可怜了吧,所以就又私设爆豪派阀的人是跟爆豪同龄,然后路地里组+御茶子以及心操君是和出久同龄的(为什么要加这种根本没戏份的设定啦!)

嘛,说是让爆豪继续待在出久身边,实际上这两人之后变得更黏腻了呢ww每天接送出久上下学的职业英雄爆杀王,以及出久住校了之后每天都要电话聊天半小时的胜出两人,这些故事大家就自己脑吧wwww

那么,我也说了很多了,非常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