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ko信砸(闭关学习中)

这里Namiko/信砸。感谢你的阅读。

非常杂食,混乱中立。
手速极慢。

松/3受向13主
我英/出受向胜出主

近期凹凸,金受向多。

【周一到周五万事不理】因现实的困顿而进入屯文期。

【MHA】【胜出】勇者与恶龙的童话【十杰paro】

*CP:胜出
*龙咔X人类勇者久
*十杰paro是基础,但私设特别多。
*其实有隐藏的轰胜出大三角 

(一) 

  爆豪胜己试着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遇见绿谷出久的呢?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的绿谷还只是个6岁的孩子。他们在森林里相遇了。

  怪物众多,而且被龙族盘踞着的森林,照理说应该是人类禁地了。但是,那时的绿谷却一个人跑来了森林。好像是和一群玩伴到森林附近玩,结果走散了,踏进森林之后他又迷路了。

  爆豪还记得,当时他正在一棵大树底下乘凉,阳光透过树叶间的小小缝隙,洒到身上非常舒服。他刚刚和同族的几只龙打了一架,身上还沾着一些泥土和树叶,一边眯着眼闭目养神,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之后如何再教训那些不长记性的家伙。

  就在这时,有个小家伙偏偏打扰了他的休息时间。

  爆豪只感觉有什么爬到了他身上,就猛地一睁眼,看见一只同样脏兮兮的小生物,正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小家伙的脸上还有雀斑,绿色的头发上还有片湿漉漉的树叶。

  爆豪没有立即发怒,他快速地确认了这小东西头上没有龙角,脸上没有蛇的鳞片,耳朵不是雪白的也不长,屁股后面也没有尾巴……什么都没有,普通的,看上去如此没有个性的生物……应该就是所谓的人类了吧?

  爆豪是比较年轻的龙,他一直待在峡谷和森林里,这些地方就是龙的领地。所以他很少见到人类。不过他从族人那里听说过,应该是没有威胁的弱小种族。思考清楚后,爆豪决定不去追究这个小家伙是怎么来的,来干什么,反正他看到这个弱小的生物幼崽居然敢如此轻率地靠近自己,刚刚打过架的怒气就上来了。

  但是,他还没有暴力出手,也还没有说任何话,这个小家伙只是看见爆豪有些凶恶的表情,就自己大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呜咽着不清楚地述说着自己迷路的悲惨经历。

  爆豪听见哭声更生气了,终于恶言恶语地冲着这个小家伙吼了起来。小家伙又哭得更凶。于是两人就这么一个不耐烦地吼着,一个可怜兮兮地哭着。大只的那个,一副要吃了面前这个小孩的样子,却只是吼着不下手;小只的那个,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哭个不停,却也没有从龙的身边逃离。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等到小孩哭累了,龙也吼累了,就又安静了一会,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

  于是,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爆豪终于抱着小孩飞出了森林,把他送到山脚的村子旁边。小家伙哭累了之后就一直不吭声,但是依然坚持以求救的目光看着爆豪;爆豪在稍微冷静下来后,决定把这烦人的小东西送回家去。

  一个人类,出现在森林,应该马上被怪物发现然后被吃掉才对。但是这家伙没事,爆豪想着,估计是这种没什么肉的人类幼崽不好吃。

  可是在爆豪张开翅膀,飞到天上时,小家伙又不争气地哭了起来,爆豪的火气又上来了,就这么一人一龙在天上吵闹着。眼看马上就到家了,这么哭着怎么行呢。爆豪就一狠心,在小家伙脖子旁咬了一口。

  这一口,小家伙连忙止住了声,乖乖窝在爆豪的怀里。他大概是从那一口里感受到了爆豪的怒意。其实这一口咬得不算重,比起爆豪平时撕咬猎物来说,实在是温柔了许多。

  但也是这一口,爆豪的火气也降下来了。他想着,收回前言。

  这小东西搞不好还挺好吃的。



(二)

  那么,这大概就是一切孽缘的起源了吧。

  这之后,爆豪和那个叫绿谷出久的人类就时常见面了。

  据说绿谷因为懦弱的性格经常被伙伴欺负,就总往森林里跑。爆豪觉得莫名其妙,明明跟在自己后面也是被欺负的吧。他不止一次嫌弃这个弱小的小鬼,对他恶语相加,叫他滚开,但是他却还是执着地跟在自己的后面。

  不知不觉间,爆豪习惯了这样的日常。他虽然觉得这个小鬼很烦,但是一次都没有真正地赶他走。他不把绿谷放在眼里,也不想和小鬼多纠缠,不然一会这个废物又要哭了。他最受不了绿谷的眼泪。有一天绿谷心血来潮地向村子里的裁缝要了一件红披风,然后带来了森林想送给爆豪:“这个,应该很适合帅气的小胜吧。”爆豪注视着他闪闪发亮的双眼,皱着眉头说:“幼稚死了,小屁孩。”然后就在绿谷准备低头认错的时候,一把拿走了红披风。

  是的,他收下了红披风。一直披在身上。有同族的龙弄脏了还跟他们急:“你们不知道这玩意很难洗的吗给老子用生命来道歉!”虽然爆豪经常和自己的同族急。

  在爆豪眼里,同族的家伙们也是一群废物。

  这大概就是,离群的龙与离群的人类之间的感情。

  但是,爆豪还是很不喜欢绿谷擅自跑来森林。因为这里毕竟不是人类的领地。

  那一天看见有怪物找绿谷的麻烦,爆豪像平常那样火气很大地上去就把怪物打倒在地,恶狠狠地撕咬着它的血肉。因为怒气,爆豪人类模样的脸上出现了一些龙鳞。

  “啊…谢谢你小胜。小胜果然很厉害啊。”绿谷惊魂未定地坐在草地上,不好意思地向爆豪笑笑。

  “……我这是在捕猎!赶快给老.子滚回家去,废久。你这个废物在这里真碍事。”

  “是、是吗…抱歉,我马上就回去。”绿谷其实不太明白他又是哪里惹爆豪生气了,不过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再不回去妈妈会担心的。而且看到爆豪脸上的龙鳞,他觉得有点不太妙。平常以人类的样子生活的龙,皮肤上出现龙鳞覆盖就说明进入了战斗的状态。

  “那、那个,小胜,你没事吧?”

  “少废话,叽叽歪歪的烦死了!再不走我把你打回去!”

  “对不起!!!”

  等绿谷走后,爆豪回头注视着森林的深处,语气低沉地问道:“最近你们总是派一些杂鱼去骚扰废久啊……是不是想和我打一架?!”

  树木后面几只同族的龙慌张地露出头来,正面迎接着爆豪的怒气。

  “那个人类……必须要杀掉才行。如果我们的预言没错的话,他就是下一位勇者。会把我们龙族打败的勇者。”

  “哈?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是勇者?!别开玩笑了!”

  “不,那个人类肯定就是……”

  “闭嘴。现在这里,是我最强。我说了算。” 爆豪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话,他身上覆盖的龙鳞越来越多,拳头紧紧握着,看得其他的几只龙不寒而栗。他们非常清楚这个拳头里所蕴含的力量。

  “你们不许再去伤害废久。否则我就杀了你们。害怕的,现在就滚出这里。这里是老.子的地盘!”

  抛下这句话,爆豪不再理会他们。想着要不要把这个森林清一遍,不然绿谷不好进来找他了。

  ——是啊,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甚至,在维护着这份孽缘吧。


  (三)

  人类的时间过得真快。

  “你还真敢来啊,废久。”

  爆豪注视着眼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少年的手中握着剑。

  “抱歉,小胜,因为我是勇者啊。”

  绿谷同样注视着爆豪。十年的时间他成长了许多,虽然在爆豪眼里,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家伙。毕竟尽管自己已经很努力了,身高还是没有超过这只脾气暴躁的龙。

  但他确实成为了勇者。人类战胜龙族的希望。

  “真不明白,那些人到底看中你哪里,居然会选你成为勇者。”

  “不,其实这个机会是我自己争取的。当然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 国家为勇者举行了盛大的送行会,却没有派给勇者一兵一卒。说到底,勇者这种身份比起“英雄”,更像是“祭品”。绿谷无法深究这其中的古老传统,他不知道为什么人类非要选出勇者去讨伐龙族不可。但是好像总会这样。当龙族过分骚扰人类时,就会有勇者站出来,然后多少就会换来和平的时间。

  虽然勇者曾一度是万人瞩目的英雄,但是现在似乎谁也不想去当。因为不管怎么想,把人类对龙族战争胜利的希望全部寄托到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能的。

  那么,为什么每次勇者出现了之后,龙族会安静一会呢?猜想是也许勇者真的很厉害,他的厉害威慑到了龙族;另一个猜想是龙族和人类其实存在着某种古老的交易,人类过一段时间就要献出一个祭品以示自己对龙族的尊敬,而龙族时不时对人类的侵扰,应该是在催促人类交出祭品。

  这么一想,第二个猜想更加靠谱。但是绿谷也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如果勇者,真的能战胜龙呢?如果龙愿意选择和平呢?

  “既然是这样,那就动手吧废久。” 爆豪的脸上出现了龙鳞,翅膀从背后张开,“和我好好地打一架。”

  “等、等一下啦小胜!”绿谷紧张地后退一步。他尽管一直在学习,但是从小时候开始看到爆豪就忍不住害怕,他其实没有信心能够打赢爆豪,“我们和解吧!我觉得人类和龙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哈?”

  “小胜你一直很厉害。我也许没办法赢你。但尽管这样我依然是为人类而战的勇者。” 即使是知道勇者被赋予的光鲜外表是为了掩盖背后的肮脏,绿谷也没有动摇,“如果是为了保护大家而去对抗什么凶恶的敌人的话,我一定会和他死拼到底。但是,我没办法把小胜当做敌人。”

  “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呢,废久。不是那群人类期待你能打败龙凯旋而归的吗?你不是说是你想成为勇者的吗?!”

  “不,我觉得,小胜你其实也没怎么到人类这边作乱。” 嘛,突然飞来绿谷家里扔下自己捕到的野猪,然后数落了正在和丽日学魔法的绿谷之后扬长而去;突然出现在王子接待绿谷的宴席上,气势汹汹地砸碎了很多东西,伤了不少卫兵,在绿谷上前阻止时他才没好气地准备离开,离开之前还吼了王子一句“阴阳脸,你给老子等着!”……之类的。这种程度的作乱,还是能忍的吧?比起以前龙杀掉人类的行为来说。

  当然这是被爆豪欺负习惯了的绿谷的想法。民众们可是人心惶惶,王宫里甚至紧张戒备了一个多月,害怕爆豪回来伤害王子。

  “而且,大家人都很好。小胜你去给他们道个歉,大家坐下来好好说的话,肯定能理解对方的。丽日和饭田君都是特别好说话的人,啊之前蛙吹……小梅雨她也说过希望能停止战争。欧陆迈特老师也提到过不想和龙打……欧陆迈特老师你还记得吗?就是上一位勇者!少数存活的勇者之一!他真的是非常厉害!是他教会我剑术!还有……”绿谷一说起自己的同伴们就开始滔滔不绝,爆豪其实心里很讨厌他这一点。特别是看到他还专门拿本子记录同伴们教他的知识,爆豪曾不顾绿谷的阻拦去毁坏那些本子。

  “对了,虽然轰君很讨厌你的样子,但是他也是个理智的人。你去跟他道歉的话他应该会接受吧……”

  怒气值终于MAX,爆豪一挥自己健硕的尾巴,旁边的一棵大树“咔嚓”的一声倒下了。绿谷吓了一跳。

  “别跟我提他!”爆豪朝绿谷冲了过去,伸出龙爪猛地挥向绿谷。绿谷赶紧用剑挡住。龙的力量在人类之上,绿谷感到自己快被压垮了,咬着牙用尽全力一挥,成功推开爆豪后赶紧退后几步。

  “小胜,你先别激动……”绿谷喘了几口气。他不明白为什么爆豪总是针对轰。自己和轰王子是在国王带儿子来村子里微服私访时认识的,之后也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每次轰请绿谷来王宫里,爆豪似乎就很不高兴。而绿谷成为勇者,轰是最不支持的,他说他希望能把绿谷留在自己身边。对于这件事,绿谷的理解是,轰君应该是不想与小胜为敌的吧,所以才叫我不要去。

  然而,应该是理解错了。他们之间应该存在着更深层的矛盾……现在重要的是不要激怒爆豪,自己明明是来讲和的!绿谷一边躲开爆豪的攻击一边快速地思考着。

  但是爆豪完全不给机会。他像是要杀死绿谷一样猛烈地攻击着,绿谷的剑打在龙鳞上根本不痛不痒。勇者处于劣势,而且他根本不进行攻击,不断地防守,被突袭而来的龙尾绊倒在地,在爆豪的拳头打下来之前赶紧从原地爬走。龙爪在绿谷的脸上留了一道划痕,溢出的血警示着绿谷此时的情况不妙。

  “老.子后悔了。”爆豪突然如此说道。

  “唔……什么?”绿谷愣愣地看着这只暴躁的龙。

  爆豪又想起以前,那时的绿谷还不在自己的对立面的时候,同族的家伙曾警告过自己绿谷会成为勇者。但是他那时没当一回事,没想到会变成真的。

  是啊,他后悔了,但他后悔的不是这种事。

  “老.子后悔当年送你回家。”爆豪这么低声说着冲向绿谷,在绿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击中绿谷的腹部,顺势把他压倒在地,绿谷痛苦地咳了一声,慌张地看着迎面压过来的爆豪,“后悔当年为什么要送你回去。我应该把你留下来,把你禁锢在身边,让你除了我外无法和任何人接触。你在我的身边成长,在我的身边老去,你的一生都是属于我的。”

  带着沙哑的低吟,在绿谷的耳边响起。绿谷甚至从中听出几分痛苦,又随即想到应该是幻听。可是爆豪的话让他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来。

  不对,我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小胜……你一直都很强啊……我也许一生都追不上你……”腹部的痛苦让绿谷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他与爆豪对视的眼睛突然坚定了起来,爆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股力量直冲脸前,于是迅速弹开,他看见绿谷握着正在发光的剑。

  这是魔法。绿谷努力学来的魔法。

  “但是我,我必须成为勇者。”绿谷缓缓站起来,一手捂着腹部,一手紧紧握着剑。是的,即使内心已经屈服了,但他的手里依然紧紧地握着剑。

  “我认为只有我能阻止小胜。只有我可以拯救小胜和大家。”绿谷举起了剑,剑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他注视着爆豪,像是下了某个决定。

  “因为我一直……最喜欢小胜了!”

  爆豪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愣住了。

  这么大吼着的绿谷冲向爆豪,但是爆豪却像是没看见一样一动不动。

  是吗……废久。

  如果是这样的话……

  锋利的剑在逼近爆豪的脖子时停下了,随后被它的主人失神地扔在地上。爆豪紧紧地抱住了绿谷,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绿谷埋在爆豪怀里,咬着牙哽咽着,喉咙却无法出声。

  “既然是这样的话,讲和不是很简单的事吗,混.账废久。”绿谷的脸被爆豪捧起,他看见爆豪脸上的龙鳞渐渐消失,直直对上了爆豪的双眸,从中看到了深暗的难以抑制的感情,正通向自己的心。

  “龙族和人类通婚,这样不就没有开战的理由了吗。”

  这个暴躁的龙冷静了下来,伸出爪子捏了捏自己既定的伴侣的脸。勇者难以置信地张着嘴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一样愣着。

  “怎么了,你还敢拒绝吗?为和平而战的勇者?”

  “不……我当然是……非常乐意了。小胜,谢谢你。”

  勇者最终也许还是像祭品一样献身了,但是他又确实战胜了龙。

  从此便迎来了,和平的时代。






END

招待不周——!!!!(。・∀・)ノ゙
入了小英雄之后真的非常喜欢胜出!所以开了这篇文!
我觉得胜出是很适合捅刀子的CP,但是我果然比较擅长小甜饼_(:з」∠)_
至于这个童话故事的结尾,当然是二人幸终啦!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84)